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有很多人向往去南极旅行?

Pony 爸爸 / 知乎

Pony爸爸

南极旅行,是我们和 Pony 的计划目的地之一。半岁开始,从易到难,我们仨已经走过了不少地方。一开始是休息和纯玩,然后是学习和记录,再然后是体验和经历。这其中,越是极端和艰难的,越会留下更精彩的记忆和沉淀。

如果说我们有个「南极梦」,那么,我们一起经历过什么,比我们一起去过哪些地方,更值得期待。

实际上,我们曾经多多少少的「接近过南极」,感受过从南方吹来,打到脸上凛冽刺骨的「西南风」。记得在那天的大风中,Pony 就问过我:

Pony:爸爸,这个风是从哪儿刮来的呀?
我:恩,也许是南极吧。
Pony:那我们能去看看吗?
我:等你长大一点儿就去。

所以,挺想在这儿立个 Flag,要带着 Pony,我们全家来趟南极旅行。

南极很远吗?

当我们坐在书房又聊起南极,Pony 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问题。我也只是模糊的知道,南极在地球的最南端,那是一片远离人类大陆的古老板块,周围环绕着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与其他大陆远远隔离。既然都不清楚,我们爷俩就决定坐在电脑前面,先开始一场网上的南极之旅。

北京到南极有多远?

我和 Pony 打开电脑,启动了很久没用的 Google Earth,一键就定位到了现在的所在地北京。然后拖起鼠标上的小手,拽着这颗蓝色星球向上旋转,一下、两下、三下,拉了好几下,画面越过沙漠黄色的大洋洲,一片纯白色的大陆浮现出来。Pony 跟发现新大陆似的,

Pony:爸爸,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我:别激动别激动,我们看看这儿有多远。

选中了「标尺测距」的功能,再拖回到北京。点下右键,一条黄色的细线就出现在屏幕上。拖着这条细线,又是连续摆弄了好几下鼠标,把第二个定位点放到了南极洲上。

我:测出来北京到南极大概有多远?
Pony:大概是……1 万 3 千 4 百公里,爸爸,南极好远呀。
我:这还只是从地图测量的直线距离。要是咱们去,比这个还远呐。
Pony(指着图):爸爸,这是澳大利亚吗?
我(指着图):对呀,这地方(塔斯马尼亚)你去过,还有这里(福沃海峡)。

直线距离 13,408 公里,北京到南极真的很远。但当我们仔细看图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两个「老朋友」。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和新西兰的福沃海峡,这是两个我们一年前曾经自驾半个多月的地方。就像是「朋友的朋友的熟悉感」,南极洲,突然好像没那么远了。

Pony:从塔斯马尼亚和福沃海峡去南极有多远呢?
我:那咱们再量量。
Pony:只有 2600 公里啦。
我:对,相当于从北京到深圳。

虽然只是读图看距离,但是在我们的心里,南极这块最南端的遥远土地,好像「没有那么远了」。那种感觉,仿佛变成了「先飞趟澳大利亚」,再「从北京去趟深圳」,就能到了的地方。我们都喜欢这种从陌生到熟悉的感觉。

Pony:那我们怎么才能去呢?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飞机、汽车和轮船都需要吧。

怎么才能去南极呢?

我们继续拨弄着这颗蓝色星球。

当视角变成了从上到下俯视南极洲的时候,又一片大陆的角落出现了。这里离南极更近,只隔了一道窄窄的海峡。南美洲!我们发现了第二条通路。原来,有比大洋洲离南极更近的地方。

Pony:爸爸,这个尖角是哪里呀?
我:咱们查查看。
Pony:阿根廷!我喜欢阿根廷。
我:哈哈,是因为梅西吧?
Pony:我们可以从这里去南极,买一身阿根廷的队服。

看着已经开始打起小算盘的娃,我赶紧把他拉回来,继续搜索。

我:你看,原来大部分人都从南美洲去南极。
Pony:为什么呢?
我:这里更近,坐船的距离短,遇到的危险就小一些。
我:你看,阿根廷的乌斯怀亚离南极洲只有 1000 公里。
Pony:那就是我们到姥姥家(哈尔滨)。
我:对,比从北京到哈尔滨的距离还短。

在大部分人的路书上,去南极的行程都是北京飞北美洲,再贯穿南美洲,落地乌斯怀亚(USHUAIA)。在这里登船,海上航行 1000 多公里,就能够跨越南美大陆和南极大陆的最窄屏障—德雷克海峡(DRAKE PASSGE)。

从北京到南极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光飞行时间,就将近 30 个小时。

北京 - 美国 达拉斯 13 个小时
美国 达拉斯 -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 12 个小时
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 - 阿根廷 乌斯怀亚 4 个小时

再坐轮船,穿越以风浪著称的海峡,还得将近 3 天。

阿根廷 乌斯怀亚 - 南极洲 2.5 天

Pony 拨弄着 Google Earth 上的地球,对着南极放大和缩小,我俩继续边聊边研究。

Pony:南极好远呀。
我:但是中间还可以休息呀。
我:这么长的路程里,你最喜欢哪个地方?
Pony:阿根廷!

(好吧,这草算是种上了。)

南极洲很大吗?

Pony 还在心心念他的阿根廷队服,突然两眼放光的用手捅我,

Pony(咋呼的):爸爸你看,好像一个小朋友!
我(困惑的):什么像小朋友?
Pony(比划着):南极洲呀。你看,这里是头发,这里戴眼镜。
我:你知道这个「南极小朋友」有多大吗?
Pony:不知道。
我:咱们量量看吧?

随着鼠标「咔哒...咔哒」的点击,一个酷似眼镜男孩的南极洲轮廓被圈了起来。

(这个专利发现,被 Pony 抢走了。)

周长是 1 万 8 千 3 百 3 十点 21 公里,面积是……个、十、百、千……

(Pony 还在掰着手指头算进位,我已经找到了准确的答案。)

我:你看,南极洲的准确面积是 1,239 万平方公里。
我:你知道我们国家多大吗?
Pony(懵逼的):好像没这个大。
我:记住了,是 963 万平方公里。

还记得南极的味道吗?

这回轮到我发问了,我想接着勾起儿子对南极的回忆和兴趣。

Pony:记得,特别大的风。
我:你记性真好,塔斯马尼亚的风特别大。
Pony(被夸来了精神):还有!黑色的海!
我:恩,那片海特别凶猛。

其实我们在说的是塔斯马尼亚最南端,也就是离南极洲还有 2600 多公里的地方。这里与南极洲隔着印度洋和南太平洋,平常风力 7-8 级,终年波涛汹涌,带着一股「南极洲的味道」。就是在这里,我们第一次领略到「大海的真正凶猛」,并第一次谈到了南极。看娃还记得这片海,我就开始翻起照片。

上一次的出海,只是两三个小时浅尝辄止,就是这样,我还担心当时不到 7 岁的娃被风浪抛起来。如果真的穿越那道长达 1000 公里,以巨浪著称的德雷克海峡,还真是需要下多些决心的。

如果真的遭遇了坏天气,那就需要面对这样的大片即视感了。

我:要是碰到这样的浪,你怕不怕?
Pony:不怕~
我:不怕?吹牛。到时候你肯定害怕了。
Pony(着急的):我就是不怕,会有海豚和企鹅来救我。
Pony:我要到南极去看他们!

南极有哪些动物?

原来他还记得那些动物朋友们。

每一次旅行尤其是自然之旅,Pony 都会熟知一些动物。而那些他最喜欢的动物,好像都在南极一待有活动。而我们之前遇到的,可能都是「怕冷的同类」,才从南极洲辗转到了更暖和的大陆附近。

曾经在临近南极洲的海上,我们被海豚一家追逐嬉戏过。

也在附近的岩石上,欣赏海豹们在寒风中慵懒的晒着太阳。

还在新西兰凯库拉的海域里,认真的数过鲸鱼的尾巴。

我:如果去南极,你想看到什么动物?
Pony:虎鲸!企鹅!
我:还有吗?
Pony:我还想摸海豹。
我:那可不行,海豹牙齿很锋利的,而且你也追不上它。
Pony:那我看看也行。

南极这片荒凉极寒的大陆,孕育了生命力特别顽强的动物,它们不仅能抵抗极寒,而且个个颜值超高,居然还萌萌哒。看了图片,Pony 是更加期待了。

我:这些动物都不怕冷哦,你怕不怕?
Pony(不服气的):我当然不怕冷。
Pony:我都上过雪山,也去过冰川的。
我:那好,南极最不缺的就是雪和冰。

(不缺雪,这句话不够准确。因为南极极端干燥,应该是不下雪的。)

想去南极体验什么?

我们曾经穿着单衣在雪山上闲逛,也曾经徒步到常年不化的库克冰川。

南极之行,必定是一次很特殊的体验,

航行在巨浪滔天的德雷克海峡,被晕船搞得生死不能;
乘小艇划过最后的路程,全身湿漉漉的登上无人区;
跳入接近零度的海水,来一次触达灵魂的清醒;
看着巨大的冰山在眼前以压迫之势逼来;
划着皮艇穿过浮冰区。

以上的一切,我希望可以和 Pony 共同经历。


用了半个下午,和 Pony 翻转着地球,搜索着网页,翻看着照片,还聊着过往的旅行和其中发生的傻事,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南极的种子,也埋到了我们俩的心里。

我:如果去南极,你最想干什么呀?
Pony:我要去买一身阿根廷的队服。

(真执着,还没忘呢。)

我:还有么?
Pony:我要在路上看完南极的书,画动物的画,在南极堆个雪人插上国旗。
Pony:我还要在海里游泳,再看那些动物。
我:恩,我希望和你在一起,把这些事儿干了。
我:你今天就 8 岁了,你会看到更大的世界的。

Pony 颠颠跑走,去 DIY 自己的生日蛋糕去了。我回归到了这个问题上,「南极梦」是什么?

对我来说,「南极梦」并不是我去过了南极,而是和谁在一起,共同经历了什么。

我希望,

在晕船难忍,巨浪颠簸的时候,我们能学会忍耐和承受;
在感叹那些顽强动物的生命力的时候,我们能学会尊重生命;
在看到巨大的冰山和深黑的海水时,我们能学会对自然的敬畏;
在同船的老外尖叫着跳入冰海的时候,我们能学会释放和胆量;
在看到各国家的南极科考船的时候,我们能学会向科学的奉献致敬。

体验旅途的「丰富」,敬畏自然的「力量」,赞叹生命的「活力」。这就是,我的「南极梦」。

这是今天 Pony 想在南极堆起来的雪人,和想说的话。红纸的底下写着一行小字:

China, I think we can do it! Yeah!
I Belie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