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美国两党要互相攻讦,不能以国家利益团结在一起?

Pixabay / CC0

知乎用户

因为题主所说的“团结一致众志成城”是一个充满诱惑力却注定无法实现的陷阱。

问题的根源在于社会上不同个人的欲望、利益、观念是极为纷繁复杂的,而且不同个人的欲望、利益、观念显然会相互冲突。在历代政治哲学家看来,这些冲突在平时会给社会带来混乱和纷争、降低政治运转效率,甚至在特定时刻会演化成血腥暴力的战乱。面对这种纷争,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以降,不少最顶级的政治哲学家都认为这些分歧的欲望和观念是非常有害的东西,而政治的目标之一就是和这些欲望作斗争,比如柏拉图认为这些欲望的虚假的,不应该成为政治活动和立法的依据;比如霍布斯认为可以以国家暴力压制分歧;比如卢梭认为适当的教育和适当的政治制度可以让人知道人之为人真正想要的东西,而不是沦陷于随着文明发展所产生的无限欲望。

不过所有这些谋求统一思想的理论,无论多么深邃复杂,都无法真的改变现实。现实就是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分歧不仅没有被弥合,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题主不妨想象一下,能否让一所中学的校长、不同年龄的老师和不同家庭背景的学生在所有问题上都保持一致。使一个小镇上一两千人的想法保持统一还有可能,但没有任何一个教育家或者布道者可以让一座城市里一两千万人的想法始终保持一致。所以从历史上看,所谓“思想统一”必然包含了无视甚至暴力压制不同思想、不同利益的人。历史上的“统一”和“团结”往往转化为针对犹太人、针对黑人、针对华人、针对妇女、针对工人的冷漠和暴力。

回到政治哲学史,面对观念和利益的分歧,还有一种乍听起来非常奇怪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每个人的欲望是应当被理解和尊重的,但是欲望的冲突又的确会造成对少数人的压制。在这种情况下,利益分歧越多反而是好事。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一个村子两百个人,一百六十个爱篮球、四十个爱足球,这四十个爱足球的可能就“被统一”、“被团结”了。但是如果一个城市有两万人,六千爱篮球、四千爱足球、五千爱乒乓、两千爱网球、三千爱跑步,看起来意见分歧更多了,但是某一群人被压制的可能性反而更低。这种思想来自于《联邦党人文集》的第十篇,这在当时是相当有颠覆性的,以现代人的眼光看都不怎么符合直觉。顺着之前的例子,肯定有人还会说,我们可以发现这两万人有共同点,就是爱体育。所以一种更传统和符合直觉的思路是把这一共同点提炼出来,实现这两万人的团结。但是如果还有三万爱音乐的、五万爱动漫的、七万追偶像的,这其中还有些人同时爱好几样东西,又该如何团结呢?所以真正需要的并不是偏向性的保护某一特定人群的爱好和观念(尽管不少人群会主张自己可以代表其他人),而是保证每一个人的爱好和观念受到保护和尊重。

最后回到题主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现代国家把“无往不胜”视为国家的目标,“无往不胜”是一个害人又害己的目标。现代国家的目标是保护和尊重国家里的每一个人,政党之间相互攻击的确会造成更多的混乱和更低的效率,但是比起“被团结”、“被统一”,更有利于保护每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这答案能不能发出来,但既然有人问了,还是回答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