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你曾经对二战有什么错误认识?

Pixabay / CC0

可靠的同志2.0

曾经我认为既然二战是总体战那么一定所有轴心国国民都有罪…直到后来学习了阶级史观,熟读了马克思和毛爷爷的著作。

“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是一致的,只有一个敌人 那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民族败类”——毛泽东

当年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打的,不是当年的日本人民打的,更不是今天的日本人民打的。

“我国不要求赔偿。日本人民和我国人民同样都是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牺牲品。如果要求赔偿,还是要同样的受害者日本人民来支付”——周恩来

而需要道歉的发动战争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和那些大资本家们。

“从 1931 年日本发动侵略中国的“九一八事变”到 1937 年,日本工人运动仍有所发展,1931 年发生工潮 2450 起,参加者 15.4 万人;而 1937 年仅上半年就发生工潮 1455 起,参加者达 18.1 万人。“七七事变”后,日本实行法西斯统治,取消一切进步政党和工会活动,工人运动转入低潮。1940 年以后,日本法西斯政权解散了所有的工会组织,代之以官办的所谓“劳资一体”、“事业一家”的“大日本产业报国会”。尽管如此,日本工人阶级反对垄断资本和侵略战争的英勇斗争并未停止,1941~1944 年还发生了 1332 起工潮。”

“在日本法西斯的白色恐怖下,怠工成为劳工反对日本统治者强制劳动的普遍斗争形式,连军需工厂的劳工缺勤率一般也在 15%-20%,1944 年则高达 50%——《外国历史大事集:现代部分第二分册》”

日本在战时也有不少可敬的同志们,日本共产党是其中的代表。

1928 年 2 月 1 日,党的机关报《赤旗报》(しんぶん赤旗)在东京创刊,半月刊秘密油印发行。

1931 年,九·一八事变爆发,《赤旗报》于当年 10 月 5 日,表达了批判立场。与此同时,日共中央还发行了《致士兵诸君》的小册子,号召士兵反对侵略战争;并出版刊物《士兵之友》,号召士兵反战。

当时的司法大臣原嘉道公开表示:“不消灭日本共产党,必然会妨碍对华战争,也会对帝国军人的出征制造麻烦!”

于是,一批又一批的日共被政府“当做炮灰”派到了前线。

但是早在 1931 年 12 月,《赤旗报》发表文章《如何反对帝国主义战争? 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中出现的一个谬误》,就主张“应征入伍”。

这样不仅可以避免杀戮,掌握斗争武器,还可以将阶级斗争渗透到军队。

而最为著名的,就是“伊田助男”事件。

1933 年初春,在吉林省汪清县大梨树沟,周保中领导的“抗日救国游击军”在马家屯与日本关东军鳖刚村一旅团数千敌军进行了一场遭遇战。

在战斗间歇收集敌军战死者弹药的时候,意外地在嘎呀河边的一处隐蔽的松林中,发现一辆满载子弹、发动机被破坏了的日本军车,在河边同时发现一具日本士兵的尸体,还有一张纸条用日语写道:

“亲爱的中国游击队同志们,我看到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很想和你们会面,但我被法西斯野兽包围走投无路,我决定自杀。我把我运来的 10 万发子弹赠给贵军,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军射击。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

落款是:“关东军间岛日本辎重队 共产党员 伊田助男”。

对于曾与毛主席会面的日本共产党,我认为还是应该客观的、多方面的看待。

然而我很遗憾的看到一部分人走上了民族主义的道路。

右翼的理论就是「罪行扩大化」,这样就能让「部分华族、军阀」犯下的战争罪行扩大到「全体日本国民」最终变成「法不责众」来逃脱制裁。所以,在余看来凡是支持「全体日本国民皆有罪」、「原子弹下无冤魂」这类观点的,本质上和那些跳来跳去的右翼没多大区别—— @铁人朱加什维利。

他们想把仇恨的种子种在每一个人的心底,这种行为无异于是在把国家和人民拖入战争的深渊。

各位同志们,如果抱着别人搞民族主义我就不坚持无产阶级立场的思路,那么无异于自己钻进民族主义的牢笼里。

我们应当警惕这种力量的发展,毫无疑问,他们将会摧毁 70 年来的一切美好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