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新型肺炎死亡病例过千,尚无一例病理解剖,大家怎么看?

庄有猫 / 知乎

庄有猫,太年轻,太天真。

普通老百姓在看病过程中,基本上很少会跟病理医生打交道。但在医学上,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是——病理医生是医生的医生。

简单的说,病理医生干的事情,就是把患者或者尸体的病变器官取样,切片后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很多疾病的最终诊断者其实是病理医生。

不对新冠肺炎尸体进行解剖,就无法获得完整的病理结果;没有病理结果,我们对新冠病毒造成损害的研究就如同隔靴搔痒。

病理的结果对于我们接下来的诊疗方案和防控措施,可以提供非常重要的指导。简单举个例子,比如我们知道新冠病毒通过人体的 ACE2 受体进入细胞,在粪便中也检测出来活病毒,那么病毒究竟在消化道的哪些地方分布较多?它可能会攻击哪些消化道器官?再比如说,我们发现这次有不少重症患者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心脏问题,那么病毒到底会不会引起心肌炎或者冠脉血栓?

这些问题的答案,临床医生不知道,影像医生也不知道,都必须依赖于病理方面的研究。

而要获得病理结果,必须解剖尸体。

相对于 2003 年的 SARS 疫情,我们这次的防控有了更多经验,但是在病理解剖方面,我们却落后于 17 年前。

当年最早进行 SARS 尸体解剖的,是广州原第一军医大学的丁彦青教授。大二那年上病理学时,丁教授正好是我们学校病理学教研室的主任,我之前在学校医学生杂志编辑部的时候,也有幸采访过丁教授。

我们都非常尊敬丁教授。2003 年在大家对于这个病一无所知、不清楚它真正病原体和传染方式的时候,丁教授和他的团队敢于站出来,直面患者尸体,这是真正的勇士。

17 年来,从 SARS 到新冠病毒,我们这个民族在面对各种灾难的时候,从来不缺乏敢于顶在前面的英雄。

回顾一下当年的解剖过程。

2003 年 2 月 11 日,广州南方医院,丁彦青教授主刀进行了中国第一例、也是全球第一例 SARS 病人的尸体解剖。在解剖中,包括血液、渗出物和所有脏器都尽可能地取样了。

2 月 13 日,南方医院发布了尸解报告,认为死因是病毒性肺炎。而在 2 月 18 日,位于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首席病毒研究员洪涛院士向社会公布了电镜观测的结果,他认为的 SARS 病原体却是衣原体(衣原体和病毒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微生物)。

2 月 19 日,广东非典治疗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对衣原体一说表示“震惊”。

3 月 18 日,香港大学微生物系的一位教授成功分理处 SARS 病毒。

这位教授就是前段时间在网上被很多人黑的管轶。

回到 SARS 病理结果。当时广东的意见和北京直接冲突了,这些广东专家们其实是要顶着非常大的压力。好在当时广州的媒体全力支持钟南山等专家,几天后,南方日报的记者写了一篇报道叫《非典型肺炎病原是衣原体? 》,这篇九百多字的报道,荣获了第 14 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当年的获奖评价是这么说的:

“关于衣原体的争论,是抗击非典斗争中一起重大事件。在争论中,广东专家尊重科学,没有认同北京专家的意见,坚持实事求是,为降低病死率,提高治愈率做出重要贡献。从而使这起争论在学术科研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南方日报在全国众多媒体中第一次如实报道广东专家的观点,既鼓舞了广东专家的士气,也显示出媒体和记者所具有的巨大职业勇气。”

我认为,无论医生还是记者,在面对巨大困难的时候,迎难而上,实事求是,我认为这是很基本也是很重要的职业道德。

下面是媒体对于丁教授的采访,链接如下,我把丁教授说的话打出来,大家可以看一下当时的细节。中国病理学专家丁彦青:走近世界首例 SARS 尸体解剖者_腾讯视频

“2003 年,广东是一个 SARS 首发地,第一个患者发生在佛山。

这一例 SARS 病人死亡之后,中国领导人都非常重视,就是说要找出他的病因。

卫生部就提出来,一定要做尸体解剖。

尸体解剖就是病理的问题。

这个解剖上由谁来做?当时我们是部队系统,第一军医大学。

那时候传得很凶,说传染性非常之强,传染之后死亡率又非常之高。

我们做为部队人员,我又是主任,我必须先上。

我就带了三个助手,就做了第一例尸体解剖。

我穿了三层纸的手术衣,戴了两层纸的口罩,手套是乳胶手套,没有什么特殊防护。

当时国家已经在报纸上还有内部电文,都已经通报了,非典型肺炎它是有衣原体和支原体引起来的

做完尸体解剖第三天,切片就出来了。

结果我一看,它的改变非常特殊,这个特殊改变很像病毒感染。

因为根据我们病理基础知识,病毒感染它的损害对人体损害比较大。

我说这是病毒感染,而不是衣原体和支原体。

这么一说呢,就炸了锅了,因为中央都宣布了,卫生部门宣布的,而且呢报纸登的到处都是,说非典是衣原体支原体,说南方医院的丁主任不同意这个观点。

3 月 27 号,中央卫生部就通知我让我去汇报。

其实最早是我们提出来是病毒感染。三天三夜没有睡觉,就赶了一篇英文的文章,投到 The Journal of Pathology,就我们病理界的顶级杂志。

投进去之后,第二天就有回复,接受。没有什么任何改动,包括英语的修饰都没有改动,它就加了一个 a report from China,就是来自中国的报道。”

回到这次的疫情。

目前针对于新冠疫情的论文累计已经发表了六十多篇,基本流行病学、病毒学、治疗药物以及病例分析方面的,但缺乏了非常重要的病理学研究。

目前的疫情防控形势还是很严峻,离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出现已经两个月了,全国累计确诊六万多名患者,一千三百多名患者去世,但却还没有任何一例病理解剖,这个时间确实是有点长了。进行新冠肺炎尸体的病理解剖,困难自然是有的,但这个解剖迟早是要做的。

早一天进行病理解剖,也许我们就能多救回一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