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新冠肺炎对中国的积极意义是什么?

Pixabay / CC0

KellyWeaver,公共卫生 / 营养流行病学

如果一定要说有积极意义,那就是让中国疾病预防控制领域的技术和经验短板都暴露出来,杜绝体系内对疫情防控能力的迷之自信吧

比如下面这位的发言,和今天的情况相映衬起来,是多么的「符合」现实啊。

在 12 月 31 号左右的时候,武汉发现的所有病例都指向华南海鲜市场,并且已经有医护被传染。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专家选择告知大众的立场是:疫情可防可控,没有人传人的证据。各方发声给人感觉是不会大面积流行,麻醉了疾控战线自己的同时,也让全国人民放松了警惕。

这是防控疫情的人应该有的正常的反应吗?如果和德国的传染病专家相比,不,这不是。

目前德国的情况,跟武汉 12 月 31 号的样子差不多:德国本土感染的所有确诊病例,都指向一家公司 Webasto,人传人也只有一代和二代病例,没有更多。

按照中国专家的看法,这就是疫情可防可控啊,发展成全国性疫情可能性确实很小啊。

那么,德国的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罗伯特科赫研究所,是怎么跟德国民众说的呢?

在它的 2020 年第七份公告里,以下内容,是我觉得值得我国学习的:

向民众承认:疫情的情况是复杂的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特征知之甚少,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染性最强,我们不知道潜伏期具体精确的时间有多长,我们也不知道病人什么时期内会排出病毒……疫情发展是非常动态的,需要认真对待。罗伯特科赫研究所会并给出与情况相适应的建议。】

个人认为,对公众诚实承认自己不知道什么,并且保持这样一种“我现在的知识不一定是符合现实的,情况随时会变”的警醒意识,是很重要的。

给民众交底:疫情是有可能控制不住的

如果疫情控制不住了怎么办?全球的进展表明,病毒可能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散播造成大流行。这个疫情会给医疗资源少的地方带来特别大的困难,但即使是在德国这样的国家它也仍然会给医疗供给造成极大的负担。】

在可能到来的疫情面前,科赫所的专家并没有因为德国是发达国家就盲目相信国内的救治能力储备。

提前未雨绸缪,展望大流行的防控措施

【如果……,疫情的播散真的控制不住了,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随时根据情况变化逐步升级需要的措施,比如保护容易发展为重症患者的人群……(然后就是各种列举以后可能会怎么做)。如果这些措施因为病人数量太多,已经没法达到效果了,那么我们就会采取注重于其他方面的措施……(然后又是下一步的措施)。】

德国国内本地感染疫情目前只有一起,还是聚集的疫情,所有人都指向那家 Webasto 公司。而且,现在德国停了所有中国来德的直飞航班,并且在海关开始体温检测,就目前有限的科学证据而言,风险是非常低的,发生大流行几率很小。

但区别就是,我们的专家看到有限的证据提示风险低,可能就放松警惕了,消了一个华南海鲜市场就以为够了,连武汉市内具体一点的防控方案都没有做,这一点可以从封城后的各种混乱看出来;而科赫所的专家,即使明确了解了「德国风险低」,也还会强调说「这个情况随时会变」,并且已经做好流行乃至大流行的应对方案

这个警戒性,是有明显区别的。


说实话,德国的公共卫生和政府执行力都真的不值得吹。民众不信任政府,经常跟政府反着干,每年麻疹疫情全国到处开花,呼吁打个疫苗半天推不动。上世纪还闹过血液制品检疫不彻底导致全国数千名血友病患者被传染艾滋的事,被主流媒体踢爆之后政府也是各种装死。

但是,罗伯特科赫所的这些科学家对传染病流行情况的认识,却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得到锤炼,并且让他们从不放松警惕。

如果武汉乃至国家卫健委的专家们,能够在 1 月 1 号,不,哪怕 1 月 15 号的时候,就能达到科赫研究所这样的觉悟,能在现有情形下客观分析后勇于给出尊重科学证据的“风险很低”结论的同时,也能仍然对可能到来的大流行保持警惕,并且提前布局好一旦疫情出现所需要的措施,那么,有我国全球独有的五级防疫体系和强大的动员能力加持下,我们再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机会应该就能小很多了。

须知,德国的传染病学家时常对德国国内情况恨铁不成钢,他们最羡慕的就是中国庞大的疾控体系、中国的传染病直报系统,以及中国政府强大的执行力。而我们国家虽然具备了这些令全球公卫同行羡慕的、有利于防控的制度条件和民众基础,却输在了科学认识和警惕性上。

2003-2019 这 16 年间,我国不是没有遭遇过新发传染病的考验,譬如 H7N9。但是,当年的广州疾控一直保持警惕,不仅没有掉以轻心,而且选择用在吃瓜群众看来很夸张的措施去应对,比如发现几个病例就包下一家酒店直接隔离几百人。这样高度警惕下诞生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成功阻止疫情向全国大规模扩散,把疫情扑灭在摇篮之中。

而这次,在发现是冠状病毒病这种呼吸道病毒病的时候,科学家们的默认假设竟然还能是“不会人传人”,这一点充分体现了警惕丧失之后一味追求科研上的严谨造成的后果

实际上,很多公共卫生专家私底下也吐槽:「呼吸道病毒病,就应该默认先按照会人传人来采取措施啊,毕竟不会人传人的呼吸道病毒病也数不出来几个。」

也有病毒学专家私底下吐槽:「都有人传人病例了还说有限人传人,合着病毒多传几个人就懂得自毁 S 蛋白(注:新冠病毒感染力的关键蛋白)吗?」

事实上,如果我们能够有机会乘坐时光机回到 12 月 31 号,我想,就算是“过度反应”地隔离一千多人,相比于目前全国付出的巨大代价而言,也不再过度了。

此次疫情过后,万望警钟长鸣。中国公共卫生,不可再盲目自信。


限于篇幅,我只粗略翻译了下罗伯特科赫研究所这些内容的简要大意,省去了很多细节,并且可能有我没注意到的地方的翻译有偏差。如果有读者对详细的原文感兴趣,可以看截图,或者去科赫研究所官网下载德语原文:

https://www.rki.de/DE/Content/Infekt/EpidBull/Archiv/2020/Ausgaben/07_20.pdf?__blob=publication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