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2 月 20 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孙小果案件对法治有哪些意义?

Pixabay / CC0

王瑞恩,老王力气大无穷,双手举起纸灯笼

如果硬要说意义的话,那就是可以启发人们对程序正义有更深入的思考:程序正义不是走程序,需要刺破程序的表面去看待正义是否得到了体现。

有趣的是,孙小果获得减刑,是在程序框架内进行的:一审判处死刑,二审改判死缓,再审改判 20 年有期徒刑,通过服刑期间的积极表现和发明「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的贡献获得减刑,每一步程序都看似有法律依据。

但如果往细处去看,就会发现每一步都是滥用程序的产物:

孙小果继父李桥忠和母亲孙鹤予向审委会、审判监督庭人员行贿,促成了再审立案;通过对监狱管理人员的不当影响帮助孙小果记功;雇枪手帮忙完成「发明」并唆使狱警协助完成模型......

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形式审查,那么每一个环节的审判人员、监狱管理人员,想必都有办法制造出严丝合缝的记录,写出表面上无可指摘的裁判文书。若非孙小果因为斗殴再次引起关注,否则又有多少人会从故纸堆的表面继续深挖,发现背后的程序不正义呢?

事出反常,必定有妖,对于从死刑到 20 年这样大幅度的改判,对于「模范」服刑人员,需要存在一种审查、纠错能力。

想到一个最近写书时接触的例子:美国有名叫做 Edward Elmore 黑人小伙子,被指控强奸并谋杀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这个案子从 1982 年审到 2012 年,四次发回重审。每次都是因为发现有「程序瑕疵」(比如法官闯进陪审员闭门评议的房间疯狂暗示之类的严重程序问题),结果每次都是得出一样的判决。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律师根本没好好给他辩护:法院倒是依照程序指派了两名公派辩护律师,其中一个喝醉了上法庭,一个到处跟人说自己特别讨厌黑人客户但也没办法,两个律师没有请来一位专家证人,连犯罪事件这种根本性的问题都任由检方说什么是什么,结果三次重审都是同样的结果。(尽管这个案子后来被人发现警方作伪证的嫌疑很大。)

孙小果和 Edward Elmore,是「程序不正义」的两种极端体现:一种是,用人的因素凌驾于法律程序之上,程序成为了特权的玩偶;另一种是,程序完全不具有人性,只是机械地把当事人推来推去,哪怕是推到根本没有能力践行正义的人手中。

孙小果案对于法治的一大启示也在这里,需要对每一关的把门人进行更强的约束,不让程序运行的结果因为当事人掌握社会资源多寡的差异,而出现畸形的偏差,让实质正义也照进程序中。

另外,正义也有很多不同的表现形式。例如,从功利主义角度切入,认为正义是社会资源的合理分配,那么孙小果案的结果不是正义的,当他获得减刑并再次犯罪时,意味着用于矫正和预防的司法资源没有得到高效利用。

既迟到了,也不是正义,但可以让我们意识到问题,避免类似的错误,意义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