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有哪些优秀的国产纪录片?

Pixabay / CC0

一条,所有未在美中度过的生活,都是被浪费了。

湖南女孩叫板 BBC,冒死拍出中国的水下世界,震撼程度爆表。

3 年前,湖南姑娘周芳,

带着 5 位摄影师一起,走访了中国 24 座城市,

首次完整地拍到了很多中国水下的古迹:

云南抚仙湖的水下金字塔、

河北潘家口的水下长城、

千岛湖的水下百年古村……

2019 年 9 月,《水下中国》纪录片播出,

成为了世界第一部从水下视角展示中国的纪录片。

在广西地下水系最深处的洞穴,

周芳因为拍摄盲虾,差点被困洞穴死在水下;

在杭州千岛湖底,

她见到了在水下浸泡了 60 多年,却依然保存完好的牌坊;

在台湾兰屿,他们拍到了目前中国水域保存最完好的、

水下能见度最高的沉船……

很多人拿《水下中国》和 BBC《蓝色星球》做比较,

周芳觉得,水下中国这个题材,

一定是 BBC 无法取代的。

“中国人拍摄自己的水下世界,

我们并非是以物见物,

而是以物见人,以物见中国。”

撰文 张翔宇

导演:周芳从 2017 年 2 月开始,6 位摄影师花了两年七个月的时间,走访了中国 24 座城市,最北到达了黄海、渤海交接的长岛,最南到了中国的南海,最东是台湾兰屿岛,首次完整地拍摄和记录下了很多中国水下的古迹……

《水下中国》是中国第一部,也是世界第一部从水下视角展示中国的纪录片。通过另一个水下平行世界,我们得以了解那些被遗忘的中国文化。

冒着生命危险,

6 个人花 3 年拍摄中国的水下世界

周芳一直很喜欢户外运动,相比于在森林、冰川徒步,她觉得潜水有更加极致的感受。“在水下,我听不到周围任何的声音,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感受自己的心跳,水下最令我着迷的,正是这种远离城市,被自然包裹的感觉。”

3 年前,她带着其他 5 位小伙伴,开始筹备《水下中国》纪录片的拍摄。

《水下中国》最终也只完成了 6 集,每集 30 分钟的成片。导演周芳说:“很多人质疑我们效率低,其实用近 3 年拍摄中国的水下,时间真的太短了。”

每一集是一个主题:水下洞穴、古城、沉船、珊瑚、海底生态、渔业……每个主题都代表了中国水下一种罕见的自然景观。导演周芳说:“我们并非是以物见物,而是以物见人,以物见中国。”

在周芳之前,从未有人涉足水下中国这样题材的纪录片,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拍摄难度太大。

周芳说:“自然类纪录片是所有纪录片中拍摄难度最高的,而拍摄水下世界,按照等级来分的话,算是金字塔的塔顶了。”

水下拍摄最难的是它的不可预测性。天气、能见度、水流,甚至是水温,有一点偏差都会造成拍摄失败。即便科学团队给予技术支持,也只是提高了成功率,没人能保证下水之后会拍摄到什么。

花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也很可能什么都没有拍到,所以大部分人还未开始就已经放弃了。

团队成员只有 6 个,4 男 2 女,有探险家、摄影师、潜水教练……除了一位美国人,其他 5 位都是中国人。有些是周芳的好朋友,有些是国外拍摄合作多年的搭档,有些是陌生人。周芳说:“每个人都有超过 10 年的水下拍摄经验,凭着一股热情就在一起了。”

《蓝色星球》是 BBC 拍的关于水下主题纪录片的标杆,它让全世界的人开始对水下世界感兴趣。即便到了今天,很多人依然会把《水下中国》和《蓝色星球》作比较。评价这部纪录片哪些地方不如《蓝色星球》,哪里不如 BBC。周芳说:“《蓝色星球》是世界的,但《水下中国》是中国唯一的。”

以命相博,拍摄水下洞穴

在所有水下拍摄中,水下洞穴的拍摄,是难度最大、最有挑战性的。

因为它本身是一个专业的水下探索环境,是全密闭的空间。而中国的洞穴,大多都是未被探索和开发过的,没有明确的地图指示,进去之后没有直接的逃生口。“遇到洞口比较窄的时候,潜水员就会被卡住,把气瓶卸下来扔过去,人再爬过去。”

摄制组曾 6 次踏足广西。中国南方的喀斯特,拥有世界最长的地下河水系之一。广西独立的地下河总长超过一万公里,约等于地球直径的长度,相当于长江和黄河加起来的总长度。

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因地处偏远,曾被联合国评为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之一,却成为了全世界洞潜探索者的天堂。摄制组先后探索二十多处洞穴,最终拍摄到中国水下最具代表性的 6 个洞穴:灵婉洞、白龙洞、红军洞、九送洞穴和吞列化石洞。其中最有意义的是九送洞穴,它最早是被法国人塞班发现的,沿着他留下的引导绳探索,摄制组还意外发现了洞壁石花和盲虾。

拍摄盲虾的经历,周芳每次回忆起来都不禁一颤。盲虾是最稀有的洞穴水生物,由于生长在完全黑暗的热泉环境中,盲虾的眼睛已经退化,能不能拍到全靠运气。

它对生存的环境要求极高,大多生活在水质纯净的洞穴最底层,如果地下河水受到污染就会立即死亡。虽然拍摄盲虾是预定的计划选题之一,但国内从未有人真正拍摄到它。

水下洞穴的拍摄,全靠一根引导绳保命。一旦脱离,极有可能憋死在洞里。因为看到盲虾太激动了,周芳和另一位女摄影师追随着盲虾进入了一个侧洞,丝毫没有意识到已经脱离了保命的引导绳。

周芳说:“大概进入侧洞一、两米的位置,我踢了两下脚蹼,整个洞沙尘弥漫,能见度瞬间为零。当时我就觉得自己跟进了棺材一样,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

两个人是失散的状态,她只能靠右手摸到一个参照物往前走,突然发现路堵死了。周芳突然松了一口气,知道方向错了,这在水下探索中反而是一件好事。

“要保证在空气充足的情况下找到出口,最怕潜水员自己慌乱,紧张的时候乱动、乱抓,甚至会把对方的呼吸器抓下来。”周芳折回来的时候撞到了另一位摄影师,她把手用力地在她的面镜前使劲晃,朝着反方向游,才回到了主洞。

最终的成果很令她欣慰,这次洞穴拍摄到的盲虾,在国内纪录片中是首次。除此之外,拍摄到的洞壁石花,在世界上也是非常罕见的。“没有任何前人的资料可参考,一边探索一边记录,完全是拿命在创造选题。”

冒着房屋随时坍塌的风险,

拍摄千岛湖水下古城

水下古迹的拍摄中,千岛湖水下古城的拍摄是最困难的。

1959 年,新安江截流,淳安、遂安两座县城瞬间变成沧海桑田,当时迁走的移民大约有 20 多万人。大部分人可能都已经不在了,在世的也早已过了花甲之年。

这些古迹是木结构,在水下浸泡了 60 多年。大多房屋在当年准备搬迁之前就被拆得仅剩残砖碎瓦,有些屋檐是倒塌的,有些房屋仅剩半墙。周芳说:“这些房屋随时都有坍塌的风险,在不了解房屋结构的情况下冒然进入室内,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为了完整地了解千岛湖的水下古城,摄制组找到了一位画家,他是其中的一位移民。

他花了 10 年的时间,挨家挨户地收集线索,还原了水下古城被淹没之前的一幅原貌图。这幅作品反反复复修改过 5 次,以前的每一条街道、每一户人家、每一个街铺,都被真实还原了。

千岛湖水下的节孝坊,距今 300 多年。是中国目前水下唯一一座没有坍塌的、保存最完整的砖墙结构的牌坊,这次被成功拍摄了下来。牌坊的主人是名叫姚文俊的妻子王氏,二人结婚仅一年,丈夫便因病离世。王氏守节尽孝 50 多年,乾隆特赐此牌坊。头悬圣旨的牌坊,是中国传统的四大牌坊之一,龙头、圣旨、古代帝王的象征都镌刻在水下这座牌坊上。

在寻找水下具体需要拍摄的建筑物时,周芳偶然看到了一篇回忆家乡的文章,作者便是许老。于是周芳把拍摄对象锁定为许家源的许老民宅:“民宅的背后藏着更多的人情味。”

为了完整地记录宅子,摄制组请许老做了特别介绍:“我家叫做余庆堂,门上有一块石匾,写着山屏水带,木川斗结构,房子里有天井,倒塌的大树……后院有一个楼梯可以上到二楼,我的父亲曾经把这里的菜坛子当武器,保护过我们这个家。”

在最后一天,摄制组准备下水拍摄余庆堂的时候,许老悄悄请求周芳说:“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希望你可以帮我带一块家宅的瓦片上来。”

下水后,周芳成功找到了许老的家,她发现余庆堂在水下保存得非常完整,屋顶的瓦片整整齐齐地盖着,还保持着 60 多年前被淹那一刻的模样。

当周芳拿起一片瓦片的时候,一瞬间尘土飞扬,瓦片瞬间脱离了周围的环境,变成了一片新的瓦。周芳说:“挣扎了好久,我还是擅自把瓦片放回了原处,应该让它留在 60 年前的记忆中,这才是它最好的归属。”

令人震撼的水下长城、海底沉船

30 年前引滦入津,一道大坝在河北的潘家口村截断了湍急的滦河,造就一段长约 50 公里的水下长城奇观。

潘家口的水下长城,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可以水下零距离接触,并穿越过去的长城。周芳说:“6 度的水温,能见度可以到十米,这是我见过最美的长城!”

美国人斯蒂文是最早在中国水下记录长城的一个外国人,周芳决定跟着斯蒂文去记录这个过程:“不存在谁先发现了长城,我希望通过更多的西方面孔,让中国的水下古迹和文化传播出去。”

台湾兰屿堡垒号沉船,是 1983 年韩国出使的一艘巨型的远洋货轮,因浓雾弥漫触礁,船长把它行驶到了一个国际沉船位,目前位于兰屿的八代湾水域,大概 40 多米深的地方。这艘沉船,是目前中国水域保存最完好的、能见度最高的一艘。

周芳还拍到了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沉船、现代的南海沉船,以及为了保护海洋而主动投放在海底的人工鱼礁沉船,以此讲述了中国水下的沉船演变。

因为需要大量的高帧率素材,摄制组用到了 red epic w 的 8K 电影机在水下做记录,这在中国水下纪录片中算是首次。珊瑚产卵,每年只发生 20 分钟,错过一次又要等一年。“这样珍贵的微距影像,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看到细节。”

中国将来一定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蓝色星球》

周芳出生在山城湖南,读大学之前,她从没有见过大海,甚至都不知道海是什么样子的。2012 年,她在澳大利亚凯恩斯度假的时候,看到了全世界最好的大堡礁。“我才知道,水下还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平行世界。”

因为想要了解水下世界,完成水下拍摄,她开始考潜水证。从此之后,她每年中基本有半年的时间,都在世界各地潜水。

周芳在潜水的时候,曾多次去无人区、无人岛以及偏远的海域,和家人是完全失联的状态。2014 年,她到古巴出海潜水,当地没有网络,没有信号,她无法与家人联系,整整消失了 9 天。“当时我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第一个电话打给我的妈妈,她非常愤怒对我大吼,你能不能让我多活几天?”

周芳完成的第一部水下作品是 2015 年的《寻找鲸鲨》。后来,她又出品了一共 25 集的纪录片《潜行天下》。

2017 年 1 月,她到北极冰潜。一位俄罗斯的教练问周芳,“你知道中国的水下世界是怎样的吗?我在那里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水下世界。”

这件事情对周芳的打击很大。“我走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最后却败在不了解中国的水下世界。带着一种不服气、不甘心,我开始拍摄水下的中国。”

相比较于潜水爱好者,周芳更喜欢作为水下拍摄者的自己:“我不再只关注视觉的刺激,我更想关注的是一种生物、一个普通的中国人。”

拍摄完成之后,她已经改变了自己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初衷:“能够有机会让中国人了解自己的国土,对中国的水下世界感兴趣,是值得一直做下去的事情。将来总有一天,中国人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蓝色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