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东北为什么总被黑?

自由 / 知乎

自由,理想是写人故事吓唬鬼。

饱受诟病一直的东北的日常,在讨论这件事之前,先看一些数据。

截止 2020 年 2 月 9 日,全国各地为防治新型肺炎调配医护人员共 11921 人。

其中辽宁派出 1382 人;

吉林派出 686 人;

黑龙江派出 353 人。

东北三省共计出动 2421 人,占所有医护人员总数 20.3%。

而截止 2019 年,辽宁人口总数 4359 万人;

吉林人口总数 2704 万人;

黑龙江人口总数 3773 万人;

东北三省共计 10,,836 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总数 7.7%

也就是说,经济不景气的东北,以不到全国百分之八的人口基数,贡献了全国百分之二十的医护力量。

冲击在新冠肺炎最前线的医护人员中,每五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东北人。

辽宁 1000 多名医护人员独自撑起雷神山医院,沈阳北部战区总医院则是火神山医院的顶梁柱。

疫情最前线的两座堡垒,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是东北话。

两座抗疫大山交付之后,朴实的东北并没有登上热搜,也没有带走一丝一毫,但他们却留下了希望和未来。

除了医疗力量的支援,东北还捐赠了 850 吨大米、150 吨白菜、20 吨茄子、6000 万的救护车、1000 万的药品和 2700 万的 CT。

彼时黑龙江的疫情却非常严重,多家三甲医院急缺 N95 口罩,甚至到了用 5 只普通口罩与老百姓换 1 只 N95 口罩的地步。

同时东三省的医药企业,辽宁方大集团(东北制药)捐款 2 亿、吉林修正药业捐赠 3500 万元药品、黑龙江哈药集团捐赠 1100 万元药品。

这三家药企,只有哈药在中国药企排名可以进入前十,其余两家规模并不靠前,但如果论捐赠的数额,三家全部位列所有药企前五名。

而一月份哈药集团财务部门曾初步测算,预计 2019 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 2.7 亿元到 3.1 亿元,同比减少 78%到 90%。

如此重压之下,依然鼎力相助,不得不让人感叹。

时隔近 70 年,东北三省再次为祖国倾尽所有。

但是尽管如此贡献,地域黑东北的言论依旧在网上肆意流传。

大力的帮助没有被报道,但是被地域黑人事杜撰的“东北人吃野味最多”却登上了热搜。

所以东北的野味是东北虎还是熊?暂且不提东北人能不能打过这两个野味,你们知不知道国家派专业的队伍去寻找东北虎都找不到了?

这些用心歹毒的人甚至都不知道东北有没有野味,就跑出来抹黑。

还有更早的:

见义勇为是 XX 地方的赵先生,故意伤人就是黑龙江赵某。

长春万达爆炸案网络一片叫好,随后发现是外地人报复社会,网络上立即没声音了。

某地饭店高价大虾网络马上说老板是东北人,最后老板自己站出来说自己是本地人。

助人无数的歌手丛飞,一直被说成是他省人,其实人家是地地道道的辽宁人。

还有所谓的广西香蕉案,海南豆角案,这几口黑锅东北人背了多少年?

反观数据,东北三省的受教育程度均位列全国 31 省的前五名:

再看全国各地的犯罪率排名,前五名一个东北三省都没有:

郭德纲曾经说过,冤枉你的人,比你还知道你有多冤枉。

作为一个东北人,我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同胞们要冤枉我们、抹黑我们?

如果真的是东北做了什么坏事,那我们甘愿受罚,接受批评。但事实是,东北非但没有作恶,反而每次在祖国有需要或者出现灾害的时刻挺身而出。

1953~1988 年间,辽宁省的工业企业为国家提供的利润和税金,相当于同期国家投资的 4 倍多。
1952~1988 年,净调出生铁达 6113 万吨,调出铜、铝、铅、锌等四种有色金属 383 万吨;净调出钢材达 7949 万吨,占全省总产量的 52.9%。
石油工业调出的主要是石油制品,仅 1981~1988 年,石油加工业净调出产品产值即为 269.9 亿元。
在化工产品中,辽宁纯碱的产量最大,调出量也大,1952~1988 年间,净调出纯碱达 1178 万吨(约占其产量的 2/3)、烧碱达 165 万吨。这一期间净调出的水泥总量亦达到 5508 万吨。
此外,还有大量的其他生产和建设物资, 重工业产品的大量调出。
仅据 1953~1994 年统计,辽宁省就累计上缴中央财政 3234 亿元。

1951 年,吉林省财政实现了收支平衡,也成为建国后最早实现财政收支平衡并略有结余的省份。
1950~1952 年,吉林省的财政总收入为 7.54 亿元,三年共上缴国家 5.69 亿元 ,上缴额占全省总收入的 75.5%,为国家实现财政经济状况的根本好转做出了贡献。
“一五”时期,吉林省的财政总收入达到 27.53 亿元,上缴中央财政 16.55 亿元 ,上缴额占全省总收入的 60.1%。
此外,吉林省在汽车制造、石油化工、能源工业、煤炭工业、冶金工业等方面均有长足的发展,不但拥有一批国家的大型重点企业,而且为国家提供了大量的相关物资、设备。

黑龙江省仅“一五”计划期间,向国家上缴的利润就等于国家给其工业投资的 3 倍多,有利地支持了国家的经济建设。
另据黑龙江省 1981 年投入产出表计算,当年全省调出产品 119.3 亿元,调入产品 91.3 亿元,调出、调入相抵,净调出 28 亿元的产品。这一状况基本上反映了黑龙江省在建国后对国家的贡献。
仅 1953~1987 年的 30 余年间,全省共调出煤炭 3.06 亿吨、木材 2.69 亿立方米、原油 7.25 亿吨、粮食 6475 万吨、发电设备 2398 万千瓦以及大量的冶金设备、矿山设备、机床、货车、钢材、铝材、轴承、仪表、工具等重工业产品,糖、纸、乳、麻等轻纺工业品和羊毛、油料、烤烟等农副产品。1953~1987 年间,全省净上缴中央财政 467.3 亿元。

60 年来,东北源源不断地为国家输送了大量钢铁、煤炭、石油、电力、木材、粮食等重要能源和原材料。仅黑龙江省,60 年来就累计提供了占全国 1/2 的原油、1/3 的木材、1/10 的煤炭。

以上内容截取自《国史网》《人民网》《中国改革》等文献。

在全国粮食困难、汶川地震、西南大旱等时期,东北人宁愿自己挨饿,也要敞开大门为兄弟姐妹们提供粮食和石油。

地域黑朋友们,在谩骂和嘲讽之前,仔细想想你是否吃过北大荒的粮食?用过大庆油田的石油?

当然,为国家做贡献是每一个中国人应尽的义务。并不能拿这些数据来邀功,因为东北资源多,理应多多提供,促进发展。因为我相信换到其他地方,他们也会如此,对吗?

做了这么多事,没有赢得什么掌声,但至少不要迎来谩骂和嘲讽。

余华著《许三观卖血记》结尾有这样一个段落:许三观走进医院,供血室的李血头已不在,年轻的血头说:“你都老成这样了。出了医院往西走,有个姓王的油漆匠,你把血卖给他吧,他会要你的血。”

他听后哭了,想着四十年来,今天是第一次,他的血第一次卖不出去了。四十年来,每次家里遇上灾祸,他都是靠卖血度过的,以后血没人要了,家里再有灾祸怎么办?他在城里的街道上走了一圈,无声地哭着走过去。

疫情前的东北,何尝不像是年老的许三观呢?

尽管被抹黑、被唱衰。但是东北依然考虑的是:如果自己真的渐渐“老去”了,以后这个大家庭再遇见什么灾祸,该怎么办呢?我还能否顶得住呢?

但在疫情中,我们惊喜的看到了东北并没有老去,它依然是灾难前线最中坚的力量,最可靠的老大哥。

东北依旧是中国的东北,依旧是共和国的长子。

数据更新:截止 2 月 20 日,东北三省已派出 4243 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

辽宁第十一批医疗队出发,共计 2030 人;

吉林第十二批医疗队出发,共计 1199 人;

黑龙江第五批医疗队出发,共计 1014 人。

搬家式援助,感恩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