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小事 · 我在疫区,一天理了 65 个头

Pixabay / CC0

你的能力或职业能为疫情防控做些什么?

每日人物

为疫区医护人员理发。


沈杰把为医务人员理发的短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获得了两种意料之外的回应:一种说他“胆子大”,“这种时候还敢到医院去”,另外一种,则是更多医务人员请他帮忙。

对他而言,自己只是偶然接到了一个医生的电话,了解对方困境后没犹豫,义务为武汉第四医院检验科的 6 名医生剪了头发,得到一个口罩与一次免费体检作为回报。可看到前一种回应,他才开始后怕,决定在进入医院前后认真消毒。但是这也没有挡住他的步伐,他继续关注后一种回应,系统地与医院对接,为医护人员提供免费理发服务。

疫情爆发的当下,在医院,过长的头发会有携带病毒的风险,医务人员有非常大的理发需求。沈杰开始连续工作,两周内跑了八九家医院,最累的时候一天站了 8 个小时,理了 65 个头。这位武汉的发型师被医务工作者的付出触动,兴奋于自己终于能为抗击疫情献上一份力,但也面临体力透支、缺少人手、没有运载车辆等问题。

以下是沈杰的自述。

1

2 月 4 号中午,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他是武汉市第四医院的,姓陈,做病毒检验的。他和同事头发需要剪,很着急,之前打了电话问其他理发店,没有人去,问我能不能去帮他们剪头发。

我是黄冈人,今年三十一岁,做美发已经十二年了。四年前,我回到湖北,在武汉开了家自己的店。受疫情影响,理发店无法正常营业,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家,已经十多天没怎么出门了。

陈医生说,他们很多人头发已经很久没剪了,现在也没时间打理,而且隔离衣要穿好几层,几个小时下来,整个身上都被汗浸湿了,更别说头发。更重要的是,他们做病毒检验,万一长头发掉在地上,就可能沾染病毒。头发再粘到医生的鞋上,病毒有可能被带出了检验室。

听到这里,我说好,我马上带着工具过来。答应他的时候,我真的是没有一丝担心,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之前看新闻,画面里医生穿那么厚的防护服,走路都走不稳,就觉得他们挺不容易的。现在终于能为他们和抗击疫情做点事,心情特别兴奋,只想着赶紧去给他们理发,理完就回家。

陈医生说会给我报酬。我说不用付钱,你到时候给我一个口罩就行。提出这个诉求是我以为进医院要戴特殊的口罩,自己的口罩也只剩下一个了,他说可以,我也就放心了。

四医院离我的店不远,离我住的地方也只要步行十几分钟,我戴上口罩拿着工具就去了。当时,武汉路上的人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少,出小区也不会有保安问我去哪。医院附近倒是没看见有什么人,我从外面绕了一圈,到了与陈医生约定见面的医院后门。

我本以为陈医生之前是我的顾客,所以才找到我,见面时还问他,陈医生说自己并没在我的店理过发,而是在网络上搜了医院附近的所有理发店,然后一个一个打电话,我是最先答应的。

他和 5 个需要理发的同事已经换上了白大褂,戴着口罩和医用的帽子。

2

理发之前他们给我消了毒,还给了我隔离衣、手套和口罩。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好不容易买到的口罩有呼吸阀,在医院用并不完全保险。

我没有进到病区或者具体的科室,理发是在保洁阿姨的休息间,那里之前是检验科的标本室,有面镜子,医生说卫生上比较安全。检验科都是男医生,我一看他们的头发,大概都有两个月没剪了。他们说,不管之前是什么发型,现在都剪成短碎发,我就按要求给他们剪到一公分长左右。

隔离衣和手套里面又闷又热,这是我从未有过的经历。不过,给医生理发最大的难处还不是这个。由于他们不能摘口罩,耳朵旁边的头发很难剪,我需要一只手扒拉着耳朵,用这只手上的手指把口罩带子往下拉一点,再用另一只手去剪那里的头发。

给 6 个医生理完发之后,他们又要付我钱,我坚持说不要,他们说那我们也没什么别的可以回报你,要不然让你免费做次常规体检吧。我一开始没答应,毕竟看他们挺忙的,但他们说这样也是为了你的身体好,我就同意了。

体检是在医院的门诊部,现在常规的门诊部已经没什么病人了。这次理发经历中接触的医生,和我的印象挺不同的。在我之前的印象中,去医院要排特别长的队,医生也都是很高傲的样子,但这次,他们让我感觉特别有亲和力,服务特别好,不停地说感谢我、我很勇敢,还往我手里塞饼干、自热米饭之类的。

回家的路上,我就想着我做理发这么多年,居然跑到医院给医生剪头,觉得特别开心。

去医院之前,我走得急也没多想,没告诉身边的亲戚朋友。在医院,我把理发的场景拍下来,还和医生一起录了个短视频。短视频发到社交媒体上之后,底下不少评论都说,你胆子真大,医院这么危险的地方,你这个时候往那里跑?

看到这些评论,一直兴奋的我才终于开始担心和害怕。我用 84 消毒液在家消毒,还决定如果再去医院,去之前和回家后都要洗半个小时的热水澡。

3

后来我又陆续去了武汉四院两次,也录了短视频发到网上,没想到评论、点赞都特别多。很多医院或者外地支援的医疗队都给我发私信,说它们的医务人员也有理发需求,希望我能为他们理发。

但也有困难。首先就是人手的问题,我有两个同行群,一个汉口(地区)的一个武汉全市的,我在群里呼吁同行一起,每个人对接离自己家较近的医院。

结果不是很理想。很多理发师不是本地人,封城前就回家了。他们虽然在群里说自己想帮忙,但大家也都清楚现在根本进不来。也有一些武汉本地的,一开始表示愿意,但后来因为家里人反对之类的原因,也没有办法参与。我还挺失望的。

不过慢慢地,还是有人加入进来了。现在据我所知,有十几个理发师在做这样的事情,多是家在外地但今年过年没回去的。大家分头行动,到离自己住处比较近的医院理发。

另一个困难是,车辆没那么好找了,但是医院的需求依然很急迫,有时候就只能由他们联系车辆接我。今天(指接受采访的 2 月 15 日)武汉下了雪,东西湖区医院请我去为他们的医务人员理发,我下楼一看,来接我的是辆救护车。这是我第一次坐救护车。

在东西湖区医院,轮到一个女生来剪,她说你一定要把我剪好看哦!因为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问她是什么,她说是她的生日。我祝她生日快乐,并且告诉她虽然要剪短,但我也一定会剪得好看。

两周以来,我跑了七八个地方,给不同的医务工作者剪头发。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去为支援方舱医院的云南和贵州医疗队理发,理发的地点是在他们入住的酒店大堂。

为这么多人剪了头发,我觉得这些外地支援医疗队是最勇敢的。他们对发型不提任何要求,只要求剪短。一个女孩子,贵州来的,长发及腰,直接就跟我说剃光。我问她舍得吗,她就说剪吧,还会再长的。我又问她来武汉怕不怕,她说怕,肯定怕。但从头到尾,我没看她流露出难过或者不舍。

我是一个发型师,看见女孩子把这么长的头发剃光,肯定是不舍的。我相信她也是,但迫于现在这种情形,真的没有办法。

那也是我最累的一天。除了中间吃了顿饭,一个人在那站了八个小时,给 65 个人剪了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