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中国的文化底蕴究竟有多高深?

Pixabay / CC0

1940 年在美国上映的《魂断蓝桥》,英文名为“Waterloo Bridge,直译为“滑铁卢桥”,乍一看的话,大多数人应该都会认为是部战争片,或毫无想法。电影引入国内,电影发行商为了吸引中国观众的眼球,没取原名,而是另外为这部电影取一个名字,于是便有了“魂断蓝桥”,让人一望可知这是部爱情故事电影。不懂中国文化的外国人看了名字可能觉得没什么,但了解这个词语出处的中国人在未看电影前可能内心已起波澜。

“蓝桥”一词其实是个一望可知的爱情典故,美丽且富于传奇色彩。晚唐文人裴铏写有一部《传奇》,共三卷。著名的“唐传奇”正是得自于裴铏的这一书名,裴铏一生以文学名世,《聂隐娘》、《昆仑奴》等为唐代小说的繁荣和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唐代小说之所以称为传奇,便是从其名著《传奇》一书命名的。今天我们说某个故事很有“传奇色彩”,词源也正来自于此。

《传奇》里有一则爱情故事,写于唐长庆年间(唐穆宗李恒),题为《裴航》,故事的大意是讲书生裴航在回京途中与樊夫人同舟,赠诗以致情意,樊夫人却答以一首离奇的小诗:“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裴航见了此诗,不知何意,后来行到蓝桥驿,因口渴求水,偶遇一位名叫云英的女子,一见倾心。

此时此刻,裴航念及樊夫人的小诗,恍惚之间若有所悟,便以重金向云英的母亲求聘云英。这位夫人给裴航出了一个难题:“想娶我的女儿可以,但你得给我找来一件叫作玉杵臼的宝贝。我这里有一些神仙灵药,非要玉杵臼才能捣得。”裴航得言而去,终于找来了玉杵臼,又以玉杵臼捣药百日,这才得到云英母亲的应允。后来裴航与云英双双仙去,非复人间平凡夫妻。

『秀才裴航于蓝桥驿遇一织麻老妪之孙女,名云英,欲娶之,妪告以须用玉杵臼为聘。后航果求得玉杵臼,遂娶云英,两人并于婚后入玉峰洞为仙。』

从此以后,“蓝桥”便成为一则爱情典故,常常出现在诗人的笔下。

苏轼写过一首与此相关的词句:“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 南歌子》:雨暗初疑夜,风回便报晴。淡云斜照着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卯酒醒还困,仙村梦不成。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纳兰容若也写过这样一首词:“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哀悼一场令他在绝望中苦苦相思的爱情。

『《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关于蓝桥出处另有说法,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庄子杂篇《盗趾》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叫尾声的人,与女友相约桥下,女子没有按时赶到,大水突然冲来,尾生为了守约,抱着柱子被水淹死。此桥据说名为蓝桥。蓝桥因尾生的故事而出名,后人称尾生为坚守信约的人。

『《庄子.盗跖》:尾生与女子期于梁(桥)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史记·苏秦列传》记载:公元前 320 年,苏秦向燕王讲过一个“尾生抱柱”的故事。相传有一个叫尾生的人,与一个美丽的姑娘相约于桥下会面。但姑娘没来,尾生为了不失约,水涨桥面抱柱而死于桥下。据《西安府志》记载,这座桥在陕西蓝田县的兰峪水上,称为“蓝桥”。

『《国策·燕策一》:信如尾生,廉如伯夷,孝如曾参,三者天下之高行也。』

《大鱼海棠》看过也有几年了,共工之子后土,即剧中神之围楼中的村长,在成年礼上念的那段,原先一直不解其意,但前不久我才知道,那句子原来大有来头。

“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出自儒家四书五经中的《仪礼》中。“五经”包含诗、书、礼、易、春秋五大经典。原是六经,但非常可惜的是《乐经》早已失传。《春秋》为一经三传,《左传》《公羊传》《穀梁传》;礼学经典同样一分为三,即《仪礼》《礼记》《周礼》。

这是古代贵族子弟的成人礼(冠礼)上接受的祝词,意思是说:“在这个良辰吉日里,为你加冠,表示你已经进入成年。希望你从此以后抛弃童心,谨慎地修养成人的品德,这样你就可以顺顺利利地得享高寿和洪福。

《笑傲江湖》不论原著小说还是电影视剧,估计很多人多少都有些了解和看过。如果了解中国文化,就会从『令狐冲和任盈盈』这两个主人公的名字里看出金庸先生的用意。这两个人最后会成为夫妻眷属,令狐冲的伴侣自始至终都只会是任盈盈,而不是竹马青梅的小师妹岳灵珊。

「冲」的意思是空虚无物,如同杯子里一无所盛的状态;「盈」则是充盈、充满的意思。『冲与盈』是道家哲学里一组成对的概念,出自《老子》『道冲,而用之有弗盈也』 道的本体是虚而不见的,其功用却是无穷无尽的。『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器已成之人, 返朴归真,与宇宙合一,面对天地,总感智慧不足; 浩然正气充盈体内却虚怀若谷,这种功夫的作用才是无穷的。

金庸先生笔下的人物名字总是大有深意,从我们源远厚重文化里借了不少用到作品中,再看一处。

《天龙八部》里阿朱与阿紫两姐妹,在名字上就可见其人物故事发展走向。若是对中华文化所有了解的人,将这两个名字结合起来看,大概马上就明白金庸先生的深意;也会慨叹阿紫注定无法和乔峰走到一起的原因。

朱和紫是非常相近的颜色,孔子说似是而非的东西最要不得,“恶紫,恐其乱朱也”,之所以厌恶紫色,是因为它很容易与朱色混淆。

『子曰:恶似而非者:恶莠,恐其乱苗也;恶佞,恐其乱义也;恶利口,恐其乱信也;恶郑声,恐其乱乐也;恶紫,恐其乱朱也;恶乡原,恐其乱德也。


孔子说:“最可恨的就是那些似是而非的东西:讨厌稗子,因为它长得像禾苗;讨厌歪才,是怕他败坏大义;讨厌伶牙俐齿,因为这会败坏诚信;讨厌郑国的靡靡之音,是怕它冒充正统音乐;讨厌紫色,是怕它冒充红色;讨厌乡愿,是怕他们冒充有德君子。』

清代诸多文字狱里某一场便与此相关,乾隆皇帝偶然发现已故诗人沈德潜在一首咏黑牡丹的诗里写有“夺朱非正色,异种也称王”的句子,勃然大怒,下令将沈德潜剖棺戮尸。

牡丹多是朱红色,自古皆以朱为“正色”,黑牡丹显然属于“异种”,正如当时的满族人对于汉人来说属于异种一般,恰恰明朝皇帝姓朱,于是“夺朱”又有了那么一层夺取朱明王朝的意思;再有孔子「名不正,则言不顺」,乾隆皇帝借题发挥以兴文禁。

阿紫一心想要夺取姐姐阿朱在乔峰心中的地位,何尝不是一种令人厌憎的“夺朱”之举呢。

四大名著之一的《红楼梦》在这方面可谓登峰造极。历代大家们在文学创作上之所以能够如此畅快的引经据典,多是因为我们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历史传承。

历史是我们的信仰,“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什么是历史?老子著的《道德经》写于两千多年前,这是历史。什么是传承,如今,我们这些后人和司马迁当年读的基本没什么差别。

所以你说文化底蕴有多深厚?中国人随口而来一段引经据典可能都已经经历了很多很多个春秋。 外国人学习中文难在哪?悠久的历史,人文礼教、风俗习惯传统依旧,可我们也与时俱进。活到老学到老,丰富厚重的中国文化对于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来说,我们的每一天都还在不断学习。

她经历了很多岁月,历史非常悠久,积淀甚丰,硕果累累,值得每个中国人和喜欢中华文化的人穷尽一生去采摘,去品味。可她有疲倦的时候,当她闭上眼睛短暂的休憩一下时,杂叶与坏果汲取着她的生命力。她也曾因枝叶繁茂而被遮蔽双眼,不见天光。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正如基辛格所说的那样,中国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是啊,我有国士,举世无双。他们是她的脊梁,撑起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如青天一样恢宏的志气。我相信终有一日,她将重登世界舞台,糟粕尽褪,绽放华光,她的光辉将如同我们的真理一样,可遍至日月所能照耀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