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你的祖宗在三国时代是做什么的?

《三国演义》

1、因为缴纳不起赋税失去土地,爹妈相继饿死,被迫参加了一个大型非法传销组织,天天缠着黄色头巾,跟着祭酒出去忽悠人有病不要吃药,喝符水保平安,想要加入我们就带上粮食来山里。

2、一年后遭遇朝廷三路大军取缔,嚼马皮子时被两万人轰赶,裹挟在几十万人群中逃窜,逃到乡下后只剩下半件衣服和一根棍子。在树上采野果子时,被某个坞堡的乡民打晕,拖回坞堡里莫名其妙成为苦力,负责搬运建筑材料,参与增筑坞堡,每天只有一顿小米稀饭果腹。

3、其他被抓来的苦力隔三差五就有人死去,但每天都有更多的流民被抓来,终于因为受不了强迫劳动准备逃跑,在一个晚上翻墙头时被巡夜的狗咬伤,遭到殴打,扔在溷藩旁边等死。

4、被溷藩的味道熏晕过去,睁开眼睛时,发现有军队攻破了坞堡。高大闪亮的旗帜上写着「袁」字,但其实并不认识,只是听到有人欢呼袁车骑云云。

5、从溷藩里爬出来时被人发现,被兵丁用水泼干净,然后扔进人堆里,分配了打扫战场的任务。发现坞堡族长被一支长矛刺穿,挂在了房檐上,他的某个堂弟正在跟一位大人物谈笑风生。

6、看到尸体身上的衣服很眼馋,但由于背后有人盯着,剥下衣服后只能乖乖收起来,堆放在牛车上。

7、数日后,跟着人群被带走,来到一片田地里,被命令耕作。得知虽然种出来的粮食不归自己,但是每天都有饱饭吃,不由得感激涕零。

8、第一顿饭吃到了干粮,但是没有吃饱,晚上想起了饿死的家人。第二条开始农耕,打算这辈子就踏实给人种地,别的不想了,什么都没有吃饱重要。

9、过了一个冬天,有很多人在晚上睡着就没起来。所有能裹着的东西都缠到了身上,晚上把土盖在身上,虽然很凉,但是没有风。每天都在害怕自己会冻死,有几只脚趾有一天变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掉了。还好,总比死了强。

10、听说和北边打起来了,北边的骑兵突破了前线,这边的屯田可能成为目标。所有人都分发了竹枪,甚至有人还有刀,勉强武装了起来。之后每天都被要求去伐木,回来制造盾牌、鹿角,准备战斗。

11、北边的骑兵打了过来,被兵丁命令挺着竹枪冲锋,阻挡骑兵攻势。没有人愿意去送死,但是在弓箭和长矛的逼迫下,只能哀嚎着奔向前方。及时的摔倒,索性开始装死。

12、混战后,北方的骑兵似乎赢了。被打扫战场的士兵发现,再次成为俘虏,这次被拉去了东边,听说要让我们去青州。这次的旗子没那么好看,但上面印的字,看着好像一块方田。

13、来到了青州,跟其他完全不认识的人们一起被拉到了盐场,命令我们煮盐。一辈子第一次看到盐粒!盐竟然是地里长出来的?偷偷舔了一口,阿耶,盐是咸的。

14、唯一的衣服破的不能穿了,缠在胯下,冒充是犊鼻裤。

15、青州很不太平,隔三差五就要打仗,周围有很多山贼,据说山贼比官兵的人还多。经常有人临时被拉走,据说送去打仗了。每天都祈祷自己不要被抽中,自己总结了一套玄学,今天的盐晶如果发白就有好运气,如果发红就要小心了。

16、今天的盐晶非常红,可能要出事。

17、出事了,所有人都被命令搬着盐往南边走,临走前大人物们一把火烧了盐场。

18、到了南边,好像又要让我们种地,种地比煮盐舒服,煮盐身上永远是粘的,太阳晒久了碰一下就疼,晚上睡觉时身子一挨上地,就像小刀割一样。

19、种不成地了,据说有军队打过来,到处都在杀人,看管的兵丁不见了,大家不知道怎么办。在原地愣了几天,开始有人逃散,慢慢的大家都跑了。

20、逃跑路上经过一条河边,发现一具尸体,把衣服剥下来穿上,终于不冷了。抬头时才发现,河里到处都是尸体,把河水堵住了。被吓懵了,清醒过来,发现今年冬天好像安全了,不用担心被冻死。

21、穿了好几层衣服,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只能躲着死人走,一路往南逃。偶尔能从死人身上找到吃的,偶尔只能吃死人,不知道哪天是个头。

22、好像过了很久,已经不知道为什么要到处跑了,每天想的都是怎么弄点吃的,什么都行,能嚼就行。别的已经不考虑了,看到人会躲着走,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23、倒霉。被人抓住了,衣服被剥了,和其他人一起被关在槛车里,不知会被送去什么地方。

24、坐船了。这是要去哪儿?

25、挤在船舱里,人叠着人,有人闷死了。因为挤的太紧,尸体根本拽不出来,只能在那里放着。船上太颠簸,吐了出来,几乎每个人都吐了,脚下踩着自己吐的东西,旁边挤着死人,没两天死人臭了。酸味和尸臭混在一起,喘气好难,每次喘气都好像要死过去了。

26、终于下船了,不知道为什么,下船后控制不住的连拉带尿,好像肠子终于伸开了。

27、脖子上被套了绳圈,惊恐的发现有几个壮汉手里拿着钩子,在挨个给每个人的锁骨穿眼。锁骨下面打一个窟窿,然后用一根麻绳穿过去,就这样把大家串成一串。

28、手刨脚蹬的试图挣扎,被打翻在地上,几个人摁着给锁骨下打了眼儿。麻绳从伤口穿过去时,好像有人在锯脑仁一样的疼,心口已经疼的没有感觉了,惨嚎到自己喘不上气,开始咳。

29、像牲口一样被人拉着,在一个圈里待了几天。圈里有男有女,拉屎拉尿全在一起,吃饭也在这里。对臭已经没有知觉了,好像鼻子坏了。想起了盐场的日子,粘着盐粒晒太阳好像也没那么疼。

30、被卖掉了?卖了五万钱?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值五万钱,牲口应该更值钱一些。

31、明白过来了,就是被买来当牲口的。距离上次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又被拉进了坞堡里。和当初差不多,就是干活,什么会儿都干。种地、筑墙、砍树、犁地,每天好歹有饭吃。

32、发现自己的肩膀一边高一边低了,于是拉犁的时候用一边,拉纤的时候换另一边,想试试能不能把肩膀拉平。结果好像脖子变长了?

33、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开始被人叫做老奴。对别的事没有感觉了,能吃饭就行,爹娘的样子已经想不起来了。

34、又去拉纤,把船拉到上游后,并没有让回去,而是一并带走了。据说要做民夫,托运辎重。其实就是拉车,和牛一样。

35、没听说要来打仗!驮着辎重粮食,不断往返,送来军营。偶尔能看到几个大人物,大人物的穿着都是闪亮亮的,个子都比一般人高许多,衣服上不知道绣的是什么图案,看久了眼会花。

36、每天都有新的大军来扎营,每天都在调动,运粮的路越走越远,直到有人说我们现在到了襄阳。襄阳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往这里运粮?

37、这辈子第一次住在城墙里面,走进城门的时候有点激动,一直忍不住抬头看,城门洞真高。

38、城墙里面真暖和。

39、完蛋了,有大军打进来了。大人物们跑的很快,来不及管牲口们,只好跟着其他牲口循着来路往回走,但是被大军追上了。不知道会被怎么样。

40、全都被抓了起来,这次没有被穿锁骨,但还是要当牲口。脖子上套着绳儿,驮着许多车东西一路向西,不知道有多少人,反正从最前面到最后面,看不见头的都是和自己一样,牲口似的人。

41、走了半年!已经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来了,每天都有撑不住的人死在路边,自己还能活着简直是奇迹。据说已经来到了陇西,这里除了军营就是坞堡,乡野里全是废墟,一个人都看不见,据说活着的都逃到别的地方去了,逃不掉的全死了。和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区别。

42、原来是要种地,被安排到了一个乡里,和一群人开始垦荒。真可惜,能看出这里原本都是熟地,不知道为什么会抛荒。可能因为地不是自己的,种了也没有用。和现在一样。

43、过了九个冬天,居然还活着。今年的麦子又要熟了,过不久就会开始割麦,然后把这些送去军营里。对种地这件事已经麻木了,反正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种好种坏,也不需要操心。每次播种时,都要把种子裹了肥再种下去,但没什么人当真,反正抓在一起随便搅和一下也是一样的。

44、不知道麦子是什么味儿的?

45、被拉去打了几次仗,都是托粮食、造鹿角、伐木建营垒之类的活儿。好几次以为自己可能就要累死了,为什么还会活下来?自己到底在活什么?

46、出事儿了,军营里的人被打跑了,有另一支大军来割了麦子。看到他们的样子就忍不住害怕,想起来裹着黄巾时的事儿,当时的官兵穿戴和这支大军一样,火红火红的。

47、果然又被俘虏了,这次没有被穿锁骨,也没有被套绳,被聚拢在一起,有兵丁看押着,不知道要被带去什么地方。

48、知道了,就是想要我们死。每天都在爬山,被石头搁的脚和手都破了,还有人从山上掉下去摔死。下山时看到了那一滩,全碎了,忽然想起了当年吃人肉的味道,忍不住吐了出来。

49、走了三个月,又活了下来。好几次路过悬崖时都在犹豫,边走边犹豫,就是下不了决心。以后随便怎么着吧,是死是活无所谓,累了。

50、被造了册?要干什么?说以后是民户了?

51、因为煮过盐,被安排到了一个叫临邛的地方,第一次看到盐井,为什么地下也能长盐?

52、有个人来训话,好像也是大人物,穿的真破,灰扑扑的像耗子。他说自己叫王连,是管盐的校尉。狗屁校尉,就是个看盐场的庄头,还拿自己当官儿了,当官哪有看盐场的。

53、按照安排开始干活儿,原来盐在卤水里?为什么海边也有?石头里也有?

54、井下面有火!太可怕了!

55、一个月后,得到了工钱?一把钱币,一袋子粮食。为什么要给工钱?生平第一次得到了工钱,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能拿来干嘛,钱币捏在手里一直看,看不腻,好神奇。最后找一个罐子存着,埋在了溷藩后面,肯定不会有人来这儿挖。

56、被亭长安排娶了一个老寡妇,民册上是一户了。

57、睡不着,快死的年纪,又有了家,为什么会这样?坐在月亮下面,觉得心里好紧。以前的日子好像假的一样,想起了河里密密麻麻的尸体和剥衣服的时候,又觉得现在的日子像假的一样。

58、据说把自己搬来这里的那个人死了,觉得自己欠了他一条命,不知道为什么会忍不住的哭,为什么自己都能活下来,他反而会死呢?

59、有很多人去河边给那个人立庙,翻来覆去想了一晚上,去溷藩后面把罐子挖出来,买了一块肉。带着媳妇去庙里给他上香,把肉当成祭品摆上了。没机会看他,就想让他也尝尝肉味。

60、居然有孩子了。跟亭长说过自己裹黄巾时九岁,他们都说自己是六十得子,六十就六十吧,原本也没想到自己还能有儿子。亭长管自己叫福星,真他娘扯淡。

61、儿子娶媳妇了,但是今年很多人家都有丧事,市面上东西也比平常贵了些。没有大办,只是咬牙买了只羊,杀了请乡邻吃了顿炙肉。真香。

62、啃昨天的骨头时崩掉一颗牙。还好,还有一颗。以后不能吃藕了。

63、新的亭长来找自己,说明年是自己的九十大寿,是正经的人瑞,要上报给朝廷嘉奖。不乐意搞这个,糊里糊涂一辈子,不值得嘉奖。如果再来一遍,再不要那样活了。

64、九十大寿办不成了,朝廷没了。

65、全乱了,有乱军在劫掠,亭长被人杀了。全家逃到了山上去。

66、走不动了,儿子不肯丢下自己。不能给他拖后腿,这次看到悬崖,不再犹豫了。过了几十年人的日子,没再当牲口,知足了,真好。

1、阿耶死了,为了让我们跑。我一定要带着老婆孩子活下去。

2、老婆被乱军杀了。孩子还在,一定要活下去。

————————————————————————

过往的两千多年里,大多数人的祖宗都是这样活下来的。

这两千多年里,别管什么千秋功业,道德文章。

能为生民立命,就是第一等的风流人物。

九州幅裂之时,生民无几,只能在饥寒中打着滚挣扎,争取自己生而为人的权力。

而我们不需再这样挣扎,也不过才三代人的时间。

往事越千年,真是换了个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