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通过蚊子传播吗?

shammiknr / CC0

中国科普博览,我们科学家有话说

不知不觉,北半球的夏天快到了,而全球防控新冠病毒的战役还未结束。随着温度的不断回升,不少地方的蚊子开始出没。因为蚊子是很多疾病的传播媒介,不少人开始担心蚊子是否会传播新冠病毒。

蚊子确实能传播部分疾病,由病媒蚊子传播的自然疫源性疾病就叫蚊媒传染病。常见的蚊媒传染病包括流行性乙型脑炎、疟疾、登革热、黄热病等。

那么,蚊子是怎样传播疾病的呢?

以登革热为例,登革热是由登革病毒引起的由伊蚊传播的急性传染病,主要传播媒介是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

登革热的主要传染源是登革热患者和隐性感染者,如果伊蚊吸食了患者含有病毒的血液,那么病毒首先会感染伊蚊中肠上皮细胞,进而增殖复制,并且穿过中肠基底膜进入体腔,再随着血淋巴向其它部位蔓延。一旦登革病毒抵达伊蚊的唾液腺,就穿过包裹唾液腺的唾液腺基底膜,进而感染唾液腺。这样,当伊蚊下一次吸血时,就能将登革病毒传播给它的叮咬对象——人或其他宿主动物。

于是,不知不觉,一次蚊子的叮咬就能让人感染登革热、疟疾……这也难怪不少人会关心蚊子会不会传播新冠病毒。

先上结论:大家可以放心,截止目前(4 月 28 日),根据现有研究和已有资料,尚未发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蚊子叮咬传播的证据。通过蚊子叮咬传播新冠病毒的概率极低。

再来分析:“蚊子可以传播新型冠状病毒吗?这个问题可以具体解释为,叮咬过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蚊子,再叮咬健康人的话,会不会导致被叮咬的健康人感染新冠病毒呢?

其实,世卫组织和各地疾控中心都已经关注到了公众的这一疑问,并进行了回应。

2 月 22 日,世界卫生组织曾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信息或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蚊子传播。

3 月 18 日,江苏疾控中心进一步表示:新冠病毒通过蚊虫传播的可能性极低。

4 月 8 日,河南疾控也表示:尚未发现新冠病毒可以通过蚊子传播的证据。

肯定还有人担心,目前没发现证据,不代表以后不会发现呀!确实,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我们可以根据现有的研究和情况,分析下这种可能性的大小。

根据目前的研究,媒介蚊虫传播病毒的过程,主要可以分为 3 个阶段:

(1)蚊虫经口吸入含病毒的血液;

(2)病毒在蚊体中肠内繁殖,然后逃逸入血腔,在蚊虫全身复制,进入唾液腺复制,并释放病毒进入唾液;

(3)最后,蚊虫寻找到易感宿主,通过刺叮将病毒传播出去。

那么,蚊子和新冠病毒,能满足这些条件吗?

首先,蚊子并不会感染新冠病毒。新型冠状病毒是仅能够感染脊椎动物的β冠状病毒属,而蚊子是昆虫,昆虫都是无脊椎动物。也就是说,蚊子不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即使蚊子吸食了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血液,新冠病毒在蚊子体内也不会存活,更不会大量复制,所以蚊子体内不会存在新型冠状病毒。

其次,如果叮咬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蚊子口器上确实会沾染少量新冠病毒,但沾染的病毒量是极少的,根据现有研究,每只白纹伊蚊雌蚊平均一次的吸血量为 1.3570—1.4820mg,口器上沾染的血液量更是少之又少,不足以造成感染。

也有人问,既然新冠病毒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和密切接触传播,那如果蚊子虽然没叮咬新冠病毒感染者,但是在患者附近停留过,又飞到我的身边,我的感染风险大吗?因为蚊子传播病原体是通过叮咬方式,而非呼吸系统,所以不用担心这种情况。

另外,还有人担心,“专家说了,新冠病毒如果进入呼吸道就容易引起感染。那当我们在户外活动时,偶尔会有小虫子不小心飞到鼻子、口腔里,如果这是一只刚吸接触过新冠感染者,甚至是刚吸食过新冠感染者血液的蚊子,怎么办?会不会很危险?”

其实,这可以采用同样的思路分析,“离开剂量谈危害都是耍‘流氓’”,蚊子口器上乃至身上沾染的病毒量很少,造成感染的可能性极低。当然,我们还是建议大家,外出的时候正确佩戴口罩,就可以完全避免这类事件的发生。

总之,通过蚊子传播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极低。

参考文献:

[1].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J].传染病信息,2020,33(01):1-6+26.

[2]谢茜,伍政宇,舒跃龙.2019 新型冠状病毒的研究进展[J/OL].病毒学报:1-9[2020-04-09].doi.org/10.13242/j.cnki.

[3]原静民,任徽,孙妍,王轲,陈明伟.2019 新型冠状病毒传播途径分析与思考[J/OL].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1-9[2020-04-09].

[4]魏勇,何玉兰,郑学礼.RNAi 在抗蚊媒病毒感染中的研究进展[J].遗传,2020,42(02):153-160.

[5]汪春晖,贾德胜,曹勇平,张斌,韩招久,吕恒,谭伟龙.东南沿海地区虫媒病及自然疫源性疾病流行特点与防控对策[J].中华卫生杀虫药械,2019,25(06):507-512.

[6]薛志静,刘小波,郭玉红,栗冬梅,王雪霜,刘起勇.山东省蚊虫及蚊媒病毒调查研究概况[J].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2019,30(04):481-484.

[7]陈韵聪,肖新才.寨卡病毒的蚊媒传播[J].热带医学杂志,2016,16(09):1219-1222.

[8]杨正时,李雪东.登革热的传播模式、蚊媒及防控[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6,28(02):225-229.

[9]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登革热诊疗指南(2014 年第 2 版)[J].中药新药与临床药理,2016,27(1) :138-142.

[10]李旦,金立群.蚊媒病毒研究概况与进展[J].中国病原生物学杂志,2009,4(01):53-55+61.

[11]贾德胜,谭伟龙,王长军,等.伊蚊传播疾病及其防治[J].中华卫生杀虫药械,2017,23(1) :1-7.

[12]姜淑芳,张映梅,赵彤言.媒介蚊虫在西尼罗病毒传播循环中的作用[J].寄生虫与医学昆虫学报,2006(03):170-177.

[13] CDC.(2020).2019 Novel Coronavirus(2019? nCoV),Wuhan,China [J].https://cdc.gov/coronavirus/nov?coronavirus?2019.html.

[14] Wu F,Zhao S,Yu B,Chen Y M,Wang W,Song ZG,Hu Y,Tao Z W,Tian J H,Pei Y Y,Yuan M L,Zhang Y L,Dai F H,Liu Y,Wang Q M,Zheng J J,Xu L,Holmes E C,Zhang Y Z. A new coronavirus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J] .Nature,2020 ,579 (7798) : 265–269.

[15] Zhou P,Yang X L,Wang X G,Hu B,Zhang L,Zhang W,Si H R,Zhu Y,Li B,Huang C L,Chen HD,Chen J,Luo Y,Guo H,Jiang R D,Liu M Q,ChenY,Shen X R,Wang X,Zheng X S,Zhao K,Chen QJ,Deng F,Liu L L,Yan B, Zhan F X,Wang Y Y,Xiao G F,Shi Z 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J] .Nature,2020,579(7798) : 270?273.

[16] Lim EXY , Lee WS, Madzokere ET, Herrero LJ.Mosquitoes as suitable vectors for alphaviruses. Viruses,2018, 10(2): E84.

[17] Lowe R, Barcellos C, Brasil P, Cruz OG, Honório NA,Kuper H, Carvalho MS. The Zika virus epidemic in Brazil:From discovery to future implications. Int J Environ ResPublic Health, 2018, 15(1): 96.

作者:张琨(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感染性疾病研究所)

出品:科普中国

监制: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