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大误 · 老鼠被粘鼠板黏住之后会聊什么?

Alex_Kard / CC0

老鼠被粘鼠板黏住之后在思考一些什么呢?

阿尔法蛋,一颗认真科普的阿尔法蛋!

一张板,两只鼠。

黑鼠:坏了坏了坏了。

白鼠:要死要死要死。

黑鼠:逃得过捕鼠夹,逃得过汤姆猫,没逃得过粘鼠板。

白鼠:躲得开生科生,躲得开手术刀,没躲得开粘鼠板。

黑鼠:兄弟机关养,吃公家粮的?

白鼠:不错。

黑鼠:呸,向人类屈服的败类。

 

黑鼠:别挣扎了,这是粘鼠板,聚异丁烯胶水,加了树脂增加黏着度,还增加了花生气味,我这样的老手都逃不开的。

白鼠:你很懂诶。

黑鼠想转身卖弄,可粘鼠板揪的他皮毛疼痛,于是放弃了这点打算。

黑鼠:我娘生了八胎,每胎兄弟十个,我是最后一胎的最后一个。大哥卒于猫,二哥卒于狗,三哥死于捕鼠笼,四哥死于捕鼠夹,五哥死于毒鼠强,六哥被捕鼠人补走,七哥死于粘鼠胶,八哥死于老鼠引诱剂,九哥遭驱鼠器驱走,到了我,反而死在这么个玩意儿上。

白鼠:人类这么多捕鼠装置,家鼠没灭绝,真是本事。

黑鼠:靠的全是咱能生啊...(低头看表),二十一天过了,我媳妇该给我生十个娃了。

 

白鼠:说起来,你出来是为了给老婆孩子找口吃的?

黑鼠:可不是吗,都是人逼得。一只老鼠一年能够吃掉 9kg 粮食,十个娃一年就能吃掉一个成年男人体重的粮食。

白鼠:胃口挺好。

黑鼠:一只母鼠能活三年,一年能生 80 只,一亩地也就能产千斤小麦,人类能不跟我们急眼吗。

白鼠:说的甚是。

黑鼠:杀你事小,怕的是那有变态嗜好的人,将你困在木制机关城墙里,开了四个门,每个门都有个木人,你一开门触动机关,木人就锤你,将你活活饿死。

白鼠:晋元帝大兴年间的人吧,没手机的时代,人都闲成啥样了。

黑鼠:这都知道,看来是个念过书的鼠。

白鼠:科研院校,耳濡目染罢了。

黑鼠:既然吃公家粮,每周双休,为啥跑啊。

白鼠:你可知为啥小白鼠能吃上公家粮。

黑鼠:是因为你们生育能力更强,每年能有 10 胎,每胎 15 个?

白鼠:非也。

黑鼠:是因为你们性格温顺,食量较少?

白鼠:并不。

黑鼠:那是为何?

白鼠:因为我们和人类基因 90%相近,其中编码区某些片段甚至能有 99%相似。因为我们能生能养,温顺胆小,所以做了最好用的生物对象。如果有抗癌药物需要实验,便先将我们诱导癌变;如果有病毒疾病,便拿我们做病理测试。更恐怖的是,将我们养做饲料,一大了,便喂给珍惜蛇蟒。

黑鼠:想不到这也不是一碗便宜茶饭。

 

白鼠:你可知人类为何恨你们。

黑鼠:我倒要听听你的说辞。

白鼠:挖人房屋,谓之不仁;偷人粮食,谓之不义;啃食电线,毁坏公器,谓之不忠;更可怕可恨的是,鼠疫,出血热,伤寒等疾病都是你等传染的,一场黑死病,毁了整个欧洲,你说人类如何不恨你。

黑鼠:怪了,怪了。

白鼠:你还有甚可否认的?

黑鼠:那以你之见,你白鼠与人私交甚笃?

白鼠:不错。

黑鼠:那一会儿人来了,将我残杀后弃之沟渠,那可会取下你放生?

静默。

 

黑鼠:十丈之木,可供数十上百鸟雀栖息,无数蛇鼠蝼蚁藏身,但人类用来做大梁,不过栖息三口之家;老牛耕地,日夜劳碌,临老而死,尸身贩作牛肉,又岂有黄土藏身?更莫提一条铁路惊得是多少动物奔走,一座电厂隐蔽苍天,撵散无数燕雀。你提到的仁义,可是人类对我等的?

黑鼠:说到底,可用则为益虫,有害则为匪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又何苦到我等自由民前摇唇鼓舌呢?

 

黑鼠:怎么不说话了?死了?

白鼠:没有。

黑鼠:天快亮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粘到这里的。

白鼠:你多大了?

黑鼠:七天爬行,12 天睁眼,如今已经三月整了。

白鼠:我也是三个月。

白鼠:我一胎 14 兄妹,因为母鼠乳头有限,不得不除了八只,只留六只。我们吃的是蛋清骨粉调制的营养棒,喝的是高压酸化水,娇生惯养,如今一丝抵抗力也无。只等养至今天,正好三个月,来做实验组和对照组。

黑鼠:什么是实验组,又什么是对照组?

白鼠:都是诱导出癌变,实验组还好,有药去试一试,对照组纯粹是等死了。

黑鼠:那你是对照组,还是实验组呢?

 

白鼠翻了身,朦胧光线中,稀疏的皮毛轻易的从身体上脱落。

白鼠:自然是对照组。

白鼠:你一辈子都在忍饿挨饥,却乐得自由;我吃好穿暖,却一辈子囚在牢笼。自古自由都是有代价的,要看你的筹码有多大,才能够打动上天。我在被抓住注射的那一刻,咬到了学生的手,借机逃窜到了这里。

这是我一生到达的最远的地方,于鼠来讲,我第一次闻到草被搅碎的清香,踩到泥土上,是松软的脚感。昼夜变化是漫长的过程,而不是电灯带来的冰冷光晕。风吹到皮毛凉凉的,露水打湿皮毛会冷,这都是不曾感受过的。朝闻道,夕而死,这是最快乐的事情。

白鼠啃食着黑鼠与胶粘做一处的皮毛,细细簌簌声不断,黑鼠测过身子,看到房脊上一只又一只黑鼠衔尾而下,为首老胖的一只喊,爸爸,我们来救你了。

白鼠正好啃食完他毛发,去吧,你自由了。

 

天色大亮,洞口中的黑鼠看着粘鼠板,女主人一声尖叫,钻进了男主人的怀里,男主人看着粘鼠板上的白色尸体,啧啧称奇,想不到还有白化的家鼠,奇也怪哉,拍照发朋友圈。

母鼠依偎在身边,那是什么?

黑鼠看着男主人将粘鼠板扔进垃圾桶。

那是愿意为自由买账的理想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