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如何评判一部电影的好坏?

stokpic / CC0

一部电影的好坏,真的只是根据个人喜好不同判定的吗?还是存在普遍的标准?

阿郎,写字阅读看电影

当我们去说一个电影的好、坏时,起码还是要了解一些基本的电影语言,去了解镜头移动要表达什么意思等等,但是我不希望进入到创作者的世界,当你了解了一个基本的镜头语言的功能之后,我希望进入到自己的世界,而不要被导演或者被其他的创作者干扰。

当年陈凯歌也问我,他说你们有没有判断错的时候,或者电影不知道怎么判断是好还是不好?我说如果遇到那个时候我就告诉我的同事,尊重自己的生理感受。当你在电影院里你想掏手机玩了,当你想打瞌睡了,那就是导演的技术出现了问题,不是你出现了问题,它让你走神了,它没有一直抓着你。

还有一点,我有时候看很重要的电影时,我会做一点点功课,会了解一下这部电影讲述的时代背景,或者是导演创作的一个背景,这有助于理解这个时代,比如《让子弹飞》,基于北洋军阀时代背景的了解。用半个小时,先做这个功课,然后再去看那个电影,你就会产生很有意思的回应,这是特别好玩的一个事儿。

当然还有一点,我也遇到很多,包括一些著名的影评人、媒体老师,特别痛苦的一点,他们到了电影院,黑屏之后开始放电影了,他就把手机掏出来一边看手机一边看电影。觉得互相干扰。要不就出去直接看手机,或者直接在看电影。但是你也会发现,手机进入电影院这个事儿已经是全世界的事情,光靠观影文明,光靠道德,是解决不了的。

那么有时候要依靠技术的手段、电影的手段去解决问题。这就是主创和手机争夺观众的注意力的一个过程,所以《让子弹飞》做的比较好的地方,就是紧张的镜头,快速的剪辑,像暴风雨一样暴力的语言,你不能拿手机是不是?而且还是一个喜剧。这也是挺好玩的一个过程。

好电影都是一样的,烂片有各的烂。

在判断烂片上,我的经验是这样,首先有一个很直观的东西,就是你先看一下,起那些非常奇怪的名字的电影,用一些非常奇怪的符号代替的电影,它一定是个烂片。还有一点,如果这位导演,你看看他以前拍的片子,如果他拍过三部烂片,基本上你再看他的片子基本就没法看了。

要知道还有一种,因为现在的社交平台比较多,导演和主创们发声的时候比较多,当导演经常发一些比较「夸张」的言论时,你可以不用看了。因为你要知道电影创作和其他的创作是不同的,导演是创作的驱动,他代表了看世界的角度、方法、情感。如果这个人本身是一个邪恶的人,他的电影高尚也是假高尚,也是装孙子兵法那种,永远是装不住的。几部电影里装住了,后面几部电影里面肯定会也会露馅了。

好电影它有一个特征,它的原创性比较强。什么好电影,要讲述的那个事很微小,但用一个很复杂的方式去讲述。比如一直被讨论来讨论去的《盗梦空间》,故事很明白,一句话两句话就说清楚了,还有《星际穿越》,说的是一个非常浪漫的想法:整个宇宙的未来,人类的命运,藏在我小女儿的书架。但电影用了一个那么复杂的方法去讲述。

而烂电影,比如《非凡任务》,黄轩主演和那个段奕宏主演,导演是香港导演。是一个卧底的故事,你看他拍卧底还是传统方法,非常老旧的。这边开车把手伸出来,用摩斯密码在车门上敲打摩斯密码,后边人看,来传递信息。还有最古老的香港七八十年代的方式,在那个人手机上按点字,把手机塞兜里,扔大海里头。拜托,这都 2000 年了,21 世纪了,还有那种方式传播,太可笑了。

但是他为了显示这个电影很复杂怎么办?加线,每个人后面都有一条线,你会发现每一条线讲的都很弱,导致了你对这个电影非常的没有兴趣,每一条线都很弱,很多线放在一起还是弱的。就好像是你不会摄影,但是你把相机调到一个制式,觉得我拍 800 张,我就不相信挑不出一张好的。对不起,你在一个错误的模式下,你拍 800 张,你拍 8 万张也是烂的,也挑不出一个好的。

反倒是用一个非常复杂的方法讲一个简单的故事,比如还是以《非凡任务》举例,假如就讲一条线,就讲一个卧底的故事,但是如果能把这卧底的方法、原因,传递情报方法讲得非常好,非常紧密,我们也觉得很牛。这就是有趣的地方。

除了那种叙事以外,还有一种就是影片的主题表达。例如《谍影重重》,讲的就是一个特工的遭遇,执行任务失败,然后失忆。 它讲述的是主角需要面对自己曾经不是一个很正直的人,或者说是个工具,这样一个不堪的事实。其实它讲的是自我挣扎,这是人类永恒的一个困境,「我是谁」。

但是和《非凡任务》不同,他这样一个简单的命题,用一种非常复杂的方式讲述出来,创造了一个非常独特的美学。我们经常说看这部电影非常的过瘾,那种独立的手持摄影的风格特别好,不光是这样,手持摄影其实是为主题、为世界观服务的。

世界观被重新解读了——间谍。

以前的间谍源自于 007,人中龙凤,都是那种肖恩康纳利或者布鲁斯南那种人。穿着英国的手工西装,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高科技小玩具,全是伟大的英国人民工业革命带来的技术,整个全英国都在帮助他们。007 消灭对手都用激进的方式,比如抢一个车,跟别人在飙车,他抢的是什么?抢的是苏联的坦克。

而这时候《谍影重重》把伯恩回归到了一个人,间谍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在于藏,扔到人群里,不被发现。所以说他选择了马特·达蒙那种非常非常平凡的长相。还有一点,打架的时候绝对不像 007 那么张扬,一定是快速解决,人群还没有发现,我就把对手解决掉消失了。他抢的车都是那种小破车,都是这种感觉。

和 007 不一样,007 是永远镇定、永远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不变色,打了一场世界大战,西装连褶都没有,头发连乱都不乱。反倒是手提摄影传递的是什么呢?一种不安,恐慌,一直在奔跑。

像导演三池崇史的电影《十三刺客》也是,140 多分钟,有一多半的时间在战斗,打得太过瘾了,作为任何一个男性观众都没有办法不喜欢。

当然,打斗多的片子也不少见,但是这个电影在打斗的过程当中,人物的性格、经历、人物关系、故事还在不断地被营造出来,不是为了打而打,这个是最可贵的一点。

最近看完新版的《小妇人》,感觉这世界真美好。一个电影能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尤其在疫情这种大环境之下,也是非常了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