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除了人类,还有哪些动物会吃辣?

onkelramirez1 / CC0

除了人类,还有那些动物会吃辣吗?

苏澄宇,动物科学 / 动物营养 / 冷门问题收割者

比如下面这位:树鼩。


树鼩(学名:Tupaia belangeri),主要生活于热带和亚热带森林、灌丛、村落附近,其外形酷似松鼠。因此,城里人多以为是松鼠,而乡人则直呼为“屎鼠”,这个惹人嫌的名字,都源于树鼩经常没事跑人家里偷食果蔬,甚至偷食鸡蛋的习惯。

树鼩 (图源:Wikipedia)

树鼩的长相类似松鼠,但其实和灵长类动物有着很近的亲缘关系,某种意义上,这种鼠头鼠脑的动物算是人类的亲戚。树鼩一直有被观察到喜欢吃辣椒,这和其他哺乳动物避辣不及的行为不大一样。在前不久,一组来自中国的研究团队搞清楚了树鼩嗜辣的原因。

研究人员先把树鼩关进了一个笼子里,然后投辣椒给它吃,发现树鼩不仅不拒绝辣椒,还啃得十分开心。研究人员甚至观察到,树鼩有一点越辣越喜欢的趋势。

相比之下,小鼠表示还是算了。在实验中,随着食物中辣椒素的浓度增加,小鼠讨厌辣味食物的程度也随之增加。

小鼠和树鼩对不同辣椒素浓度的食物的摄取量。100μm 是很高浓度的辣椒素,一般人是受不了的。(图源:Molecular mechanism of the tree shrew’sinsensitivity to spiciness)

为什么树鼩能吃辣?

研究人员观察到了树鼩爱吃辣的行为后,就开始做进一步的研究,研究的第一个对象就是它的辣味感受器 -- 香草素受体亚型 1 跨膜受体(TRPV1),这是哺乳动物能够感受到辣味的原因。

TRPV1 是离子通道类型的受体,它被热、质子、物理磨损刺激时将允许阳离子穿过细胞膜,导致去极化。去极化作用又产生动作电位。因此,辣椒素分子与 TRPV1 受体结合后,产生类似过热或物理磨损的感觉,这就解释为什么辣椒素的辣味被描述为烧灼感。

TRPV1 结构示意图 (图源:Wikipedia)

果不其然,在研究了树鼩的 TRPV1 后,发现这一离子通道很少被辣椒素激活,很少被激活的原因在于树鼩可以产生不同的氨基酸,使辣椒素很难与受体结合,从而部分阻断了辣味传递的离子通道,大脑也就感受不到辣的信号了。换句话说,这些小家伙不知道辣是一种什么感受。

但研究人员发现,虽然树鼩能吃辣,但是有选择性的,树鼩偏爱于一种叫苎叶蒟(Piper boehmeriae-folium)的胡椒

苎叶蒟(Piper boehmeriaefolium)(图源:Wikipedia)
小鼠和树鼩对各类辛辣食物的喜好 可见树鼩对苎叶蒟不是一般的喜欢 (图源:Molecular mechanism of the tree shrew’sinsensitivity to spiciness)

唯独偏爱苎叶蒟

因为苎叶蒟是一树鼩生活地方的从古至今就存在的一种植物,为了生存,为了扩大菜谱,树鼩逐渐适应了苎叶蒟中含有的辣椒素类似物,对其敏感程度就逐渐降低。久而久之,这种适应辣的特性就印刻在了基因上,一代代地遗传了下来。

而辣椒在中国的种植还不到四百年,这也是树鼩不爱其他辣椒的原因,它们还没有适应吃其他的辣椒。


不仅吃辣还喝酒?

除了爱吃辣椒,树鼩还爱喝酒。在 2008 年,一个德国科学家组成的考察团队,在马来西亚南部的一个热带雨林中发现了一种爱喝酒的树鼩。

树鼩和猪马棕榈 (图源:Chronic intake of fermented floral nectar by wild treeshrews)

这种树鼩喜欢从一种名为“玻淡棕榈 (Eugeissona tristis)”的植物上吸取液体,这种液体所含酒精成份与啤酒差不多。尽管这种液体的度数很低,但树鼩几乎每日大量饮用,而且喝完之后还能保持头脑清醒,走道不打弯。

据研究人员推测,这种树鼩早在 5500 万年前就开始喝酒了,远远早于人类的饮酒历史,当然它们不是专门找酒精来喝的,只不过它们主要食物花蜜里含有较高含量的酒精,大概相当于一瓶啤酒的酒精含量吧。(据称在美索不达米亚原始文明时期,公元前一万年)。

这种又能吃辣还能喝酒的树鼩,你怕了吗?

参考文献:

zh.wikipedia.org/wiki/%

Molecular mechanism of the tree shrew’s insensitivity to spiciness

pnas.org/content/105/30

科学网 - 世界最早喝酒动物笔尾树鼩 有 5500 万年饮酒史

zh.wikipedia.org/wiki/%

Curiosities: Why can birds eat hot peppers?

J. C. Thresh (1876) "Isolation of capsaicin," The Pharmaceutical Journal and Transactions, 3rd series, vol. 6, pages 941–947;

本文由科普中国融合创作出品,苏澄宇制作,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中心监制,“科普中国”是中国科协携同社会各方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科学传播的科学权威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