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小事 · 和平离婚是怎样一种体验?

CJ / CC0

和平的分手是怎样一种体验?

匿名用户

上上周刚办完离婚。

晚上她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睡觉还是有点害怕,害怕衣柜里有可怕的东西,我安慰了很久,像以前那样哄她,说里面都被你的衣服挂满了啊,鬼在里面岂不被压成纸片人吗?她笑着说你就知道骗我,骗了我四年现在还在骗我,我说对,我就是个骗子。

然后她说这周末要去脱毛,还要再做一下眉毛,我说你别再把眉峰弄得那么粗了,她说好。她又说同事张罗着去黄河徒步,要买一双新运动鞋了,我说我前一阵还在网上看过,有几款我觉得挺合适回头链接发给你。她撒娇,不,就要你给我买,我说行,那我直接给你买。

就这样聊了很多,跟之前还在一张床上时睡觉前聊天一样。

我心里很难受,很难受。

我们经历了吵架、摔砸、说狠话、分居、和好、又吵架、冷战、又和好,最后走到了和平分手。

直到离婚。

现在牵绊着我们的只剩下不舍了。

这种不舍很绝望。

我仍然能在她身上获取到温暖与关怀,她仍然能得到我的温柔与呵护,但我们就带着这样的余温走向了感情的绝路。

还有比这更绝望的吗。

我还爱她吗?我觉得不爱了,她让我失望了一次又一次,但我打心眼里希望她好,虽然只能接受为此就要离开的现实。

她真的不爱我了,我了解她,她的语言,态度,眼神,我太懂她了,她不爱我了。

我们不争吵了,也不指责了,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彼此最后的好感,虽然不久之后就会消失。四年来养成的习惯和依赖会被改变,被克服。不舍与不甘会被其他情绪替代。

但这个过程真的太痛苦太痛苦,什么叫不死也被剥层皮?我感受到了。

我希望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永不分开。

没想到这个回答勾起了那么多朋友的伤心,在此表示抱歉!

同时也看到有些朋友有些疑问:为什么看起来还关心却一定要分开?或既然分开了为什么还留有温存?

我想了想,我觉得是这样的。

我们从认识到结婚两年,从结婚到离婚四年多一点。

结婚前,我们同居了差不多一年,从同居开始,我相信我们都已经坚定不移的把心放进肚子里的准备好了走入婚姻,我确定,那时的我和她都坚信我们肯定会携手一辈子,我们是天底下最合适的两个人,任谁离婚都不会轮到我们。后来结婚也顺顺利利,双方家庭家长也没有任何意见。

但是现在回想,我发现我们并不像想象得那么合适,我们的三观还是有大大小小的些许不同,这在婚前其实已经有所体现,但我们都选择不去解决这些问题,因为谁也不会想到这些问题能发展成后来的矛盾点与爆发点,我们也都属于那种面子薄又害怕争执的性格,所以很多矛盾其实是在心里生根发芽了,但面对美好的生活,谁也没有勇气和胆量把事情挑明或把矛盾深化到本质上而去直面的解决,因为那可能面临着更凶恶的矛盾与争吵。

其实结婚后我们都变了,如果说婚前的我们是迎着朝阳携手奔跑的阳光男女,婚后的我们慢慢变成了烈日下躲在阴凉里一身臭汗的油腻夫妻,都有了一点认命后的得过且过,从此,她开始嫌弃我不够上进贪玩怠惰,我开始指责她不做家务又懒又馋。但我们都觉得这是安全的,我们被围在婚姻的围栏里,我们觉得任谁怎么折腾,围栏都不会倒塌,于是,我们不再像婚前那样把争吵停止在点到即止,我们开始在自认安全的范围内将问题刨根问底,把矛盾一层又一层的剥开,反正不会离婚,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大家都把问题解决解决。

但这就是这个悲伤结局的开端,当问题一点点的挖到本质上,绕开了彼此曾经的让步和妥协后,发现原来对方居然是这样的人。

于是接下来就是更猛烈的指责与批判,我们都想改变对方,都想让对方改变想法,但是一个人的核心哪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呢。然后就是不停的失望与抗拒,你不改我为什么要改,既然你行你素那么我行我素,然后冷战,然后和好,再争吵,再冷战,再和好,每次和好我们好像都更小心一些,看起来改变了一些。但这一切的代价都是感情,有些改变只是看起来 ,和好也只是无奈的让步。

如果我们都能在矛盾中不那么争强好胜,那真正的改变也许真的有可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开始想到离婚这个想法上的,但我知道,当她哭泣时我开始厌烦,当她示好时我开始麻木,当她决绝时我开始不再阻拦时,她已经开始在真正意义上离我远去了。

经历过这些后,我们都对婚姻都有些失望,日子还过着,但共同的目标已经慢慢失去。

我妈说,如果你们再多处两年或者有个孩子,你们可能也没那么容易离。是的,对感情失望后,为了孩子,为了曾经更长时间高昂的感情投入,也许可以继续得过且过,但没有了感情的压舱物,婚姻这艘巨轮其实也很脆弱。

我们都还年轻,也许我们都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吧。当这个想法开始出现时,离婚已经不可逆转了。

但感情是真实存在的,曾经的幸福也是发自内心的,与恋爱不同,我们从决定结婚起像两颗各自坚硬的树木,纠缠着融入着长在了一起,无数枝条缠绕着,互相托扶着。但毫无保留的结果就是无路可退,我们在感情上除了彼此并无其他托付,当最坚硬的核心开始碰撞并发现怎么也无法融合后,我们只能选择从对方身上慢慢抽离。

但枝条太多,抽离太疼。

离婚前我曾问她,我们还能做朋友吗?我们还能联系吧?她冷淡的说,别了吧,没必要。

但离婚后第三天凌晨,她打电话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沉默的抽泣时,我的心疼得像被放在铁板上煎烤,我希望她大哭一场,骂我一顿,歇斯底里的发泄一下,但我知道她的眼泪早在之前就已经流干了,她的情绪早已宣泄光了,剩下的只有疼。

我们没有办法,我们为了彼此,为了婚姻改变了太多,无论干什么,无论走到哪,都是她的影子。

当我看着只有孤零零一个的牙刷时,当我去超市走过零食区时,当我一个人过马路手心空荡荡的时候,我无比的想她。

我们曾经毫无保留的付出变成了此刻的钻心疼痛。

不想写了,祝你们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