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给孩子进行性教育会不会诱导孩子尝试性行为?

北师大儿童性教育

以一位母亲的提问为例:

我家女儿 7 岁了,我从小一直用坦荡不回避的态度对她进行性教育,小学学校里没有开展性教育,我在淘宝上买了《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给她看,她也很喜欢,对于生命的起源,男女的生殖器官,怀孕都有了解。我现在的疑惑是:把这些东西这么明确直白地告诉她,会不会不太好?有时她很坦荡地把这些话说出来,反倒是我们大人感觉尴尬。另外,读本中五年级讲到自慰,六年级讲到性交以及安全套,是不是太早了,会不会导致孩子跟着书本上教的内容过早地发生性交行为?

性教育为什么需要“明确直白”?

小学教这些内容,是否太早?

性教育是否会导致孩子提早发生性交行为?

接下来,让我们为您一一解答。


////////// 


一、性教育,什么时候开始?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对孩子从小进行性教育是有必要也是正确的做法。性教育的内容,则应该与各年龄阶段孩子的发展需求相适切,这也是全面性教育的“适龄性”。

以儿童对性别的认知为例,科尔伯格将孩子对性别的认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当儿童 2~3 岁的时候,他们能够正确地指出自己的性别;3~5 岁时,儿童逐渐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人的性别是不会随年龄的增长而改变的;5~7 岁时,儿童能认识到一个人的外貌或活动的变化与性别无关,即开始了解性别的本质区别。

然而,在这个逐步发展的认知过程中,孩子并不会“无师自通”,需要有父母的陪伴和引导,帮助孩子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体和性别[1]。

其实,在孩子出生的时候,性教育就已经开始了,孩子需要来自直接抚养人的关爱和温暖,已获得安全感和幸福感。当孩子问“我是从哪里来的”、“男孩女孩有什么不一样”的问题时,他们便有对于性教育的更加明显的需求了。

那么,孩子通常多大会对“我从哪里来”问题产生兴趣?一项调查显示,据父母回忆,22%的孩子在 2~3 岁间问父母这个问题。40%的孩子在 4~6 岁间询问。也就是说,62%的孩子在 6 岁或 6 岁以前就会思考并问出生命起源的问题。这也就意味着,孩子需要父母和他们聊“性”,这个话题[2]。

作为父母,应当为孩子尽可能科学、理性地解答与性有关的问题,抓住儿童身心发展的关键时期,给他们正确的引导。性话题谈的越早,越会使孩子在一种非常自然、舒适、温馨的家庭氛围中感受到探索生命奥秘的乐趣和生命本身的可贵,对“性”形成科学、健康的理解,免受复杂社会信息的干扰。

二、什么是全面性教育?

对于性教育有一些误解也是正常的。许多父母担心自己的孩子接受性教育,是否会因为了解相关知识,而提前尝试性行为。

首先我们应当强调,我们十分倡导和不断推进的是全面性教育。

全面性教育是什么?

联合国《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修订版)对全面性教育的定义是:全面性教育(Comprehensive Sexuality Education,CSE)是一个基于课程,探讨性的认知、情感、身体和社会层面的意义的教学过程。其目的是使儿童和年轻人具备一定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观,从而确保其健康、福祉和尊严

全面性教育培养相互尊重的社会关系和性关系,帮助儿童和年轻人学会思考他们的选择如何影响自身和他人的福祉,并终其一生懂得维护自身权益。

也就是说,全面性教育,不仅仅是关于性行为、怀孕等性的知识的教育,还包括家庭与亲密关系、人际交往、性生理与心理、身体尊严、许可、生活技能、性别平等、性与生殖健康、性侵害防护等诸多议题[3]。

父母在对孩子进行性教育的时候,要认识到性教育不是“性交教育”,不要谈“性”色变。

此外,全面性教育不等同于性刺激。

引用美国雷婉医师的话:

“性教育的文字与猥亵的文字是有着一大段距离的,猥亵的文字是诉诸情欲的故作不必要的动情描写。性教育的文字诉诸理智,是客观的、冷静的,只把你所必须知道的科学的事实告诉你。读了性教育的文字使人沉静而清醒,知道应采取的态度和该走的方向。”[4]

三、全面性教育,有什么用?

我们需要明白,性教育很重要的一个作用是为了让孩子了解自己的身体,接纳自己的身体,尊重自己的身体,热爱自己的身体,保护自己的身体,防止性侵害和不安全的性行为,这也是当下很多父母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首先,性教育在防止儿童受侵害方面有着重要的作用,许多儿童在受侵害时不敢发声,更不要说维护自己的权利,如果父母、学校从小就告诉儿童身体有尊严,自己有权利拒绝别人让自己不舒服的身体触摸,教会儿童正确保护自己的方法,那孩子就会少一份遭受侵害的风险[5]。

其次,对孩子进行正确的性教育能够帮助他们形成良好的性别平等观念,平等看待不同性别的人[6];性教育在消除学生对青春期的恐惧、正确看待自己的发育和成长方面起到积极作用;从小对于孩子的性教育能够帮助他们在青春期更好地面对和看待自己身体、生理的变化[5]。

最后,在孩子初次接触性行为之前,了解过相关知识可以帮助他们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减少性暴力和性传播感染的风险。比如,对中学生而言,与他人交往的愿望增强,交往机会增多并带有亲密化的趋势。我们非常希望,每一个个体在发生性交行为之前,都有机会了解性交是怎么回事,发生性交行为有什么结果,需要对这些结果负有什么样的责任,发生性交行为之前需要做好哪些准备,而不是在发生性交行为时依然无知和“单纯”。

由此我们发现,性教育在于让孩子能够更好地了解自己、尊重自己、善待自己,保护自己,与他人建立和谐关系,在性行为方面做出理性的决策。 

四、实证研究:性教育到底会不会导致孩子提前发生性行为?

针对有人担心性教育会导致初次性交时间提前的问题,国际上做了大量严谨的研究。2009 年,联合国发布《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其中引用了一项专门针对性教育对性行为所产生的影响而进行的综合研究,研究的结论是:性教育取得了推迟初次性交时间、降低性交频率、减少性伴侣数量的效果。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接受全面的、科学的性教育并不会增加青少年提早发生性交行为的可能性[5]。

在新修订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中也再次指出,根据 2016 年对性教育实施成果的研究发现,全面性教育具有以下效果[4]:

1 推迟初次性交行为发生的时间
2 降低性交行为发生的频率
3 减少性伴侣数量
4 减少风险行为
5 增加安全套的使用
6 增加避孕措施的使用

由此可以看出,全面性教育并不会导致孩子提早发生性交行为,反而能够让他们对于性交行为的发生和性对象的选择等有清醒的思考。

现实生活中,纵观世界各国的性教育情况,尽管由于社会文化背景的不同,各国开展性教育的内容、方法都有不同,但均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性教育开展较早的瑞典,从幼儿园开始到高中有一套系统完整的性教育内容体系,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自 1976 年开始,瑞典少女妊娠和人工流产数量明显下降,性传播感染和性犯罪发生率也逐步减少,“少女妈妈”几乎完全消失[7]。

瑞典自开展学校性教育以来,全国的性传播感染率逐年降低,少女怀孕和人工流产现象明显下降,青少年的性犯罪也大幅度减少。这不仅有利于青少年身心的健康发展,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瑞典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促使瑞典成为性文明国度[7]。

在荷兰,性教育对于青少年来说是触手可及的,父母在家庭里很早就坦诚地跟孩子谈性,学校有性教育课程,社区有专门的性与生殖健康咨询与服务、街区有宣传性与生殖健康的橱窗和性文化商店,电视台专门开设有性教育的频道等。荷兰的青少年非意愿怀孕率和流产率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10~19 岁人群中性传播感染(包括艾滋病病毒)的感染率和患病率也很低[8]。

2005 年以来,Rutgers 和 Soa Aids Netherlands 对荷兰 12~25 岁青少年每 5 年进行一次调查,2017 年的代表性样本有 21000 人。这些调查涉及性健康的各个方面,以及相关的态度和行为,包括对性知识和性信息的需求、价值观、性倾向、性别认同、性行为经验、性暴力、避孕措施、与父母的关系等。调查中值得注意的结果之一是:荷兰青少年的性行为是逐步发展的。

逐步发展的性行为是指发生性行为分成了几个阶段。青少年发生性行为的第一阶段是亲吻,而根据调查显示,青少年与对方亲吻过后,并不会很快开始性交行为,性交行为通常会发生在亲吻行为三年之后。性行为通常是青少年表达自己对他人爱意的一种方式,而不仅仅是出于性欲,青少年认为性行为的发生是可控的。荷兰的性教育,除了基础的生理知识,更多的是赋予青少年掌控自己身体、拒绝他人的权利。

采用逐步发展性行为的青少年,在发生性行为时会面临更小的风险。在受访者中,90%的女性受访者和 94%的男性受访者表示他们享受性爱。

青少年采用逐步发展的性行为模式也与多方面的因素有关。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成年人和教育工作者承认青少年是可以独立决策自己性行为的人;此外,父母和教育工作者的开放态度,和与青少年的坦诚沟通也有助于青少年进行选择。荷兰在推进性教育的工作中也曾遇到了“性教育是否会使青少年过早发生性交行为”这样的疑问,但是调查的数据已经说明了一切[8]。

还有世界教育一流的国家芬兰。芬兰在 20 世纪 60 年代,青少年的非意愿怀孕和非婚生子达到了高峰,这一现象引起了政府的高度关注。

随后,芬兰开始推进性教育的实行,具体措施有:政府为青少年提供可及的生殖健康服务,提供免费的性教育出版物,利用新闻媒体为青少年进行性教育的宣传,推广使用避孕套和口服避孕药等。这些干预措施所取得的效果也是十分明显的,在 60 年代后期到 70 年代初,青少年女性中发生第一次性行为的年龄急剧下降[9]

1970 年起芬兰的学校在官方推动下开设了性和关系教育课程,在 70~80 年代间,性教育的视野不断开阔,性教育的最低标准也得以颁布。结果表明,青少年的性知识有所提升,且未成年怀孕率出现了下降。在 2006 年对芬兰 339 所学校的调研显示,性教育中最重要的部分是教会孩子们如何表现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并提供给他们正确的知识[10]

这些都为性教育不会诱导青少年发生性交行为提供了证据。

性贯穿人的一生,儿童青少年都会对性有好奇和探索,但正确科学的性教育并不会诱导他们提前发生性交行为,而是让他们了解自己有掌控自己身体的权利,在发生性交行为之前,获取科学的知识以保护自己和保护他人。

父母不用太过担心。相信在全面、科学的性教育引导下,每一个孩子都可以认识自己的身体,尊重别人的选择,在每一次决策时,能有清醒的判断和思考,不害怕,不盲目,做出正确的选择。 

参考文献

[1]孙纪玲.我国儿童性教育存在的问题与策略探究.现代教育科学, 2011 (02):47-48.

[2]刘文利.什么时候跟孩子谈性.学前教育,2007(11):11.

[3]UNESCO.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2018.

[4]高亚兵,骆伯巍.论青少年儿童性教育的误区.教育研究,2002(01):76-79

[5]刘文利.关注儿童性教育.江苏教育,2018(16):54-55.

[6]赖珍珍,胡玥,刘文利,马迎华.小学三年级流动儿童性教育课程效果评价.中国学校卫生,2015,36(08):1150-1153+1157.

[7]何相材.瑞典学校性教育的特点以及对我国的启示.文学教育(上), 2016(09): 180-182.

[8] van der Doef Sanderijn, Reinders Jo. Stepwise sexual development of adolescents: the Dutch approach to sexuality education. Nature reviews. Urology,2018,15(3).

[9] 付伟,沈海屏.芬兰的青少年性教育.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2004(04): 203-204.

[10] Kontula, O. (2010). The evolution of sex education and students' sexual knowledge in Finland in the 2000s. Sex Education, 10(4), 373-386. 


作者丨刘文利 刘憬

编辑丨方世新 余涵萱 罗方丹 刘文利

图源丨包图网 北大法宝 UNESCO

排版丨 Tenlossiby

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 出品

这里是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我们专注于儿童的全面性教育,致力于让所有父母、老师都知道如何帮助孩子正确、全面地认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