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大误 · 《封神榜》入侵《西游记》,哪边胜算大?

《西游记》

《封神榜》入侵《西游记》,哪边胜算大?

萝卜大元帅,致力于棘龙保护事业

有诗云:“一气三清势更奇,壶中妙法贯须弭;移来一本还生我,运去分身莫浪疑。诛戳散仙根行浅,完全正果道无私;须知顺逆皆天定,截教门人枉自痴。”

且说如来佛祖殄灭了妖猴,即唤傩、迦叶同转西方极乐世界。时有天蓬、天佑急出灵霄宝殿道:"请如来少待,我主大驾来也。"佛祖闻言,回首瞻仰。须臾,果见八景鸾舆,九光宝盖;声奏玄歌妙乐,咏哦无量神章;散宝花,喷真香,直至佛前谢曰:"多蒙大法收殄妖邪。望如来少停一日,请诸仙做一会筵奉谢。"如来不敢违悖,即合掌谢道:"老僧承大天尊宣命来此,有何法力?还是天尊与众神洪福,敢劳致谢?"玉帝传旨,即着云部众神,分头请三清、四御、五老、六司、七元、八极、九曜、十都、千真万圣,来此赴会,同谢佛恩。又命四大天师、九天仙女,大开玉京金阙、太玄宝宫、洞阳玉馆,请如来高坐七宝灵台。调设各班座位,安排龙肝凤髓,玉液蟠桃。正饮宴间,只听得半空中一派仙乐之声,异香缥缈,板角青牛上,坐一圣人,有玄都大法帅牵住此牛,飘飘落下来,落在凌霄宝殿前。怎见得?有诗为证:

“不二门中法更玄,汞铅相见结胎仙;未离母腹头先白,才到神霄气已全。室内炼丹搀戊己,炉中有药夺先天;生成八景宫中客,不记人间几万年。”

来者正是老子,老子道:“谢题主邀,今日贫道从《封神》中来,特意要灭灭你们《西游》的威风。那上首坐着的不正是佛陀?想当年我化胡为佛,实是后生小辈,今日却作的席尊,可见《西游》无人矣。”如来双手合十不语,这面转出太上老君说道:“你莫要口出大言,勿小觑我《西游》。”却说太上老君上居三十三层离恨天,这日为何犯了颠痴,只因题主不管饭耳。老子道:“久闻你乃开天辟地之祖,今日相见,正好决个雌雄!” 正是:

元始大道今舒展,方显玄都不二门。

老子将青牛一拍,往西方兑地,来至南天门下,将青牛催动。只见四足祥光,白雾紫气,红云腾腾而起;老子又将太极图抖开,化一座金挢,昂然入南天门来。老子作歌曰:

“玄黄世兮拜明师,混沌时兮任我为;五行兮在我掌握,大道兮渡进群贤。清净兮修成金塔,闲游兮曾出关西;两手包罗天地外,腹安五岳共须弭。”

话说老子歌罢,直入门来。太上老君见状,不欲争先,来到南天门后,见他如何施展。老子大笑曰:“汝少得无礼,看我扁拐!”劈面打来,太上老君见状,不及躲闪,天灵盖受了一下,打得三位真火齐出,捂着鱼尾冠,道:“武器兵刃,全是后辈所用,你我只赌斗法宝。我也不与你交兵,我且叫你一声,你敢应我么?”言罢,解下紫金红葫芦,道把葫芦底儿朝天,口儿朝地,叫声:“老子!”老子见状大笑,想道:莫叫一声就是叫三万声,又有何惧?乃作歌曰:“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仙音隔陇闻;辟地开天为教主,炉中炼出锦乾坤。” 飕的那葫芦却要吸老子,原来那宝贝,那管甚么名字真假,但绰个应的气儿,就装了去也。老子顶上现出玲珑宝塔,在空中那怕他葫芦;这宝塔葫芦斗在上空,好斗,只见:

风气呼号,乾坤荡漾;雷声激烈,震动山川。电掣红绡,钻云飞火;迷日月,天地遮漫。风刮得沙尘掩面,雷惊得虎豹藏形;电闪得飞禽乱舞,雾迷得树木无踪。那风只搅得通天河波翻浪滚,那雷只震得南天门地裂山崩;那电只闪得凌霄殿众仙迷眼,那雾只迷得芦篷下失了门人。这风真有推山转石松篁倒,这雷真是威风凛冽震人惊;这电真是流天照野金蛇走,这雾真是弭弭漫漫蔽九重。

老子自思:他只知仗他道术,不知守己修身,我也显一显玄都紫府手段,与他看看。把青牛一拍,跳出圈子来,把鱼尾冠一推,只见顶上三道气出,化为三清,老子复与老君来战。只听得正东上一声钟响,来了一位道人,戴九云冠,穿大红白鹤绛绡衣,骑兽而来,手仗一口宝剑,大呼曰:“李道兄!吾来助你一臂之力!”太上老君认得,随声叫道:“那道者可是上清灵宝天尊?”道者答曰:“吾有诗为证:

‘混元初判道如先,常有常无得自然;紫气东来三万里,函关初度五千年。’”

道人作罢诗曰:“吾乃上清道人是也。”仗手中剑来取。只听得正南上又有钟响,来了一位道者,戴如意冠,穿淡黄八卦衣,骑天马而来,一手执灵芝如意,大呼曰:“李道兄!我来佐你共伏太上老君。”把天马一兜,仗如意打来。太上老君道:“来者可是玉清元始天尊?”道人曰:“听我道来。诗曰:

‘函关初出至昆仑,一统华夷属道门;我体本同天地老,须弭山倒性还存。’

吾乃玉清道人是也。”正北上又是一声玉磬响,来了一位道人;戴九霄冠,穿八宝万寿紫霞衣,一手执龙须扇,一手执三宝玉如意,骑地狮而来。大呼:“李道兄!贫道来辅你共破南天门也!”太上老君又见来了这一位苍颜鹤发道人,太上老君道:“来者定是太清道德天尊。”道人曰:“你听我道来:

‘混沌从来不计年,鸿蒙剖处我居先;叁同先天地玄黄理,任我傍门望眼穿。”

吾乃太清道人是也。”

此是老子气化分身之妙,一起化三清,迷惑太上老君故。只闻太上老君笑道:“汝等不在安天大会陪席,来这里作甚?”三清见本尊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正在席间,听太上老君识破变化,却收了法相,各归本位。有道是:

“混元体正合先天,万劫千番只自然。

  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

  炉中久炼非铅汞,物外长生是本仙。

  变化无穷还变化,三皈五戒总休言。”

究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且说老子见太上老君破了他法相,须弭山红了半边,修行眼双睛烟起,大怒叫道:“你有甚法力,竟能破我道法!且吃我一扁拐!”劈面打来,太上老君见此,念动真言,一根勒袍的带随言变化,刷喇的要来捆老子。老子笑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取风火蒲团祭起空中,命黄巾力士将风火蒲团把幌金绳卷去了。太上老君见老子收了幌金绳,急切慌乱,却要取净瓶来收老子。老子见到,命黄巾力士将昆仑山搬起,却要来压老君。太上老君以手一指,昆仑山复归本位。老子不忿,却有移东海水来淹老君。太上老君将净瓶举起,将东海水尽皆装入,复归腰间。

太上老君道:“我且让你数次,全不知进退,休怪,休怪。” 右手伸于项后,取出芭蕉扇子,望东南丙丁火,正对离宫,唿喇的一扇子,搧将下来,只见那就地上,火光焰焰。原来这般宝贝,平白地搧出火来。熯天炽地,烈火飞腾。好火:

那火不是天上火,不是炉中火,也不是山头火,也不是灶底火,乃是五行中自然取出的一点灵光火。这扇也不是凡间常有之物,也不是人工造就之物,乃是自开辟混沌以来产成的珍宝之物。用此扇,搧此火、煌煌烨烨,就如电掣红绡;灼灼辉辉,却似霞飞绛绮。更无一缕青烟,尽是满山赤焰,只烧得万年松翻成火树,不凋柏变作灯笼。那天上中麒麟贪性命,西撞东奔;这空中凤凰惜羽毛,高飞远举。这场神火飘空燎,只烧得南天门干遍地红!

老子不慌,将离地焰光旗祭起,霎时间护住自身,赞道:“好宝贝!”发起狠来,祭起无限法宝,劈面来打老君,两位圣人在南天门打作一处,众人都看呆了,好斗,只见:

“老子怒,老君颠,万千法宝闹门前。碧天振动斗牛宫,争些刮倒森罗殿。五百罗汉闹喧天,八大金刚齐嚷乱。文殊走了青毛狮,普贤白象难寻见。行商喊叫告苍天,梢公拜许诸般愿。烟波性命浪中流,名利残生随水办。仙山洞府黑攸攸,海岛蓬莱昏暗暗。天蓬因把嫦娥揽,卷帘碎了琉璃盏。王母正去赴蟠桃,一风吹断裙腰钏。二郎迷失灌州城,哪吒难取匣中剑。天王不见手心塔,鲁班吊了金头钻。雷音宝阙倒三层,赵州石桥崩两断。一轮红日荡无光,满天星斗皆昏乱。南山鸟往北山飞,东湖水向西湖漫。雌雄拆对不相呼,子母分离难叫唤。龙王遍海找夜叉,雷公到处寻闪电。十代阎王觅判官,地府牛头追马面。唿喇喇,乾坤险不炸崩开,万里江山都是颤。”

这厢老子见一时难胜,卖个破绽,却将那太极图抖动,化作兜率宫,困住老君。老子见老君被困,大笑作歌道:

“混沌未分盘古出,太极传下两仪来。

四象无穷真变化,老君此际丧飞灰。”

所谓忙者不会,会者不忙,太上老君捋起衣袖,左膊上,取下一个圈子,只一声,便收了太极图,复归南天门。老子气的三尸神咋,七窍喷红,大怒道:“这是甚法宝,敢收我太极图?”太上老君道:“这件兵器,乃锟钢抟炼的,被我将还丹点成,养就一身灵气,善能变化,水火不侵,又能套诸物;一名‘金钢琢',又名‘金钢套'。当年过函关,化胡为佛,甚是亏他。早晚最可防身。”老子脸变桃花,取扁拐来打老君。太上老君举起圈子,只一响,又见扁拐套来。老子不忙,吐一口真气,却又化作一扁拐,劈面来打。太上老君见状,丢起金刚琢来打老子,老子祭起焰光旗,射住金刚琢,在天上翻滚,急切不能落下。老子袍袖一展,却收了金刚琢,大笑道:“老官,这圈子姓李了!”太上老君不慌,将芭蕉扇扇动,复收回金刚琢。太上老君道:“你不辨阴阳,不晓五行,如何做得掌教之主!”

老子情切难支,见玲珑宝塔在顶,焰光旗在手,知老君难伤己身,大言道:“汝有何法,尽情使来,莫见笑话。”{太上老君见殿上,玉帝心惊;见席间,如来胆颤。天兵天将如泥塑,三山仙岛若木鸡。心道:总有阴谋论者怀疑道祖我在降服妖猴时放水,却让西方作功业,今朝却让他们看我的手段。本节与正文无关。}太上老君道:“你我一时间难分胜负,若打坏天庭,反是我的不是。不如我等去阴司寻了作者,问个明白。”老子道:“正有此意。”

两位道祖云里雾里,打到阴曹地府,慌得那十代阎君拱手接,五方鬼判叩头迎。千株剑树皆-侧,万迭刀山尽坦平。枉死城中魑魅化,奈河桥下鬼超生。正是那神光一照如天赦,黑暗阴司处处明。地藏王菩萨拱手道:“不知教祖驾临,有失远迎,万望恕罪。”太上老君道:“贫道乃《西游》老君,这位乃《封神》圣人,不知哪个题主,叫《封神》入侵我《西游》,他却只在赏看。贫道有些疲倦,特意来你阴司,请来作者,教他们比试,却定个输赢。”老子道:“如今乃是汉朝天下,二位作者乃是明代人士,如何请的来。”秦广王叩首道:“教祖有所不知,凡是过去,现在,未来魂魄,均由阴司转生,如何见不到。那《西游补》里的齐天大圣,夺了阎罗王位子,还能审问秦桧,拜岳飞为师。教祖所言,甚是容易。”即命判官去带两书作者前来。

判官去不多时,便引来三个人来,众人一看,一是吴承恩,一是许仲琳,第三个拿条乌铁棒,众人不认得。老子见作者来此,大喜道:“你二人便是《封神》、《西游》作者嘛?今日题主有问,命你二人比试,来定夺《封神》、《西游》哪边胜算大,汝等可知?”吴承恩见状,忙拱手道:“小可参见教祖,怎奈小人并非《西游》作者,全是后代人穿凿附会。”乃取《西游》第二十九回来看,道:“‘脱难江流来国土,承恩八戒转山林。’哪个作者回将自己名字放在回目上,还是和一个猪头并列?更何况我一生修儒,更无闲时工于黄芽白雪、取坎填离。《西游》作者,小人实不敢受。”老子道:“《西游》既无作者,便是《封神》该赢。”那厢却跳出一人,舞一条铁棒,叫道:“作者轮流做,今年到我家。我便是《西游》作者!”举铁棒,劈面来打许仲琳,许仲琳哪里敢当,口称认输不敢相抵。那人叫道:“我赢了!”

老子灰心,地藏舒气,太上老君道:“如今方证《西游》,汝当复归《封神》。”恍得老子无言。二道祖离了阴司,回归天庭。{太上老君却将老子收回,自道:“纵使你有千万慧眼,焉能看破我变化之妙?”原来太上老君太初冥昧之前得道,八十一化,化身无穷。把四帝,五方五老,幽冥教主俱瞒过了。本段与正文无关。}玉帝、王母、如来、五气真君、五斗星君、三官四圣、九曜真君、左辅、右弼、天王、哪吒、元虚、阿傩、迦叶正慌乱中,见太上老君骑青牛,悠然归位,心方落定。

有诗为证,诗曰:

  人有二心生祸灾,天涯海角致疑猜。

  欲思宝马三公位,又忆金銮一品台。

  南征北讨无休歇,东挡西除未定哉。

  道门须学无心诀,静养婴儿结圣胎。


2.75元

那时我爷爷一月才挣30元。按知乎年均百万来说,相当于现在7600元。好贵ヽ(  ̄д ̄;)ノ

分享一下我最喜欢的一句话

只要你见性志诚,念念回首处,即是灵山

纵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高屋建瓴,降维打击,莫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