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小事 · 我是一名 90 后城管

HaiRobe / CC0

如何看待城管打电话喊商贩去摆摊的现象?各地的地摊都开始活跃起来了吗?

匿名用户

我是一个城管,一个 90 后的城管。

其实城市管理这一块,涵盖的东西很多,市容市貌管理只是其中一小块。还有包括像违法建设,城市的防洪排涝,道路建设,燃气管理,污水处理,卫生管理等等,还有一些比如油烟、噪音的末端执法。

以上列举的工作,我有做过一些,摆摊只是市容市貌管理中的一项,另外还有小广告张贴,随意乱拉横幅,店外店,随意设立广告牌等等。

为什么会不让摆摊,主要有几点:一是危险,有些摊位直接摆在十字路口的右拐处,还有的摆在城市主干道上,来往车辆多;二是卫生,你别指望摊贩到收摊的时候,会收拾卫生,不会的,今天产生有多少垃圾,那就是多少垃圾,一分不会少;三是阻碍交通,四车道变成一车道,原来设计是时速四十的,现在只能开时速五。

我们接到投诉呢,主要有以下几类人群:一个是摊贩楼上的住户,有些摊点一两点还在烧烤,对了说到烧烤,主要还有油烟飘到楼上的窗户上,辣的气味呛到楼上的住户,半夜不睡觉,打扰楼上住户休息等等;第二个是保洁人员,一个月拿着两千多的工资,摊贩的卫生也不整理,他们也不容易啊,每次摊贩走完,都是一地的玉米叶子,纸张,烧烤的串串枝,然后地上油腻腻的,这些都要保洁人员来清理;三是开车的人,占道占得车都走不了了,明明家就在两百米处,却每次回家都要用上十几分钟。

我知道很多人愤慨,讨厌我们,但是这很多人中,举报的也不少,我能理解那句“我支持摆摊,只要不是摆在我家门口和我要走的地方就行了”,立场的转换,人性如此,每个人这么做我都觉得很正常,摆摊影响我的时候,我就举报,摆摊不影响我的时候,我就骂城管。这种转换的时间也许短到电话里还在举报,网上评论的时候又是不同说法了。

就我个人而言,我支持摆摊,我也时常在想,要是我爸妈,我爷爷奶奶在这边摆摊,我怎么办,我也不想去赶他们,很多人都说,我们执法没有方法,朋友们,城管的职能只是末端的执法,很多东西都是别的部门决策,我们动手,比如有朋友提到的创城,那是文明办主抓,他们没人,我们就负责清理市容。而且城管的工作也不仅仅只是市容市貌,像我上面举的例子,没下雨的时候巡查违建,下雨的时候防汛值班,树木倒伏,抢险救灾,城管也是一支队伍,再比如前段时间的抗疫工作,城管也没有落在人后,真的是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工作太多,时间太少,真的是掐着表干活,所以有时候可能难免急躁了些。

我也有很多想法,想让工作变得更好,我们一直想的都是尽量让大家满意,比如油烟问题,你总不能直接让店家关门吧,那有人就会说一刀切,也不现实,那就整改,要居民满意,那满意的标准是什么?有时候拿出了专业的检测报告,居民也还是觉得不满意,所以我们也是在尽量协调,平衡各方面的满意度。有人又会说这是和稀泥,唉。

然后我现在也确确实实希望有一份文件下达基层,这样我们也有了标准,比如什么时间可以摆,哪里摆。

最后,再说说允许摆摊以后会出现的新问题。我们都知道,即使你划了摊位,那摊贩就会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吗?更何况摊贩越来越多怎么办?让摆还是不让摆,比如划了一条线,只允许在这条线里面摆摊,但是后面来的,怎么办,为了招揽客人,他就会往外面摆,然后又形成了恶性循环,我也见过很多有店面的,在路上还有摊位,问他有店面为什么还出来摆?他说,因为客人不会走进他的店,在外面就买完了,如果不出来摆摊,他就会饿死,小摊贩可怜,那开店的可不可怜,大家都是一样的呀……

我也希望大家能和谐相处,共奔小康,以前我读大学的时候,很喜欢李白,现在很喜欢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我们也有心,也有肝,不是没有感情的冷血机器,我们也能理解底层人民的难处,因为我本身就是出身底层,做的工作也是多和底层打交道,也希望大家能理解城管的难处。

这个工作很难做,容易挨骂,不被理解,所以只要是年轻有为的,都想着跳出去,我也不例外。不过做一天的城管,就干好一天的活,大家越不理解城管,那么进来这个队伍的素质就越差,我的体会就是:吃力不讨好,不论是对上还是对下。

刚进来的时候,我也是一腔热血,想要改变它,后来我发现,实在是太难了,能力有限,只能在能控制的范围内,尽量做好。其他的,能走就赶紧走了。就不用再被质疑有没有拿人好处;不用再被上级押着整市容,也不用被老百姓骂,两边受罪;也不用再被质询暴力执法的问题。

这个答案吧,看看情况我就把它删了,权当一梦吧。

更新一下,本来这段话也已经在中午打在评论里了。首先很感谢大家对我们的理解。然后大家的问题有点多,我总结了几点:一个是执法尺度的问题,大家可能不知道,城管这个职业,用一句通俗易懂的话叫“有孙子,没爷爷”,城管的下限到了乡镇(街、场)一级,但是最高局只是地级市的市局,再往上到了省里就和住建局统归住建厅管理了,有些地方叫城管局,有些地方叫综合执法局,有些地方叫行政执法局,名字都没统一呢,权责和执法尺度都是看当地的规定,再一个中国太大了,城市,城乡结合部,乡镇,沿海,内陆各有各的做法,我没法去评判别人,我只能做好自己;第二个是我的这个回答只是说出我自己的做法,没有代表全部,我也回答末尾说了,我改变不了很大,我只能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内做好自己的事;第三个是有朋友提到的创城,这是一种考评机制,也不是什么“私利”,只要是在单位上班的,不论是正式的还是临时的,都有的,创城期间整治市容,只是创城的一部分内容,其他的工作还多了去了,只是城管这块直面群众,才会有那么多的矛盾,更何况全国文明城市,全国卫生城市,也是倒逼体制去行动,也是为了更好为居民服务。考评机制,奖励机制,都是之前提出来的,为的也是让体制更有活力,有奖有罚才能更好地服务,而且只有今年说不将城市的占道经营列入创城的考评条件,证明以前一直是有的,但我的理解,今年这个是默认,不是支持,不是鼓励;第四个是大家鼓励我不删答案,其实我本来昨天晚上写完了,只是想把它当草稿,因为我知道会惹来很多的评论,也许还会对我产生很多麻烦,不想直接发出去了,所以我赶紧匿名,想着让大家看看就删了,既然大家这么喜欢,那就留着,目前一万多的赞,是我玩知乎以来没有过的,果然毛爷爷说的对,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写出了自己的社会实践,换位思考,体察人性,才能获得认同和支持。

我出身在红色家庭,爷爷的三哥是地下党,爷爷也是为了新中国建设奉献了青春,在我读小学的时候,爷爷总是爱给我讲故事,告诉我不论在什么岗位,都要以群众为重,可惜爷爷已经仙逝多年,很想他。我做城管也是误打误撞进来的。

下面说几个工作中遇到的事,看看就好,认为真的那就是真的,认为我在编故事的,那就当博君一笑了。

第一个故事。我在巡查的时候,发现有个阿姨在路边摆摊,那个路是来回六车道,外面再加两条机动车道宽的辅路,这条路是我们市的交通运输线,限速六十,但是一般都是开八十,她拿了张桌子,摆了三分之一个车道出来,卖水果。协管问我喊不喊,我说这还用说,当然是喊了。然后驱车前往,占用主干道,没得说,危险系数最高,直接让她离开,谁知她眼泪汪汪地对我说,求求你了,领导,因为弟弟得了白血病,弟媳还在坐月子,要不是这样,她也不敢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摆。我看得出来,她很心酸,我也很心酸,一个和我母亲同龄的阿姨,这样求我,我很难受。于是我和她说,这边确实不能摆,很危险,你自己收,不然我等会再绕过来帮你收(例行公事),不这么说,我对不起身上的制服,我也需要维持道路秩序,但是如果真的让我收了她的摊,我的心就变了。那天我就没再过去看,等下班以后,换了衣服,开着私家车再过去,想买点东西帮衬的时候,阿姨已经走了,而且也没有再看过她,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那双眼睛。

第二个故事。也是一个阿姨,摆摊老相识了,我也知道她家困难,大概六十来岁的样子,在村子里的学校附近摆摊,也不算是主干道,但是她总是随身携带两个液化石油气瓶,我们总是叫她不能带液化石油气,家里面做完了再出来,学生太多,要是爆炸了怎么办?说了不下五次了,她总是强调她家里困难,这个我还没有真的动手收,因为她家也确实可怜,但是我这颗心每次一想到那些小朋友可爱的脸庞,总是放不下来。

第三个故事。一个年轻小伙子,摆摊卖西瓜,市容整治有一个月了,总是在十字路口的拐弯处摆摊,前前后后说了大概不下十五次了,那天晚上又重复说了两次,总是我们走他就来,第三次我真的生气了,把执法车直接停在他车子后面,下车二话没说,把称收了(这也许就是一些人眼中,城管什么都没说,一下车就收东西了吧)。第二天,小伙子来中队处理这个事,我们再次给他普法以后,他也觉得摆在那里不应该,就让他把称拿走了。

以上三个故事,我想说的是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如果只是法治,那两个阿姨的摊子根据城市管理条例,早就不在了,那个小伙子的称哪里去拿?如果单纯是人治,那执法尺度在哪里,又会滋生腐败。在我的理解里,法治和人治就像是在一个铁箱子里面吹气球,法治就是铁箱子,这个规矩不能破,破了就越界,犯法了,气球就是人治,需要有文化,有道德,有担当的人,来吹这个气球。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很欣慰,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离开这个职业,因为人性也是自私的,我也不例外。离开了这个职业,就不需要被理解,被支持了,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一部分人对城管恨之入骨,那我改变不了什么,我只能自己努力离开了。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句话,也是我的立身之本:不要以为你接近了权力,你就拥有了权力;也不要以为你接近了金钱,你就拥有了金钱。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匿名,想删回答的原因,突如其来的“火”,只怕会影响自己的心态,就像防疫期间戴着红袖箍的“执法人员”,突然拥有权力,整个心态都变了,权力是人民给的,是党给的,是国家给的,不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