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脱口秀演员是如何工作的?

lograstudio / CC0

池子解约、卡姆被爆吸毒,笑果文化怎么了?这一连串事件会对国内的脱口秀行业产生哪些影响?

寒有余,做梦爱好者 b站:寒有余

利益相关,脱口秀爱好者,去年九月份的时候第一次登台表演。

先说结论,池子和卡姆这两件事情对于国内的脱口秀行业的影响并没有大家想象中的大(可能短时间内会出现一大批蹭热点的段子)

笑果并不是中国脱口秀的全部,但不得不承认笑果聚集了一批中国最顶尖的脱口秀演员,以及不少年轻的新秀,但同时笑果由于发展得太快,公司内也存在不少的问题。

所以即使是在上海,也存在着相当一批没有“编制”的高水平自由脱口秀演员。

即使笑果垮了,中国脱口秀也不会完蛋。

脱口秀的主要阵地是在线下,现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有了脱口秀俱乐部,定期会举办开放麦,不定期举办商演,虽然水平不高,但是大家都是相当热爱这个事业的。正规俱乐部的负责人也会严格约束演员的段子,不涉及过于黄暴的内容。

我们演员一般不会把段子上传到互联网上,因为一个段子上传了,就意味着永远失去了这个段子。这次因为疫情原因,演出停滞了半年,大家才有机会看到那么多小演员憋得难受在互联网上上传自己的段子。

抖个机灵,大部分脱口秀演员的收入水平连纳税标准都达不到,更别说吸毒了。

(不少人白天都有一份正经的工作)


看了很多回答,发现大家对于脱口秀这个行业的了解程度非常有限。

首先,脱口秀大会上的那种表演形式,正式的翻译应该为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严格来说卡姆应该是单口喜剧大王(第二季)

单口喜剧是美式喜剧的一种,也是所有美式喜剧的基础,几乎所有美国著名的喜剧人,都是从单口喜剧演员成长起来的。

脱口秀(talk show)是一种由一个主持人若干个嘉宾组成的节目,主持人一般为比较成熟的单口喜剧演员,比如 Ellen show 的主持人 Ellen Degeneres 就是单口喜剧演员出身,现在在 b 站也可找到她的专场。

在美国单口喜剧行业已经发展了 70 多年,行业非常成熟,国内的单口喜剧都是近十年发展起来的,还非常稚嫩,目前国内的俱乐部运营也是仿照国外的模式。

单口喜剧的表演可以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开放麦,一种是商业演出。

开放麦是一种老演员试新段子、新演员适应场地的一种表演形式,演员不需要对观众负责,演出不保证好笑,票价也相对便宜。看到之前有答主说看线下演出给人一种观众上观众也行的感觉,在开放麦的现场确实是如此的,因为喜剧在遇到观众之前是不落地的,就算是最优秀的演员写出来的段子,也无法保证观众一定会接受,所以需要开放麦这样一个段子试验场,一个好段子的诞生往往是要经过多场开放麦的磨砺的,演员一次次根据观众的反应修改自己段子,改的好的就留下,无论如何都无法使观众笑的就扔掉。

就算是国内顶尖的演员包括大家熟知的呼兰、庞博,或者大家没那么了解的徐风暴、周奇墨,都会不定期上开放麦,与观众接触。能在便宜的场次看到明星级演员,对于观众来说也是非常幸运的,每一场开放麦都像抽彩蛋一样惊喜,如果看得场次足够多,也能一点点见证一个烂段子的蜕变。

除了经常会有大牌演员登场,开放麦的舞台上还会经常出现新人演员,可能是一次都没有讲过第一次上台的、也有只讲过一两次的,他们的水平就很难保证。单口喜剧是一个门槛相当低的艺术形式,但是逗笑观众的门槛一点也不低,不少新人看了一两场表演产生了我上我也行的感觉,第一次上台就会遭遇死亡冷场,90%的人第一次上台都会遭遇死亡冷场,而这 90%里的大部分人会从此告别舞台,剩下的那一部分热爱舞台的人会坚持下去,修改自己的段子调整自己的表演,这些人之后都会成为各个俱乐部的常驻演员。

但经常登台,并不意味着就会好笑。喜剧是非常残酷的,观众的反应是会直接扑向演员,大部分热爱单口喜剧的演员并不具备从事这个行业的天赋,他们最终的归宿仍是开放麦。

商业演出是当一个演员拥有若干成熟的段子以后才能参加的演出,需要对观众负责,保证 80%好笑,门票也相应比较贵,演员会讲在开放麦中千锤百炼过的段子。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商演分为拼盘演出、二分之一专场以及专场。

专场是每一个单口演员的梦,需要 60 分钟左右成熟的段子。

接下来我想说说单口喜剧创作时的一些思想。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我们单口演员的每一个段子,都需要包含情绪,而能让观众发笑的情绪一般为负面情绪。这些负面情绪可以简单归结为“难怪怕蠢”。演员往往会在台上讲一些自己的悲惨经历或者大家都有经历过的生活中令人不快的细节,用解构的方式使观众产生笑的欲望。

这也是不少人觉得单口喜剧(脱口秀)不够正能量的原因。

究其根本,是正面的情绪很难让人产生笑的欲望。

一个演员在台上说他的女朋友很漂亮、最近又加薪了、家里的房子拆了分了五套会让观众觉得演员是在炫耀,观众难以放松,很难笑出来。

国内也有利用正面情绪创作的演员,比如呼兰,但是如果关注呼兰最近的作品,大家也不难发现,段子的核心情绪也是负面的。

另外单口喜剧(脱口秀)为人诟病的一点在于它的冒犯性 / 攻击性,这里不得不提单口喜剧与国内传统艺术——相声之间的差别。

同样是语言喜剧,相声很难让观众有产生冒犯的感觉,其原因在于相声有两个人,将攻击的对象转向了演员中的一个,而单口喜剧的攻击对象往往是全体观众。

由于环境的不同,国内的单口演员中冒犯性强的并不多,杨笠是其中的一个。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冒犯性强的段子更适合对于单口喜剧了解更多的观众,而国内这样的观众并不多。

单口喜剧与相声另一个不同,在于单口喜剧极其重视原创,原创是单口喜剧行业的底线,每一个演员都是自己写段子、自己讲,在得到创作者的许可之前,是不可以讲其他人的段子的。这也是单口喜剧非常吸引我的一点:演员在台上不扮演任何人,他就是他自己。

另外一点不同在于单口喜剧的节奏非常快,快到什么程度呢,一个成熟的演员的成熟的段子,一分钟的笑点在四个以上,平均每两句话就是一个笑点,观众低头喝口水就可能漏过一个,而传统相声面对茶楼里喝茶的大爷们是不会安排如此密集的包袱的。

来说说脱口秀行业这个事情,笑果是国内运营的非常好的脱口秀俱乐部(公司),之前有幸参加了笑果的好笑突击营,公司运营都很年轻化,很有活力,不少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是在读大学生,单纯因为喜欢才来做这些工作。

与头部演员也有一些交流(呼兰、庞博、梁海源、Rock、张博洋、杨笠、程璐),水平真的很高,交流起来给我感觉非常真诚,我也非常向往这样的一个环境,非常遗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但是笑果并不是中国脱口秀的全部,上海光我知道的单口喜剧(脱口秀)俱乐部就有 9 家,除了笑果的签约艺人,也有很多热爱舞台的年轻人,一周六天,坚持在舞台上扮演着自己,用自己的悲惨经历与所思所想给其他人带去快乐。

在北京有中国脱口秀的另一个巨头——单立人。

全国各大城市也有自己的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几乎是不盈利的,只有那么一群热爱脱口秀的人在默默地创作。

我没有能力预测中国脱口秀的未来

但是我很感谢脱口秀,让我能有五分钟的时间,做我自己。


更新一个大家经常会遇到的状况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不好笑吗?”

觉得好笑,其实是非常主观的一件事,每个人的点不同,即使是最厉害的演员,也不能让每一个人都能因为他的段子笑出来。

我个人其实不喜欢卡姆表演与段子,但我的不喜欢并没有妨碍到他成为国内顶尖的演员,我曾一度以为是线上削弱了卡姆的表现力,还特地去看了线下,发现全场都笑得前仰后合,似乎只有我无动于衷,甚至感到非常失望。

我个人非常喜欢的演员付航,是一个和卡姆表演风格有些类似的演员(现在说这个好像不是什么好话),许多人很难接受,觉得太聒噪或者攻击性太强,其实都是正常的。

在好笑突击营期间,我也和我的同期们讨论了个人喜好的问题,自己喜不喜欢、想不想笑真的是非常非常个人的,大家不必为“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不好笑吗?”而烦恼,或者因此产生奇妙的优越感,也不要动不动就说什么搞笑的高级与低级,只要能让自己快乐的搞笑,就是真正的搞笑。

如果觉得一个演员好笑,那就多看几个他的视频,给他投币点赞三连,甚至可以去线下支持他

如果觉得不好笑,就直接右上角(苹果用户是左上角)

快乐是难得的,如果能花钱买快乐,请大家一定要珍惜机会(指买单口喜剧的演出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