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砍头」的古典名画?

janeb13 / CC0

有哪些隐含暗喻或细节、情节的名画?

安德烈绘画工作室,画画网课微信咨询:zhaodaojiaoyu

女人与砍头,这个暗喻系列的名画还真不少。

一个画面,如果出现了女人提着一颗被砍下来的,带着血的男人的头颅,你会不会认为很惊悚可怕。怎么想,这种画面都只会在恐怖片和恐怖漫画中出现吧?

然而,当这个画面与古典油画融合呢?

这张画出自达芬奇的学生,伯纳迪诺·卢伊尼之手

就是这样看似恐怖片里才会有的组合,在过去的艺术大师眼中,却是热门题材。

出自彼得·保罗·鲁本斯 (1610)

上至文艺复兴时期,下至法国象征主义,很多著名画家:卢卡斯·克拉内赫,提香,卡拉瓦乔,鲁本斯,奎多·雷尼,都画过这样的女人和头。

卡拉瓦乔 (1609-1610)

或女人砍头:

卡拉瓦乔 (1598-1599)

你会不会疑惑,为什么这样一个题材,这样看似血腥、惊悚的画面,会成为大师的偏爱的主题,留下这么多的画作。

今天,我就来向大家详细说明一下,“女人砍头画”的具体典故,以及为什么这个题材会诞生出许多大师名作。

其实,有些画作看上去都是将一位女性和一个男性头颅放在一起,但“此头非彼头”,两位女性代表的人物角色也并不相同。

它们分别出自不同的典故

但要解释清楚,我们就要从这两个故事说起了。


1、莎乐美与头

莎乐美蹁跹起舞,让希律王不得不砍下了圣徒约翰的头颅,交给莎乐美。

这个故事出自圣经新约中马太福音的 14 章。

说的是希律王娶了兄弟的妻子希罗底,这件事情传到了圣徒约翰的耳朵里,而这位圣人个性高洁正直,因此大声叱责希律王与希罗底的行为违背了摩西律法,是恶的行为。

这件事情让希律王与王后希罗底记了仇,希律王将约翰抓住,关到了牢房里,但因为约翰受人民爱戴,因此希律王无法处死他,只好一直关着。而后,在希律王的生日宴会上,希罗底的女儿莎乐美出来献舞,那舞蹈十分美丽,迷倒了在场所有的人,因此希律王表示愿意满足莎乐美一个愿望,什么愿望都可以。

迷茫的莎乐美询问母亲,自己应要满足什么愿望。希罗底乘机挑唆:要圣徒约翰的头。

于是,圣徒约翰的头被砍了下来,放在盘子里端给了莎乐美。

这便是“女人和头”的典故。

我们可以看到,画家会尽量保留故事的核心,画中的女子若是莎乐美,那她是一位美丽而充满魅力的妙龄少女。

出自提香·韦切利奥(1515)

圣徒约翰的头并不是她想要得到的东西,因此提香在画这个题材的时候,让少女莎乐美因不情愿而扭开头去。

因为是宴会,因此约翰的头会被放在盘子里,盘子,成为了莎乐美题材多半会具备的元素之一。

出自老卢卡斯·克拉纳赫

有时画面还会有宴会的场景,以体现故事背景。

通过这几个核心元素,我们就能飞快的分辨出,这张卡拉瓦乔的第一张砍头画,画的是莎乐美的故事。

但是,关于女人和头的话,我们还会看到另一部分画作,画面中女性手持利刃,手提一颗男人头颅,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出自安德烈亚·曼特尼亚 (1445)

它们出自另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复仇的故


2、朱迪斯与头

朱迪斯的故事与莎乐美截然不同。

它出自圣经《朱迪斯传》(又译茱蒂丝,友弟德)。

朱迪斯是犹太人,她的故乡以色列遭到亚述的入侵,犹太人虽然英勇抵抗,誓死不降,但因为亚述军队包围了城市,他们面临饿死的危机。

这是朱迪斯站出来,告诉大家要坚持信仰,相信主会眷顾他的信徒。但自己却带着女仆潜入敌军阵地。此时负责围城的亚述将领叫做赫罗弗尼斯(又译敖罗斐乃),他被朱迪斯的美丽吸引,主动与她亲近,这样一来二去,朱迪斯获得了赫罗弗尼斯的信任,最后在夜晚,趁着赫罗弗尼斯睡着时,砍下了他的头颅。

朱迪斯为自己的族人复仇成功,也拯救了以色列。

这就是“女人砍头”的典故。

首先,朱迪斯是主动砍下了赫罗弗尼斯的头,因此,画面中的女子通常拿着用来砍头的刀或者剑,手提对方的头。

桑德罗·波提切利的两张朱迪斯

卡拉瓦乔更是热衷于画下她亲自动手的那一

以及,朱迪斯是带着自己的女仆一起潜入的,因此画面中除了朱迪斯,还能看到另一名协助她的仆人。

左:克里斯托法诺·亚洛里(1613) 右:费德·加利齐亚(1596)

最后,朱迪斯被犹太人视为民族英雄,她的“美人计”与勇敢拯救了当时的以色列,因此,画面中被砍头的老倒霉蛋赫罗弗尼斯往往面容扭曲,体现他死前的痛苦,而朱迪斯则面容平静,充满了英雄的气概。

出自老卢卡斯·克拉纳赫 1526

因此,这下我们就能看出,卡拉瓦乔的这张,是朱迪斯题材的“女人砍头”画。

朱迪斯题材甚至还登上了西斯廷教堂的天顶。

西斯廷天顶画局部,看到装在篮子里的头了吗?

那么,为什么这两个题材,会这么受画家的青睐?

这当然是和当时绘画题材有很大的关系。


3、当砍头成为热门题材

文艺复兴之前,中世纪的欧洲,大家普遍没文化。

他们被宗教控制,不被允许学习宗教之外的知识,虽然基础的算术、律法稍有普及,但大部分人只认得圣经里的故事与形象。

因此,当一个画家想要画画,自己又不擅长其他题材时,他自然会选择自己最擅长的来画,那就是宗教。

这就是为何即便到了文艺复兴,宗教画依旧是最流行的题材,大家都画习惯了,雇主“点单”也点习惯了。当家里不知道挂什么画做装饰时,点几个圣经里的故事准没错,更别说那个时代的传统大订单:教堂壁画。

教堂,那自然就得画圣经上的故事了。

《最后的审判》 米开朗基罗 画面上全是圣经中的人物

同样,我们不能小瞧古代宗教对人们思想上的控制,基督教认为所有肉欲,杀戮,血腥的东西,都是罪恶的,他不许人追求自己正常的欲望,而逼迫他们保持自身的贫苦,清廉,思想上的高洁与清心寡欲。

但人毕竟是感性的动物,他们会想要得到感官上的刺激,会想要看到充满吸引力的画面,这是非常自然的欲望,也是人性。

而束缚人性的唯一结果就是让人们去打破它!

于是,人们想出了钻宗教空子的办法:

好吧,你不准我看美女,那我画宗教题材上的美女总行了吧?

那么谁是宗教上美女呢?首当其中自然是:圣母玛利亚。

“圣母专业户”拉斐尔·桑西的圣母像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如此多的圣母画像:她是耶稣基督的母亲,画得漂亮点肯定没有犯思想上的错误。

这样大家可以一边表明自己信仰上的虔诚,又能欣赏到女性的美。

《岩间圣母》 达·芬奇

但这样高洁的美人看久了,也会让人生腻。人心底未曾得到满足的欲望又开始骚动:美女好是好,但是我还希望画面能更有冲击感,能更刺激,更吸引眼球,还带点血腥那就更棒了。

而“砍头画”恰好符合这些要求。

“砍头爱好者”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的砍头画

(除此之外他还画了不少“女人和头”)

莎乐美与朱迪斯都是圣经里脍炙人口的故事,朱迪斯更是犹太人的英雄,画这样的形象,从宗教上来说并没有出格多少。

而两位主角的形象也深入人心。莎乐美纯真而无知,朱迪斯勇敢而充满计谋,她们是宗教故事中的美人,也正是画家们想要用画笔描绘的典型主角。

而美女和被砍下来的头颅,这个视觉冲击足够抓人眼球,又有极强的故事性,为什么这位女性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这里会出现一颗男人的头,为什么她会要砍下这个人的头颅。

乔尔乔内 朱迪斯题材 (1505)

“我唾弃你的头颅”

这些困惑带给人们思考,让人想要知道画面中传达的意义,想要思考隐藏在画面中的故事,让他们忍不住在画前驻足观看。

这样的画,放在当时,肯定能大卖。自然也就成为了各大画家的心仪题材。

不过,而随着思想的解放,人,终于可以开始脱离宗教,去自由的思考人性本身。

这两个“砍头”也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莎乐美,这一个纯正无知的少女,却因为自己绝美的舞蹈而间接杀害了圣徒约翰,因此,莎乐美成为了“诱惑”本身的代表。她美,但危险。

这个主题被带到了巴洛克时期,又被带到了法国象征主义画家的面前。

于是,就有了莫罗那朦胧神圣与奇诡绝美并存的“莎乐美”

古斯塔夫·莫罗 《施洗约翰的头在显灵》 (1877)

其中莎乐美就象征着危险的美丽,她美丽,妖冶,具有蛊惑人心的魅力,在殿堂蹁跹起舞。与她对应的,则是悬在空中的约翰的头颅。盘子被变化为头颅后的光环,这在宗教画中是神圣的象征,也是精神的象征。

而莎乐美指着约翰的头颅,仿佛在说“我会将你收下”。

在华美诡谲的画面中,莎乐美代表着蛊惑的危险。她杀死了约翰,但约翰代表的神圣精神却不会由此消失。这是诱惑与人性的战争。

而朱迪斯,同样也随着人性解放,而有了更加鲜活,更加贴近人的形象。

阿尔泰米西亚•真蒂莱斯基《朱迪斯杀死荷诺芬尼》(1614-1618)

在所有砍头画中,这无疑是最真实,也最具有冲击力的一张。

朱迪斯正与仆人配合,紧紧抓住抓住赫罗弗尼斯不让他挣扎。她的表情专注,脸上带着一些冷漠的凶狠,割下头颅的动作果断狠辣,没有丝毫犹豫。

从画面中澎涌而出的感情是如此真实:朱迪斯带着对仇敌的恨意,带着为失去生命的族人复仇的愤怒,带着拯救故乡的勇气,用力挥刀而下,割下了这个男人的头颅。

画中的朱迪斯,终于成了一个真正的女英雄,一个真实存在,并且有着自己情感的女性。

而这幅画的作者真蒂莱斯基,正是一位女画家。她想让画中的女性不再继续成为男人的观赏物,她让她们拥有自己的情感,让她们真的通过自己的计谋,挥下那英勇的一刀。

也许,只有女人才能真正理解女人。


就这样,在画家热衷于“砍头”这个热门题材时,这两个故事也在随着时代的推进,艺术流派的更替,人们思想的转变,而逐渐发生着自己的变化。

人类一直都在追逐着感官上的刺激与美,即便被束缚,也会追求释放,这就是人性。

同时,人是会思考的动物,当我们无法限于满足视觉上的美,观者会去试图解析画面所内含的意义,画家会试图将自己的思想融入画中。二者互相推进,将画作的内容不断升华。

画,既承载了故事,又体现了文明的进化,记录人类思想所走过的路,容纳了文化的小小一隅。

绘画是如此,艺术更是如此。

说到这里,“砍头画”其实还有另一个热门题材:大卫砍下巨人歌利亚的头。因为篇幅问题,这里我也不再展开说了,有机会,我再和大家说说这个“男人和头”的故事。

卡拉瓦乔 《手提歌利亚头的大卫》

最后,我来做个小总结,让大家以后看到砍头画的时候,很快就能分辨出画面典故,知道画面中这是谁的头,又是谁砍了谁的头。

男人 + 头= 大卫砍下巨人歌迪丝的头。

女人 + 盘子 + 头= 莎乐美与圣人约翰的头

女人 + 武器 + 头= 朱迪斯砍下敌方首领赫罗弗尼斯的头。

是不是很简单?那么我再给大家做个小练习。

下面这三张图都出自同一个画家之手,大家能分辨出三张“砍头画”的典故是什么吗?

三张画全部出自意大利画家 圭多·雷尼

 

by- 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