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拖延症的大脑可能真的和正常人不一样?

hainguyenrp / CC0

拖延现象(拖延症)的成因有哪些?如何应对?

耗子领袖,哎呀,要恰饭的嘛···

今年 5 月份,德国波鸿鲁尔大学(Ruhr University Bochum)的一个研究团队在国际心理学领域顶级期刊《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发表了一个研究,揭示了拖延症患者可能真的在大脑的结构和功能上有所不同

当然,在该研究中,拖延症就不能直接叫拖延症(Procrastination)了,那样显得太不学术了。作者将参与实验的 266 个年轻人(平均年龄 23.85 岁)进行了问卷测试并接受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的扫描。在其中,有一项叫做 AOD 的指标被特别关注,它反映的是个体“按照自己的意愿开始行动和维持行动的能力”。

关于 AOD 在这里不做过多解释,大家只要知道它是反映拖延症程度的一个指标:AOD 得分低的个体,在需要启动行为时,倾向于犹豫或者拖延而没有充分的理由,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拖延症”。

结果发现,AOD 得分和杏仁核(amygdala)的大小在统计上呈负相关。也就是说,拖延症患者,拥有更大体积的杏仁核。

看到这里想必有朋友就会举手了:杏仁核我知道!就是在大脑里掌管恐惧的那个部分!那是不是意思就是说拖延症的本质是“恐惧”?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啊!

的确,因其在负面情绪中的核心作用而被广为人知,在各种影视、文艺作品中几乎和“恐惧”二字划上了等号。

其实杏仁核的功能远远不是一个“恐惧”能概况的,它还广泛地参与到了各种情感体验相关的高级认知功能中。

别着急!这篇工作还没介绍完!

大脑的各个功能区都不是独立地存在着,而是与其他的脑区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共同参与并调节了各种各样的行为和思想。两个脑区之间“共同行动”地越频繁,联系得就越紧密。

研究者们进一步研究了哪些脑区跟杏仁核一起的“共同行动”产生了变化,结果发现:一个叫 dACC 的脑区与杏仁核之间的功能连接(functional connectivity)在拖延症患者的脑中被减弱了!

也就说,拖延症越严重的人,dACC 和杏仁核在功能上的联系越弱。

这个 dACC 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没听说过?

dACC 的全称是背侧前扣带回(dorsal 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它属于前额叶的一部分,是情感加工的高级脑区。

怎么个高级法呢?它接受杏仁核传来的信息,进行了加工后,反过来调节杏仁核的活动,是神经系统“自上而下”调节的一种典型形式。

换句话说,这是位领导干部。

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熟悉?你把做好的工作材料递给领导,领导看完后对你做出批示,你根据批示再对工作进行调整。

那万一领导管不着你了呢?

在拖延症患者的大脑里,发生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dACC 确实是个高水平的领导,它到杏仁核的神经投射被认为参与了意志行为和自我控制。而当出于某些原因导致这种神经联系被削弱了以后,dACC 天高皇帝远,杏仁核就翻身做了主人,时间一久就膨胀自满了(体积变大)

但杏仁核毕竟不是当领导的料,干不了 dACC 的活,导致你在启动一项工作前,更高的焦虑和回避倾向会盖过你马上开展行动的意志。

这就是部分认知学家提出的“杏仁核劫持(amygdala hijack)”理论。

于是乎,被杏仁核“劫持”的你们,心底便不断涌出“啊先玩一会儿,晚点再做吧”的念头,轻易地打败了“马上开始做”的想法。

那么,这是不是说拖延症患者以后可以坦然地宣称:“我拖延是因为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被杏仁核劫持了!”?

当然不是!一定要记住,生理上的特征并不能决定我们的命运,我们的大脑是可以改变的。例如,有文章证明了 8 周的冥想减少了杏仁核的体积,增加了前额叶的体积和与其他脑区的功能连接。

因此,如果你认为你也被杏仁核劫持了,是时候学着如何去调节你自己的情绪反应了。

参考文献:

Schlüter, C., Fraenz, C., Pinnow, M., Friedrich, P., Güntürkün, O., & Genç, E. (2018). The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Signature of Action Control. Psychological science, 0956797618779380.

ps: 这是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用神经科学工具来探索拖延症背后成因的研究 (作者自己说的)。

仅从这个研究得不出拖延症是天生的结论,因为相关仅仅是相关,不是因果。

何况大脑是可塑的,你也不知道是因为你拖延才让大脑变成这样,还是大脑本来就是这样导致你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