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有哪些模型做不出来,但实际能造出来的建筑?

Junya ishigami

有没有模型做不出来但实际却做成的建筑?

李乐贤,工作|留学|作品集辅导 私信咨询 wx: hurmus

 

先决条件:模型在先,照着模型造成实际的建筑。(造出来之后 3D 扫描再 3D 打印的不算)那么模型做不出来但是能造出来的房子有:

瞎搞的建筑

用现在一个特别潮的词组形容:Bottom up 自下而上的发生。也就是说开始造这个建筑的时候,没有任何的计划,所有的“设计”都是在过程中随机应变。可能有很多因素会随意导致最终得出偶然的结果,也许连基本的尺寸和模数关系都没有,连风俗建筑(没有建筑师的建筑)都不是。

Tiny Hut in Spain Built with Concrete and a Cow

  • 一头奶牛吃出来的建筑 Tiny Hut in Spain Built with Concrete and a Cow

特鲁法(the Truffle)是一个很小(25 平方米或 270 平方英尺)的单间建筑,具有石窟的所有凉爽特征。虽然由混凝土组成,但它更像天然的石头,而不是我们通常与水泥联系在一起的精致表面。该建筑位于西班牙的 Costa da Morte,由 Ensamble Estudio 的 Anton Garcia-Abril 设计。这座建筑最引人注目的是它的建造方式:主要是靠一头饥饿的奶牛。

©奶牛

在某些方面,这房子是生物 3d 打印最基本的一个例子。该结构是由连续的混凝土分层创建的,混凝土的形状只使用了最基本的材料,如干草包和泥土作为模板,而不是一种精致的、机械加工的效果,从而形成了一种与天然石头不同的质朴的特征。

现在是最有趣的部分是:混凝土凝固后,采石场的锯子被用来切断末端,露出里面压缩的干草。接下来的一年里,一头奶牛在这里生活,最终吃光了干草,露出了里面的空间。多么奇怪而迷离的建造过程啊!

©奶牛
©奶牛

junya-ishigami-noel-house-and-restaurant-yamaguchi

  • 石上纯也的挖坑随意混凝土浇筑餐厅 Junya ishigami's restaurant in yamaguchi

话说这个有点打脸,他居然做了个模型,但是这个模型意向和最后真挖出来模子并建成的建筑不一样,我就把这个算成瞎搞的建筑了。

日本建筑师石上纯也 Junya ishigami 正在日本山口市建造一个类似洞穴的餐厅,看起来像是被巨大的蠕虫挖出的隧道。在地上挖洞,填上混凝土,再挖出周围的土,创造出独特的建筑。

这个名为“house and restaurant”的项目是为日本南部的一位厨师设计的,预计将于 2019 年秋季以“noel 餐厅”的名义开业。在开工前,设计工作居然花了 7 年时间。(我真的不知道这设计怎么花了这么久……)

希望这房子不要塌,否则客户和食客们就都被活埋了啊……

石上纯也:“我的客户想要一个像酒窖一样的东西,我就在想如何才能把它打造得真正古旧。客户想要一个像酒窖一样的东西,我就在想如何才能把它打造得真正古旧。我希望创造自由的建筑;尽可能灵活、广泛、巧妙地扩展我对建筑的看法,超越建筑被认为是什么样子的刻板印象。”
©Junya ishigami
©Junya ishigami
©Junya ishigami
©Junya ishigami
©Junya ishigami
©Junya ishigami
©Junya ishigami

在不断增长 / 衰减 / 毛茸茸的模糊 Fuzzy 建筑

Fuzzy成为了建筑的主要部分,就无法预先做模型或者 mockup 了,一切都是来的那么随意。

Blur Building

  • 模糊的建筑 Blur-building by diller scofidio+r

模糊建筑是一种大气的建筑,由自然和人为力量造成的雾团。水从纳沙泰尔湖抽水,经过过滤,通过 35000 个高压喷嘴以细雾的形式喷射出来。智能天气系统可以读取温度、湿度、风速和风向等变化的气候条件,并调节不同区域的水压。进入模糊建筑后,视觉和听觉参考被抹去。只有光和脉冲喷嘴的白噪音。与沉浸式环境不同的是,模糊是绝对低清晰度的。在这个展馆里,除了我们对视觉本身的依赖之外,没有别的东西可看。这是一个不强调环境尺度的实验。内部活动是不受管制的。

公众可以通过一个楼梯上升到天使甲板,楼梯在雾中显现,进入蓝天。水不仅是建筑的场地和主要材料;这也是一种味觉乐趣。公众可以喝这座建筑(The public can drink the building)。在内部,是一个由 Christian Marclay 设计的浸入式的声学环境。

©DS+R
©DS+R
©DS+R
©DS+R
©DS+R
©DS+R

伏见稻荷大社

  • 京都 伏見稲荷大社 Fushimi Inari Taisha

这是一个上千年在不断增长的建筑群,从一开始的几个鸟居增长到成千上万漫山遍野。日本伏见稻荷大社建于 8 世纪,主要是祀奉以宇迦之御魂神为首的诸位稻荷神。稻荷神是农业与商业的神明,香客前来祭拜求取农作丰收、生意兴隆、交通安全。它是京都地区香火最盛的神社之一。

这里最出名的要数神社主殿后面密集的朱红色“千本鸟居”,是京都最具代表性的景观之一,在电影《艺伎回忆录》中也曾出现过。成百上千座的朱红色鸟居构成了一条通往稻荷山山顶的通道,其间还有几十尊狐狸石像。

weburbanist。com/2017/01

  • 德国植物学家做得植物房 Baubotanik: German Botanical Architect Grows Buildings Out of Trees

建筑本身就只是架子和种植盆,植物才是空间和表皮的主要材质。德国设计师费迪南德·路德维格(Ferdinand Ludwig)致力于用活树建造桥梁和建筑,而不仅仅是摆设。他的许多设计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完全“长出来”。他在德国纳戈尔德最大的项目是一个多层结构,由 100 多棵树慢慢地组合成一个单一的有机体,用一个最终会变得多余的钢框架将其安置到位,相互连接的树干和树枝形成了自己的自支撑桁架系统。(谁能做个一模一样的模型来试试?)

不过,即使是现在,这种生长缓慢的“建筑”在夏天也能提供阴凉凉爽的空间。当然,在每个季节,它都随着春、夏、秋、冬的自然循环而变化。

大哥的灵感来源

直接用生长出来的树干作为桁架结构…这个脑洞是需要结合植物和结构两方面知识才能搞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