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每个人都有可能得抑郁症

PublicDomainPictures / CC0

一颗足够强大的内心能保证不得抑郁症吗?

王怡蕊,微信号:怡蕊的心理世界;澳大利亚心理学博士
为什么有的人会得抑郁症,有的人就不会?
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不顺心的时候,得抑郁的人是不是因为自己太敏感脆弱了?

现实地说,每个人都有可能患上抑郁症。

而且,抑郁症的患病率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高。根据 WHO 2019 年的最新报告,全世界有 2 亿 6 千万人患有抑郁症。全美国有 7.1% 的成年人在 2017 的统计年经历过至少一次重性抑郁发作(Major Depressive Episode)。其中,女性比男性更易产生抑郁问题;12-17 岁青少年(13.3%)和 18-25 岁的年轻人(13.1%)患病率尤其高。

如果抑郁仅仅是因为一个人太过敏感脆弱,那么很难想象全世界范围内,为什么会同时存在这么多「敏感脆弱」的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在这篇回答中,我将通过成人和青春期儿童的两个案例,来分析抑郁症的成因和病理机制,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多地了解心理疾病,减少人们对抑郁病人的偏见和污名化

抑郁症是一种成因非常复杂的疾病

很多人默认只有遇到很大的事情才会导致抑郁,比如:

  • 负面的生活事件,比如失去亲人、事业失败、学业受挫;
  • 遭遇恶性事件,比如性骚扰、强暴、霸凌、车祸;
  • 重大疾病或残障,比如癌症、肾衰竭、残疾。

事实上,很多时候抑郁症是由于多个相对较小的问题叠加在一起而导致的

每个问题单独发生时,我们也许可以轻松搞定,但是多个问题堆积在一起相互影响时,就可能超越我们承受的上限。

拿希文(化名)小朋友来说,希文今年上初一,刚刚经历了小升初。由于适应不良并且缺乏相应的心理能力和社会与情感支持,诱发了轻度抑郁症。

对希文来说,小升初意味着校园生活环境发生了改变,老师对学业和行为表现有更严格的要求,以及肩负起家长「好好收心,专心学习」的嘱托。告别小学校园、步入初中生活,是人生中的正常变化。老师和家长的「紧箍咒」,希文也能够理解。

但是,这些适应性问题和社交问题同时出现,成了压垮她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导致抑郁的产生。希文说,由于大家升入了不同的初中以及学习压力重,她逐渐和过去的朋友断了联络。

在新的班集体里,因为被「班霸」排挤,也没能建立新的朋友圈,她觉得异常地孤独和无助。回家以后,希文经常说些学校里小孩子间「鸡毛蒜皮」的事情,让父母觉得她没有专心学业,于是不允许她在家说跟学习无关的话题。

希文的孤独和无助得不到理解和帮助,心理包袱越来越重,注意力和心情都受到影响,甚至有了厌学情绪。学习成绩下降让希文感到失落,也让家长焦急。父母急躁之下,责怪她不上进、不努力。为了让她能「知耻而后勇」,父母时常说些别人家孩子的事例来激励她。

然而,压力越大并不等于动力越大

小升初的正常生活变化加上人际社交中的孤独和不被理解,超过了这名 13 岁小姑娘的承受上限,导致希文从刚开始的对新环境适应不良,变成了轻度抑郁发作。

我曾说过,心理压力是一个人在面对生活事件时所形成的主观感受。然而这个人到底是不是脆弱敏感、是不是应该有压力、是不是值得去抑郁,则是我们站在自己的角度、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评判标准对他人形成的主观判断

当我们拿自己的尺去衡量别人的时候,一定是量不清楚的。只有用他人的尺去看待他人,才可以尽可能准确地理解别人的感受。

在下图的心理天平中,左边代表的是心理挑战,具体包括压力源和天生易感性,右边则是应对资源,具体包括社会与情感支持,以及心理应对能力。当左右两边平衡或者心理挑战小于应对资源时,我们的心理通常不太会出问题。但是当心理挑战严重大于应对资源时,产生心理疾病的几率就大大增加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每个人都有可能得抑郁症(或者其他的一些心理疾病),不论你是不是一个「脆弱敏感」的人。

(这个图片是我瞎画的,没有把 「心理挑战」和「应对资源」这两个大类标示出来,左边的托盘里盛的就是「心理挑战」,右边就是「应对资源」)

通过这个模型,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遇到同样的困难,有的人会得心理疾病,而有的人就不会

希文在中学里遇到的这些挑战,自然不是她独一份。古往今来,经历过新环境变化、被排挤和不被理解的人有很多,经历过比她更大痛苦的也大有人在,自然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因此患上抑郁症。

假设一个人天生气质类型中的基础情绪(mood)比较高,并且拥有强大的心理应对能力和良好的社会与情感支持,那么就可以平衡掉这些困难所带来的心理压力,让自己保持在一个较为健康的状态。反之,对于希文来说,她的应对能力比较弱,缺乏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再加上先天基础情绪不太高,自然容易被困难压倒。


受到抑郁症困扰的,并不局限于能力有限的初中生。一个心灵强大、资源丰富的人,也可能遭遇到能力范围外的挑战和困难,导致他们的天平失衡,进而产生抑郁症。有时候,「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能力强的人说不定更容易遇上事儿。

和你分享一个成人的事例 Heather,她是我认识的最坚强的人之一。

Heather 是我多年前在布里斯班私人诊所的来访者。她 30 出头,是布里斯班一家医院的医生。她曾经是国家资助培养的战地医生,在阿富汗等战乱地区服役 5 年,数月前刚刚退役。Heather 思维敏捷、聪明睿智,智商甩我这样的普通人几条街。

Heather 一方面患有严重的抑郁和焦虑症状,另一方面维持着高强度的医生工作,为肿瘤科专家医师的职称努力学习、备考,并且照顾年过 80 的外婆,属于所谓的「高功能抑郁症患者」。

Heather 用冷静的声音向我描述了这几年来的经历:

布里斯班发洪水的时候,她的房子被彻底淹没,她失去了所有的财产和纪念物。军令一下,她必须抛下一切 24 小时内奔赴战区。

军队不同于民间,是一个公然性别歧视的地方。作为女医生,她必须反复证明自己。每到一个新的战区,她就会面临军士们怀疑和审视,直到她赢得了士兵的信任。但是不久后,她就会被派驻到下一个战区,一切重新来过。男医生则不会受到任何质疑,信任是默认的,不需要证明,不需要争取,不论他们的真实水平怎样。

Heather 的外婆年过 80,需要更多的照料。她的兄弟尽管住的离外婆家更近,但她妈妈默认应该由她承担这个责任,因为她是女生。其实 Heather 的工作很忙,更何况她还要进修考职称。至于她妈妈为什么不照顾外婆?因为她妈妈和一个 28 岁的南非小伙子去追寻真爱了。

5 年的军旅生活破坏了她的亲密关系,男朋友觉得她不重视这段关系,随时都会离开。这确实是事实,但是军令面前她没有选择。退役以后,她反复努力试图挽回这段关系,但似乎已经太晚。

Heather 偷偷抱怨过,如果调换角色,男朋友要从军 5 年,她是一定会等他退役的。为什么他不愿意等她?

退役回国后,Heather 觉得很孤独,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过去的同学和朋友们更喜欢聊时尚、男朋友、逛街,她更关心政治、贫穷、公平。她们说她太 serious、无趣。Heather 觉得自己不像个正常人,融入不了正常人的生活。

这些问题虽然很糟糕,但真正让她难以承受的是疾病。Heather 几年前得过脑瘤,开颅手术以后,除了头发秃了一小块,一切良好。这段经历也促使她选择肿瘤科作为自己的 specialty。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同样的不幸会发生两次。Heather 再一次得了脑瘤,这一次手术的风险比较大,更重要的是,手术会伤到脑垂体,她将永远地失去生育功能。

尽管 Heather 是一个异常坚强和理智的人,但是孤独、失恋、性别歧视、高压生活,以及疾病让她难以承受,尤其是失去做母亲的权利,更是致命的打击。很难想象有多少人在这些重压之下,心理的天平可以丝毫不倾斜。

所以,不论我们是否能够理解别人的痛苦,先别急着给别人下结论、贴标签。我们对别人的每一次批评和指责,就是他天平左边压力的来源。而我们的善意和包容,则是他天平右边的社会支持。我们可以选择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压力源,抑或是社会支持。

在面对心理疾病时,我们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