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大误 · 知乎有一块可以无限吸收热量的冰块

whui1818 / CC0

一块可以无限吸收热量的冰块可以拿来干什么?

木寸上春树,Write here waiting…公众号:木寸上匠

“我需要一块二向箔,清理用。”歌者对长老说。

“二向箔用光了。”长老回答。

“那种一立方厘米的冰块,还有吗?”歌者锲而不舍。

“你问 the cube?上帝之骰?那个容易造成大冷寂,会不会太凶残了?”长老眼皮一跳。

“宇宙中到处都在用。”

“是,到处都在用,可我们以前还是多少有些节制的,现在……”

“我发现一个有诚意的坐标,那些弹星者很疯狂。截止目前,他们已经吃过一小勺中子星、一小勺黑洞、一小勺电子、一小勺冰激凌……”

“天呐,冰激凌?那是极有威胁的低熵体才吃的物质。”长老惊呼一声。

“它们现在还想知道,吃下一小勺歌者和一小勺长老是什么体验。”

“太丧心病狂了!马上用那个小方方,把它们搞死掉!”

“遵命!谁说上帝不掷骰子?”歌者唱着歌,用力场触角拿起 the cube,漫不经心地把它掷向弹星者。

上帝之骰带着歌者的歌声,飞向银河系第三旋臂。

我看到了我的爱恋
我飞到她的身边
我捧出给她的礼物
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
时间上有美丽的条纹
像十五岁少女的胸膛一样柔软……

The cube 飞入地球之后,悬浮在太平洋上空,打开了封装状态,热量开始迅速涌入这个晶莹剔透的立方体,方圆几百公里的海面开始迅速冻结。

三千公里外,因果律联盟总部。

“局座!”敬腾打断了正在多想的局座。

“小萧啊,什么事这么慌张?”局座打了个冷战,很快,他意识到这和雨神带来的冷空气有本质区别。

“我们发现了一个不明物质,大小在一立方厘米。”

“一小勺暗物质嘛,找个知乎 er 吃掉就好了。”

“这次不一样,”敬腾道,“这玩意儿像一个热量的黑洞,正在源源不断地吸入热量。”

“烧死它,用文火。”

“局座,不管用啊,我们试过氧割、炸药、等离子体、高能电子束、高能脉冲激光、高能激微波,无论多大的能量,都被它吸收了。”

“核武器呢?”

“也试过,完全不起作用。”

“逃逸速度是多少?”

“光速!”

“也就是说,这样下去,不光地球很快会被冻结,连太阳也保不住了。”

“是的!”

“这可有些难办了。”局座皱着眉陷入了沉思。

直十带着局座和敬腾在距离立方体三公里处降落下来。

十万光年之外,歌者和长老忽然感到了一阵心悸,这是在清理弹星者时从未遇到的可怕状况。

他们打开了可视界面,开始监测上帝之骰的清理工作。

一名 ID 为敬腾的低熵体带着强降雨走向了 the cube,但是被吸收掉热量的雨点,落在地面上时已化为无情的冰粒。

另一位身着白色将军服的老者,迈着坚毅的步伐,正朝着黑洞的中央走去。

在上帝之骰和大海之间,已然形成了一座极低温的冰峰。而局座正用尽全身的力量,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既然无法逃逸,就向着危险的中心前进。

这是一种何其强大的力量?

长老和歌者对望一眼,异口同声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远古十维宇宙的神秘力量——因果律?”

这个偏僻渺小的碳基低熵体群落,怎会掌握如此可怕的高维科技?

局座顶着风雪来到了上帝之骰面前,立方体位于冰峰的尖端上,周围的空气早已凝固。

长老和歌者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低熵体将军。

只听得局座低声对冰块说了一句话,冰块流下两行热泪,然后冰雪开始消融,雨点也飘落下来,冷冷的冰雨在冰块上胡乱地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那块可以吸收一切热量的冰块,竟和雨点消融在一起不见了。

长老惊觉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局座影子无情在身边徘徊。

一个终极物理规律武器,竟然败在了这个不起眼的低熵体手中。

在监视器失灵的一刹那,长老听见敬腾问,“局座,你对冰块说了什么,竟然把它感化了?”

局座说,“我对它说,你可以退伍了。因为我深知,当冰太久,最大的愿望就是退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