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几十万买个表,走时不准要它干啥?

SplitShire / CC0

杜绍斐,公众号:shaofeidu
机械表的走时精准度有多重要?

我们到底该不该重视机械表的精确性?或者说,精准走时对于机械表到底有多重要?这是许多刚接触腕表的朋友都会产生的疑问。

对此,互联网上存在着两种不同的声音:「相当重要」,以及「无所谓」。

事实上,类似的疑问在国内的钟表圈子里早就属于陈年老梗式的存在,早在十多年前就被表店的销售人员拿来吐槽「山西煤老板们」了。在店员眼中,嫌弃高档机械表的走时不够精准,是仅次于戴表打高尔夫、泡澡洗桑拿和不给表上弦的无知行为。言下之意便是:对机械表的走时精度斤斤计较的家伙,只配拥有廉价的石英表。

当年的一张讽刺土豪买表的插画《我要买两个表》

久而久之,国内的钟表圈子里便形成了一种文化,或者说是偏见,认为高档机械表即便误差大一些也无所谓,反正隔隔三差五校准一下就好了,并不影响看时间。而且越是资深的表友就越少谈论相关的话题,你谈,就显得你的境界不高,对腕表的理解水平有限,难登大雅之堂。

尤其是随着高端腕表作为财富地位的象征日渐深入人心,其走时精准与否,也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毕竟大家戴的是品牌,是品位,至于表走得准不准只有佩戴者自己心里有数。再说如今这么多智能电子设备,何必非用机械表看时间?

IWC 万国表的达文西万年历计时表,时间显示只是其中最简单的功能

不过,同样的问题换作是在瑞士钟表王国,怕是会得到截然迥异的结论。我接触过的瑞士制表师和销售,无不将机械表的精准走时视为理所应当。太过理所应当的事物往往容易被从言辞中忽略,就像智能手机厂商从来不会强调手机的通话功能一样。

而实际上,精确度始终都是瑞士机械表的基石。

可能很多朋友都听说过劳力士蚝式表在世界舞台上的「首秀表演」。那是在 1927 年,英国女游泳运动员梅塞迪丝・格雷泽横渡英吉利海峡成功(完成此壮举的首位女性),她手腕上佩戴的劳力士蚝式腕表在海水中浸泡了 10 小时而毫发无损,充分证明了腕表的防水性能(此前的怀表根本无需考虑防水),劳力士也由此名声大振。

劳力士蚝式腕表伴随梅塞迪丝・格雷泽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壮举而享誉世界

不过很多人不晓得是,这并非劳力士第一次凭借开先河之举而名声大振。早在 20 世纪的头一个十年,当时的腕表属于彻头彻尾的新生事物,其体积远小于怀表,从内部结构到走时精度都还未经过实践的检验。为了证明自家生产的腕表具备与怀表同等的可靠性和精准性,劳力士的创始人「Hans Wilsdorf - 汉斯・威尔斯多夫」开始着手下一盘很大的棋:

1910 年,劳力士将腕表送至瑞士比尔天文台测试,并获得了世界首张腕表精密计时证书。劳力士并未满足于此,四年之后,又向英国皇家「Kew Observatory - 矫天文台」送去了一枚小型女士腕表进行测试,并于 1914 年 7 月 15 日获得了矫天文台的「A 级」认证,成为世界首枚获此认证的腕表。

劳力士获得的英国皇家矫天文台的「A 级」证书

这里需要科普一下英国皇家矫天文台:该天文台于 1769 年建立,主要职责便是对航海天文钟(航海精密计时器)的测试和认证。众所周知,在科技水平并不发达的大航海时代,船只在海上定位必须要依靠航海天文钟,而航海天文钟每一秒的误差都会导致约 500 米的定位偏差,这对于身负开疆扩土重任的英国皇家海军的意义不言而喻,自然要进行最为严格的测试和认证。

虽然当时欧洲各国的天文台都承担着相似的职责,但没有一家能达到英国皇家矫天文台「A 类」证书的标准。它需要经受 45 天的连续测试(而瑞士天文台的标准为 15 天),并且在五个不同的方位和三种不同的温度下进行,误差的范围只在几秒钟。

雅典表生产的航海天文钟,自带的陀螺仪装置可在起伏的海水中保持平稳

因此,当劳力士腕表在 1914 年获得英国皇家矫天文台的「A 类」证书时,毫无疑问,成为了对腕表「合法性」的最有力证明。

在接下来的百多年里,无论从生产规模还是信誉度和影响力,劳力士一直是瑞士钟表的一面金字招牌,它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执着于精准度认证的制表品牌之一。

在每一款劳力士蚝式的表盘 6 点钟位置都带有精准度认证的标识。最初(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标注的是「Chronometer - 精密时计」,后来升级为「Officially certified chronometer - 官方天文台认证精密时计」,再到现在广为人知的「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 - 顶级天文台认证精密时计」,劳力士腕表的精准度始终在不断提升。

表盘 6 点钟位置带有「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 - 顶级天文台认证精密时计」的标识

如今劳力士的顶级天文台认证标准为日误差 -2/+2 秒。要知道其秒针的运行速率是 1 秒 4 次,1 分钟就是 240 次,1 小时就是 14400 次,1 天就是 345600 次,如果按照机芯(游丝摆轮)的振荡频率计算还要乘以 2,即每天运行近 70 万次,累计误差才不到 2 秒——试想一下这对加工和调试的要求有多逆天。况且,劳力士的年产量近百万,每一枚腕表都要达到这个标准,所以你明白为什么说劳力士朴实无华且枯燥了。

事实上,劳力士只是最重视精准度认证的瑞士制表品牌之一,而非唯一。

话说在 2017 年底,「Phillips - 富艺斯」在日内瓦拍卖了一枚欧米茄古董腕表,以 143 万瑞士法郎(接近一千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成为了当世身价最高的欧米茄。

世界上最贵的欧米茄腕表

从正面看去,这只是一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三针钢表。不过将表翻过来就会发现,它实际上是陀飞轮表,而且是瑞士制造的第一枚陀飞轮腕表。

腕表背面带有陀飞轮装置

1947 年,欧米茄为了在天文台测试竞赛中再创佳绩(欧米茄于 1933 年创下了英国皇家矫天文台的腕表精准度纪录),专门制作了 12 枚直径 30 毫米的陀飞轮机芯(陀飞轮可通过旋转抵消垂直向下的引力,从而改善走时)。

此后的 5 年间,这 12 枚机芯分别参与了瑞士纳沙泰尔天文台、日内瓦天文台和基尤 - 泰丁顿天文台(Kew-Teddington Observatory,英国皇家矫天文台搬迁至泰丁顿后采用的新名称)的「腕表」品类测试,并在 1950 年的日内瓦天文台的测试中拿到了最高分。


而不为所知的是,除了这 12 枚陀飞轮机芯之外,欧米茄还在 1947 年生产了一枚陀飞轮腕表,也就是创下拍卖纪录这一块,它领先了市面上其他陀飞轮腕表约 40 年。试想,如果欧米茄没有「沉迷」于天文台竞赛,从而不计代价攀爬陀飞轮表的技能树,便不会孕育出这名早产儿,千万级的身价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如今的欧米茄腕表,不仅全线产品达到 COSC 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标准,而且还与「METAS- 瑞士联邦计量研究院」合作,创立了全新的至臻天文台认证体系,将机械表的走时误差控制在 0/+5 秒每天,还可抵御 15000 高斯的磁场,足以和劳力士的顶级天文台认证分庭抗礼。

欧米茄与「METAS- 瑞士联邦计量研究院」合作创立了全新的至臻天文台认证体系

由欧米茄独创的中置陀飞轮腕表,也继承了品牌的优良传统,获得了天文台认证。

全新欧米茄碟飞中置陀飞轮腕表,装载欧米茄独有的 2636 同轴机芯,获得瑞士天文台认证

说到 COSC 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它与前文中提到的天文台竞赛其实存在着血缘关系。前者因受到日本石英表的冲击而偃旗息鼓,随后由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牵头,联合瑞士五个制表大州(伯尔尼,日内瓦,纽沙泰尔,索洛图恩和沃州),于 1973 年创建了 COSC 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它是一家非盈利性的组织,每年会为近 200 万枚瑞士机械机芯提供精准性测试,确保其走时误差在 -4/+6 秒每天。

COSC 瑞士官方天文台认证,确保机芯走时误差在 -4/+6 秒每天

200 万枚的数量看似不多,实则已占据了瑞士机械腕表年出口量(700 多万枚)的近三成。而常年排在 COSC 认证额度前几把交椅的劳力士、欧米茄、萧邦、百年灵、沛纳海和美度这几家品牌,也代表着瑞士高级制表的中坚力量。

近年来,瑞士钟表业经过 COSC 认证的表款数量一直在稳步提升,除了劳力士和欧米茄不断扩大产能之外,像浪琴、天梭等品牌也在逐步提高天文台认证腕表的比例。

COSC 历年测试的机芯数量,能看到在持续增长

有人或许会问,除了经过 COSC 认证的 200 多万枚机芯之外,另外那七成瑞士机械表的走时精度如何呢?

首先,绝大部分高端机械表是自带认证体系的。如表王百达翡丽自家的百达翡丽印记,规定所有腕表出厂时的误差不得超过 -3/+2 秒每天。

百达翡丽自家的百达翡丽印记,由品牌名称 Patek Philippe 的首字母组成

而卡地亚、江诗丹顿、罗杰杜彼等品牌,主产地位于日内瓦地区,遵循的是传统的日内瓦印记的准则。不仅对工艺细节有明确的规定,还于近年补充了关于走时精度和防水性的条款,要求 7 天的误差不得超过 60 秒。考虑到申请日内瓦印记的不乏超级复杂功能腕表,而复杂功能必然会对腕表走时产生负面影响,所以 7 天 60 秒的范围并不令人感到难以接受。

江诗丹顿机芯上的日内瓦印记标识

再比如欧米茄和萧邦采取的都是双认证体系,除了送检 COSC 之外,欧米茄还要经过至臻天文台认证。萧邦则根据不同腕表的产区,分别通过日内瓦印记认证和弗勒里耶印记认证。后者需要模拟 24 小时的仿真佩戴,误差范围在 0/+5 秒之内。弗勒里耶地区的制表品牌帕玛强尼和播威是该项认证的共同发起者和参与者。

萧邦 LUC 系列腕表的表盘 12 点位带有 Qualite Fleurier 的弗勒里耶质量认证标识

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中低端机械表是未经认证的。它们使用的通常是 ETA 或仿 ETA 的 Selitta 机芯,其中的主力机型都有着数十年的应用历史,精确性和稳定性已久经考验。况且这些认证都不是免费的,如 COSC 早年的检测费用约为 6 瑞郎(约合 45 元),还不包括管理和物流的费用在内,如今做一次的话恐怕会给消费者增加以百元计的成本。

或许在广大不受表面想象迷惑的消费者心目中,腕表的精度认证多多少少带有一些营销的成分。

测试人员在对积家手表进行 1000 小时测试,通过模拟佩戴者使用手表的不同情况测试其精准性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各大厂商在推动和提升这些认证标准的同时,确实是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真金白银在里面。至于具体付出多少,属于商业机密,咱也不知道,咱也不好问,但由此衍生出的众多提高走时精度的黑科技,却都是钟表圈子里「网红级」的存在。

例如这些年被炒得火热的硅材质和不明觉厉的镍磷合金材质。

宝玑腕表中采用了特制的蓝色硅制擒纵系统

新一代劳力士机芯的擒纵系统则是以镍磷合金制成,加工精度极高,并确保擒纵轮的质量均匀

这两种材料都很轻盈,密度均匀,有很好的防磁性和抗温度变化的特性。最为重要的是,利用高科技的加工手段可以得到王者级的精密度,非常适合作为机芯的内部零件。

打个比方。传统的金属零件加工就像用刀切黄油,你的刀再锋利,刀法再娴熟也难免会令黄油表面产生形变。而任何细微的形变,对于每天运行 70 万次的机械表都是致命的隐患。

传统金属零件的加工采用铣削的方式,容易使加工物体产生形变和粗糙的表面

而硅材质和镍磷合金的加工方式就好比是照相,利用腐蚀性的光粒子(分为 UV 紫外线以及 X 镭射光)来代替传统的刀具,并通过在原材料上涂抹遮光涂层蚀刻出所需的形状,所见即所得。其加工精度是传统金属零件难以企及的,更胜过 3D 打印,且零件表面极其光滑,不会产生任何粗糙或是形变。

利用腐蚀性的光粒子,可以实现对硅材质的大批量、高效率和高精度加工

如今硅材质已被广泛地应用在机械机芯的擒纵调速机构上。擒纵调速机构相当于机芯的心脏,通过振荡将发条的动力分成等分,振荡的频率越快、越稳定,机械表的走时就越精准。

欧米茄的同轴擒纵系统与硅游丝搭配使用,获得更高的精准性和持久稳定性

更有甚者如真力时的 DEFY Inventor 创想家腕表:

其机芯的擒纵调速机构仅由一枚 0.5 毫米厚的单晶硅片构成:

能够以 18 Hz(即每秒往复 36 次)的超高频率做区域性的窄幅振荡,使机芯的走时精度达到了 0.3 秒 / 日的逆天水平,同时具备停秒功能,便于腕表的精确调时。

镍磷材质的最新也是最热门的应用则是在以百达翡丽 26-330 机芯为代表的机芯齿轮上。

百达翡丽周历腕表装配新型的 26-330 机芯,注意看机芯中心偏左下方的金色齿轮

众所周知,机械机芯是依靠齿轮传动的,而齿轮的轮齿即便加工得再精密,也会存在一定的间隙。反应在秒针的齿轮上,会导致秒针一面运行一面颤抖,给人以不够精准的感觉。

经过特别设计的齿轮,可以确保轮齿间充分啮合,但仍存有间隙

下面这张,显微镜下放慢约 20 倍,观察更清楚:

为了克服这一弊端,部分高端制表品牌采用了为秒针增加摩擦力的方式消除细微的震颤,也就是在秒针轴上压一个簧片。但这不可避免地会增加齿轮系的阻力,造成额外的动力消耗。

而百达翡丽的 26-330 机芯中则采用了一种「变异」的齿轮,它的轮齿采用特殊(LIGA)工艺加工的镍磷合金制成,结构非常精密,在每颗轮齿内都开有缝隙,缝隙内置 22 微米的一体成型微型簧片,形似细密的毛刷子。

简单说来,这种轮齿具有微弱的弹性,能够与中央秒针的轮齿紧密啮合,不留下任何震颤的空间。

形似毛刷子的齿轮,缝隙内置 22 微米的一体成型微型簧,具有微弱的弹性

所以说,作为普通的消费者和钟表爱好者,表面上看到的是如百达翡丽、劳力士这个级别的机械表高到离谱的价格,但看不到的却是制表师和工程师在每一个零部件,每一个齿轮上的史诗般的工作量,这不正是高级机械表的魅力所在吗?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话题,高档机械表的精确性真的禁不起推敲吗?

还是说,这仅仅是幸存者偏差造成的误区,因为正常佩戴和运行的腕表根本不会引起关注,所以非正常的案例才会被无限放大。

诚然,从纯粹精确性的角度,依靠发条和齿轮驱动的机械表根本无法与高科技的电子设备相提并论,但前者的象征意义(或者说情怀)却是后者无法企及的。

因为机械表里隐含着人类的品质,它生生不息地运转,仿佛与某种不朽的信念相连…令人心安的滴答声就像是在告诉我们,或者是令我们相信,不是所有的事物都转瞬即逝,有些东西依然代代相传地存在…

 

最后,从整个钟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作为旧时王谢堂前燕的高档机械表,其独特性和稀缺性正在不可避免地随生产规模的扩大和市场饱和度的增加而逐步瓦解。相应的,娴熟的制造工艺和精细加工便取而代之成为了定义高档机械表的决定性因素。

而它们在产品中最直观的体现便是——精准!

策划 Editor|陈光大排版 Layout|王健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