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哪些电影一开始被认为是烂片,后来被奉为经典的?

《东成西就》

门徒,电影与音乐 A片与文学

当然是仅拍摄了十天的《东成西就》。

众所周知,《东成西就》开始只是“套拍”的。

虽然当时香港演艺圈,素有“拿奖找王家卫,赚钱找刘镇伟”的调侃,而看似文艺喜剧不兼容的状况下,两人却有着紧密的合作交集。1987 年,同为新人的刘镇伟、王家卫分担导演编剧,然后合作拍摄《猛鬼差馆》,投资百万斩获千万票房。

也是机缘巧合下,王家卫与刘镇伟决定翻拍《射雕英雄传》。

可当时《东邪西毒》筹备三年还无消息,投资人担心血本无归便一再催促,于是王家卫才与刘镇伟商量用相同阵容拍部贺岁档喜剧,进而减轻《东邪西毒》的压力。

按现在说法,这电影就是为圈钱而拍的。

当时为了赶在贺岁档上映,《东成西就》仅用了十多天拍摄,一个月内便完成了后期制作。

而影片中角色更照搬《东邪西毒》,台词对白也多来自演员的即兴演绎。

电影刚上映时,也被业内人士骂得狗血淋头,当时很多人都认为刘镇伟这种做法就是侮辱电影产业,而电影的无厘头方式更是侮辱武侠。

但恰恰就是这种随性,却让《东成西就》成了无厘头喜剧的集大成者,由此产生了香港影视圈传颂至今的一段佳话,《东成西就》与《东邪西毒》就此诞生。

毋庸置疑的说,两部都堪称华语电影中的经典。《东邪西毒》继承了王家卫一贯的文艺腔调,颓丧凄凉的画面、喃喃自语的角色,一切臃肿元素都以一种抽象概念融入到了王家卫的电影世界里。

在王家卫的电影哲学里,武侠、江湖皆成摆设,唯有爱与孤独才是亘古不变的精神主题。

相当深邃,也相当具有电影美学气息。

至于《东成西就》,可就算当时被称为烂片。但观众还还是喜欢,当时该作不仅成为当年香港十大卖座佳片,更阴差阳错地制造了香港喜剧难以逾越的高峰。

巅峰的制造,恰恰来源于刘镇伟的不拘一格。

在情节安排上,影片不仅抛弃了金庸在《射雕英雄传》的角色设定,更抛弃了电影常规的情节逻辑,无论表达上、铺陈上,影片都采取了一种极端且随意的方式来诠释。

在《东成西就》里,黄药师可以是位胆小好色的书生,西毒也可以是位亦正亦邪的坏蛋,周伯通可以是位傻里傻气的情痴,段王爷也可以变成羽化成仙的济公。

没有任何逻辑、更没有任何关联,所有的人物设计、剧情进展相当错乱松散,也让影片看上去就像一场群星狂欢的闹剧,但其所催生的化学反应却无可匹敌。

在这种荒诞演绎下,《东成西就》在无厘头方面甚至超越了周星驰。

在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唐伯虎点秋香》等作品中,纵然情节天马行空,对白跟人物行为也甚是怪诞,但影片主线跟主题至少没被打碎,一切还有可解释的余地。

但在《东成西就》中,无厘头却贯穿内外、由表入里。

在整部作品中,所有主题设定、情节安排、人物逻辑均被打破,所有演员、所有角色近乎失衡的朝着极端化、娱乐化、未知化的方向演绎。

而这才恰恰是无厘头的真正内涵,打破一切固化、稳定、僵硬的模式,一起朝着最极端、最无序、最失衡的角度蔓延。

所以说,在无厘头方面《东成西就》才是最彻底的追随者,而这才成就了《东成西就》在无厘头方面的巅峰。

当然这种巅峰也需要条件,你当然可以制造无人可超越的癫狂、无人可解释的情节,但同时影片也要达到让观众捧腹、拍案叫绝的喜剧效果。

目前也只有《东成西就》做到了。

在影片中,无论群星颠覆形象的加盟、还是无厘头形式终极化的演绎,影片都很好的兼顾了喜剧成分让观众长笑不起。

即便作品形式太颠覆、太叛逆,有的观众甚至看不懂剧情,到现在也读不出深意,但它却能经过时间检验,二十多年来仍保持让人开怀的能力。

就此而言作为喜剧片《东成西就》无疑是伟大的。

而影片的诠释角度也更贴近无厘头的内核,抛弃一切可修饰的语境、放弃一切华丽主题。

只为彰显喜剧元素、只为给予观众欢乐。

艺术层面,《东成西就》看似随性实则有很多解读空间。

尤其影片中一些元素运用,其实是对香港文化的拆解,而这也让影片成为了与香港文化并不兼容、却能反衬香港文化的照妖镜。

当时香港娱乐文化横行,金庸作品常被篡改。

《东成西就》看似是对武侠一种娱乐至死的演绎,实则是对影视现象的最好示例。

尤其是影片中一些见招拆招的打斗、飞檐走壁的特效,看上去就敷衍了事、虚假至极,而这正是影片对泛滥成灾的武侠形式的抨击。

而影片中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更是对武侠权威的一种策反。

至于情意绵绵刀、眉来眼去剑,动不动就飙歌,无意中便示爱,更是对被过度开发的武侠现象的一种鞭挞。

可惜到了这个时代,我们再也看不到这么伟大的喜剧片了。

《东成西就》的成功不仅来自香港群星璀璨阵容的演绎、更来自刘镇伟敢于将无厘头风格贯彻到底、并创造性的给影片植入了香港文化印记。而这甚至是《豪门夜宴》、《家有喜事》都不能比拟的。

至此之后,我们也再难看到张国荣、林青霞、张学友、张曼玉、梁朝伟、梁家辉、王祖贤、刘嘉玲等联袂出演,更难听到哥哥张国荣跟我们说一次再见。

到如今,香港电影大厦将倾无厘头喜剧也步入尾声,一个时代就此终极、一切美好回忆也如云烟般散去。

唯有刘镇伟,这个鬼马狂癫的喜剧天才不愿醒来。

到如今拍着《越光宝盒》、《东成西就 2011》等与时代脱节的低俗喜剧,沉醉在他那不朽的无厘头春梦里。难道他不明白,无厘头只是当时时代的成果、香港文化的映射,所以无厘头只会出现在那时纸醉金迷的香港沼泽.

等过了那个时代,无厘头也将永远停留在那里。

纵横交替下,新的香港只会有新的文化、新的精神繁衍生息,而现在的香港,已然不再需要无厘头文化了。刘镇伟怎会不明白如何浅显的道理?

但我宁愿相信他只是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这至少说明他目前只是坚守香港文化大厦将倾,而非将无厘头当做妓女卖弄最后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