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为什么人的大脑有时非常理性,有时非常不理性?

Pixabay / CC0

OwlLite,,

感性和理性的冲突是人类认知 / 性格中的一个基本特点,其原因植根于人脑结构和功能的基本特征(神经和生理性的),虽然提问人问的是「为什么人的大脑有时非常理性,有时非常不理性(感性)?」,但实际中各人的平静状态倾向于感性还是理性是非常稳定的,不会轻易因为人的主观意识而变化,只有在受到外部扰动时候才会触发变动,并构成短期理性 / 感情的认知状态的锁定。其详细原理大致如下:

人脑在平静时候的工作拓扑状态可以成为默认网络(DMN)。默认网络[1][2]是神经科学领域的一个基本概念,不过它的历史并不算长,是随着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 PET[3]静息态磁共振(fMRI)技术应用研究的深化而发展出来的,这两类技术通过研究大脑各个区域之间的代谢水平来反映功能特征。默认网络的初衷在于研究大脑代谢水平的基准线(Baseline),从而据此研究大脑在处理注意力的、目的性的、外源性的任务时候的代谢水平。但是 PET 研究发现,人类大脑在处理这些任务时候,一些区域的代谢水平会降低。因此 Baseline 并不存在一个全局的值,而是对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 Baseline。这些区域代谢水平降低在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注意力任务中体现了较好的一致性,反应出的是固定的模式,这个模式被称为默认网络,实质也就是下图中这些红色和黄色区域[4]

此外,默认网络还被发现牵涉情境记忆(episodic memory processing)[5][6],这一事实的日常意义在下文中会解释。

人脑在处理注意力的、目的性的、外源性的任务时候,DMN 的代谢水平会降低,与此同时,另一些区域的代谢水平会升高,这些区域被称为任务正激活网络 TPN(Task Positive Network)[7][8]

不难理解的,在进行任务时候,大脑中的 TPN 活跃,DMN 受抑,在休息时候则 DMN 活跃,TPN 受抑。也就是,这两个网络的代谢水平一般呈负相关关系:

换一种说法,这两个区域组(网络)之间是对抗关系[9],无论是在静息(大脑休息)还是任务(大脑活跃工作)状态下。

但是,大脑皮层每一个区域从来都不是单功能,或者说任务特定的。也就是,每个区域都会参与多种任务。有趣的是,大脑中的社交任务相关区域与 DMN 区域重合很大,而理性分析(数学的、机械的)的区域则跟 TPN 区域基本重合:

更多的研究证明,DMN 主要与共情能力、情绪自觉(emotional self-awareness)、社交认知和伦理决策(ethical decision making)这一类能力相关。也就是说, 它是人类感性认识的基础结构,是我们认识自我反思自我的核心区域。而 TPN 则是分析性的、理性的,是我们得以认识客观世界的核心区域[12]。同时,我们在处理一类任务时候,处理另一类任务的能力会降低,也就是,我们的感性和理性表现出二元对立特征。

这一对立的现实结果和表现是,当我们怒发冲冠时候,情绪性的区域高度激活,这使得我们不能客观的分析问题,不能合理的做出决策,表现出冲动型人格。而当我们长时间处理理性分析任务(投资分析、编程、数序和物理等),我们的共情能力又受到抑制,无法设身处地的去理解他人,我们的人类性因此湮没了,表现出机械性的木讷。

由于各人的生活经历、教育和工作的关系,在日常中会更多的处理一类任务:更多的社交性的需要感性的任务或者更多的需要理性的分析性任务。前者对应文科类的教育和工作,而后者大体对应理科类的。我们长期处理某一类任务,会增强大脑中对应区域的能力,从而在发育过程中强化其生理结构,也就是大脑功能的结构化,体现的是认知功能网络和结构网络的因果性[13],这一因果性是我们学习新能力的基础。因此也能成就我们的外化性格:更感性还是更理性,更面向社交还是更面向分析,更情绪化还是去情绪化的。

此外,长期处理一类任务还会影响内分泌,表现为催产素、睾酮等分泌水平的变化[14]。这些激素不仅影响性征和性格,还影响神经认知和神经发育。分别的促进社交性的和分析性的认知能力。从而形成反馈性的自锁因果环,感性的人因此越来越感性,而且更难以逆转;反之亦然。

总结来看,感性和理性在认知结构上存在对抗关系,处理一类任务会降低处理另一类任务的能力,进入感性或者理性状态的短期锁定。这种对抗导致,长期处理一类任务后,即使在休息情况下,也会降低处理另一类任务的能力,也就是形成结构性固化,表现为性格的决然不同;也就有了各人在平静状态下感性认知和理性认知的差异。人性有常,感性和理性的状态变化只是昙花一现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