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传说中的全球史前大洪水真的存在过吗?

Pixabay / CC0

知乎用户,公众号:博物致知计划,持续更新地球演化故事

这个话题不仅仅在知乎很火,其实在知网也很火,随便搜一下,能够搜到很多相关的论文,从地质、地理、气候等等各个角度试图证明或者证伪史前大洪水。

但是从我的角度看,史前大洪水并不存在。

我们初中的地理也会告诉我们一个规律:世界上的伟大城市,都建立在大河附近。其实不只是那些伟大的城市,基本上所有的城市都与河流有关系,大城市在大河附近,小城市在小河附近,穷乡僻壤的小村子附近都会有一两条小河小溪。

我们简单看看地图上沿着黄河和长江的那些城市,就应该能够知道河流对于我们的重要性:

图中的亮线,一个是长江,一个是黄河,沿途基本上都是大城市

就算有些城市,我们在地图上乍一看好像没有河流,但是其实它们也是与河流密切相关的,比如北京:

我们可以看到,北京处于三面环山的一个平原中,其实这个小平原叫做山前平原,这个平原就是由流经山脉的河流沉积所形成的。

为什么我要强调这一点呢?因为人类的这些定居点,并不是我们现在才选择建造的,而是在远古时候我们人类连文明都没有的时候就已经选择了的。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故事我们其实可以从人类最初开始定居说起。在人类结束了穴居时代之后,当他们从洞穴中走出来,他们都会面临一个抉择:住到哪里?他们当初是否为了住在哪里这个问题而争吵,我们以无从得知,但是从我们现在看到的结果来看,他们无一例外都选择了住在河边。为什么他们会做出这个选择呢?

因为农业!

目前为止,我们找到的最早的食用野生稻的证据应该在江西仙人洞,年代是 1.9 万年前。我们可以想象,之前穴居的原始人在食用野生稻的过程中逐渐学会了种植野生稻。在原始的种植活动中,能够让作物产量更大的方式只有一个:寻找肥沃的土壤

江西仙人洞,在此发现了 1.9 万年前的古人食用野生稻的证据

在自然条件下,有肥沃土壤的地方只有河流附近!我们以北京为例说明这一点。北京附近的燕山山脉和太行山山脉的海拔高度都要比北京高很多。

每次这两处山脉中下雨,雨水会顺着山坡向下流动,一边流动一边冲刷山坡上的岩石和土壤,并将部分细粒的松散岩石碎屑一路带到山谷中。雨水在山谷中汇聚成为河流,岩石碎屑一部分被溶解,一部分被河流继续带往下游,并在此过程中磨碎形成沙子。

当这些河流一路冲到山口,地形一下子开阔起来,于是河道变宽,河流流速变慢,河水的携带能力自然就下降了。于是河流携带的泥沙一下子沉积下来,形成一个扇状的地貌,这个叫做冲积扇。

冲积扇扩大就变成了冲积平原。在这里,有丰富的地下水资源,而河流带来的泥沙的沉淀,也让山前平原的土壤极度肥沃,这些肥沃的土壤对于农业来讲是一种非常优质的资源,在没有任何农业知识的远古,能够极大增加作物的产量。于是,一方面是临河取水便利,一方面是土壤肥沃适宜农耕,古人类自然就找到这片山前平原上地势稍高的地方定居下来了。

对于沿湖的平原、沿海的平原,其实也是类似。大江大河携带着巨量的泥沙从陆地冲到湖 / 海中的时候,面对湖 / 海水的阻力,流速也就突然降低下来了,于是泥沙沉淀在河口的地带,堆积形成巨大的河口三角洲,我国的珠三角、长三角、以及黄河入海口都是这个情况。

中国各大城市如此,罗马、埃及、巴格达亦如此。

在非山地、非三角洲处的平原上,如果我们看卫星地图,我们将会看到许多弯曲的湖泊。这些弯曲如牛角的湖泊被称为牛轭湖。当河流流经宽广的平原时,会不断在平原变弯曲,当弯曲到极致,两个极度弯曲的端点可能就因某一次大洪水冲开河道而连接在一起,一旦连接,河流就会放弃原有的弯曲河道,采用新的直河道。

河流就是不断地通过这种截弯取直的过程在平原上摆荡,所以整个平原上的土层其实都是长久以来河流沉积而形成的,因此在平原上土壤肥沃,非常适合农耕,于是人们自觉不自觉地在这种大平原上也开始定居下来,一旦定居也是沿着河、沿着湖建立城市和村庄。

但是,我要说但是了

这些土壤肥沃的地方其实原本是河流泄洪的地方。在无人利用的时候,某年雨水大一些,于是山脚的冲积扇变大一些,下一年或者下几年雨水少一些,于是冲积扇有一部分地区就不会被冲到。

在平原区也是如此,在某些大雨的年份,河水冲出原本的河道,当河水泛滥,挟带泥沙溢出两岸时,因为突然又遇到了开阔的地形,所以流速骤减,大量泥沙就堆积在河道两岸,形成稍微比原有河道高一点的天然堤。这些溢流出来的河水携带着的更细小的淤泥则会沉淀在天然堤附近,形成肥沃的平地,这被称为泛滥平原。

但是这些东西来此定居的古人类不知道啊!他们就是觉得这里种的作物产量大,于是住在这里了。只要有个十几年、几十年降雨量正常或者偏小的年份,这些地方附近马上就会形成村子,然后形成镇子和城市。

但是一旦这里降水稍多一点,上游山区的将会汇集大量的雨水,这些雨水冲出山口,泛滥的区域比往年更大,自然就会淹没毫无防备的人类村庄和农田。

所以,实际上,洪水这事情,基本上只要人类开始农耕,就会隔三差五遇到,只不过有些年份格外严重,于是古人类记忆深刻,编成了神话流传下来而已

重复一下,洪水是一个极为普遍的现象,众多农耕文明都对洪水有记忆是非常正常的,你看游牧文明有洪水的记忆吗?

这种情况,我们如今不也年年都有?每到夏天的时候,东北、华北、华中、华南不也都有洪水?而且就集中在那两三个月里面。

如果再找找国外的新闻,我相信不管在法国和德国,都能找到洪水的新闻。

那么,结合这些新闻,我们就能说 2020 年全球都遭遇大洪水了吗?显然我们似乎年年都有这个情况吧,这是人与河流抢地盘必然的结果。

所以,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洪水这个事情你可以说它自带全球属性,这就是个必然结果。人类种田抢了河流的泄洪地盘,遭遇到洪水本身就是大概率事件。尤其是遇到全球变暖的年份,降水变多自然就洪水了,没什么可以觉得惊奇的。

此外,我们对于几千年以前的事情了解程度并没有那么高。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只有东西方的故事中都有洪水的故事,但是东方的大禹治水是发生在哪一年?西方的诺亚方舟是在哪一年?它们可能年份之间就相差了几十年上百年,只不过在神话流传中年限搞模糊了而已。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仅凭几个远古的神话故事就断定有全球性洪水,这无疑是非常不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