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日报

每日提供高质量新闻资讯

头图

《情深深雨濛濛》里,为什么傅文佩会被雪姨赶出家门?

《情深深雨濛濛》

为什么同样是姨太太,傅文佩为什么会被雪姨赶出家门?

知乎用户,很少看评论,定期删答案。

除了性格问题、自身定位、争宠手段之外,我提供另一个思路吧~个人解读不喜勿喷~

傅文佩不是被雪姨赶出去的,她说到底是被陆振华赶出去的。

陆振华,他憋屈。

对,就是这样的憋屈。


傅文佩最终被撵出去,可能是因为,她长得太像萍萍了。

在东北时陆振华有多待见萍萍年轻时的脸,在上海时陆振华可能就有多见不得萍萍...的老脸。

萍萍——准确说是年轻的萍萍——对陆振华是什么呢?

像陆振华这种把初恋挂嘴边然后到处抢女人,腻了又始乱终弃的类型,说实话我并不相信萍萍活着嫁给他就一定是好结局。他真的很在意萍萍是什么品性吗?如果在意,他会以萍萍为名四处强抢民女?他对萍萍的执念是混杂了自卑和愤懑的,萍萍对他来说符号意义大过一切,那是他最蓬勃最有朝气的一段青春。

他因为被人看不起才错过了萍萍,他因为功成名就才能抢来文佩和雪琴,萍萍代表了他年少时的豪言壮语,也代表了他壮年时的呼风唤雨。随着年纪渐长,时光流逝,萍萍这个人是谁未必很重要,重要的是陆振华会越来越怀念这个符号所代表的一切。

当然,这种怀念是有节点的。如果说在东北的时候,壮年陆振华想起萍萍,更多的是铁骨柔情的话,那在上海的时候,老年陆振华记忆里的萍萍,恐怕就成了着重衬托他如今郁郁不得志的痛苦回忆了。

说说文佩和雪琴。

陆振华没有萍萍家基因,如果不考虑陆振华和萍萍长得像的情况,文佩能生出个那么像萍萍的心萍,论理她应该不只是眼睛,而是整体容貌上都最接近萍萍才对。(不仅如此,文佩还能生出了最像陆振华的依萍,一般人喜欢的娃无非就是最像自己的和最像某某的,文佩一个人都能解决,这是啥能力啊。)

就算心萍死了,陆振华手头最肖似萍萍的也还应该是文佩才对,而且有心萍之母这层关系,看在心萍的面子,陆振华是不至于遗弃文佩的。

文佩说自己进门后一年,陆振华就娶了王雪琴,然后就不搭理其他姨太了,我认为这是文佩老年后无意识的夸张之语。要知道文佩可生了俩闺女,相差也不止一岁,也就是说,雪琴进门后,陆振华还是和文佩有夫妻情分的。

看后面文佩的身体动作和表情,很自信,很开心,心萍都这么大了,文佩依然没有失宠的迹象(当然肯定也不是专宠)。

心萍死后,陆振华继续带了文佩很长时间,一路还带到了上海来,听依萍唱《往事难忘》时,陆振华回忆起的就俩女人,一个是萍萍,一个就是文佩(那是当众狂吻有木有),这其实说明不管后来是否还有男女之爱,陆振华心里始终是有一份对文佩的感情的,因为姨太里恐怕只有文佩是真的和萍萍一样爱陆振华的。

文佩性格的确和萍萍不太一样,但讲道理,雪琴性格和萍萍也不一样。萍萍是外向,而雪琴眉眼里都是泼辣,全盛时期的黑豹子并不是很好骗的,雪琴在婚礼上为了讨好他而敬军礼,他有看在眼里,我不认为他会发自内心欣赏雪琴的谄媚,雪琴的那种特有的攀附的野心也绝对不会在萍萍身上存在。萍萍的性格什么样子,应该参考的是心萍——而心萍其实是文佩培养的。

这是看见陆振华的文佩,也有清纯阳光少女的一面不是?

看到陆振华回来,高兴地扑上去当众拥抱当众啵嘴,简直不要太「萍萍」(而且也没有极端保守嘛),这种真诚的感情和雪琴那种表演肯定不一样,陆振华真的分不出来?

陆振华对雪琴满意,是觉得雪琴真的有职业素养,但陆振华也未必仅仅因为这个就宠她那么多年,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会讨好,比你更会的还排着队呢。要不是陆家举家南下了,还真不好说会不会有十姨太和十一姨太蹦出来呢。

文佩在东北也绝非不懂打扮的人,至少她在心萍弹琴的那个岁数还是挺有造型的。

风格是端庄了些,但绝对不黄脸婆,这时候她都俩娃的妈了,还是嫩的很,和陆振华俩人站一起很搭,陆振华对她也很温和。这个时间段的文佩,在姨太里容貌特征最像萍萍,言行最符合传统贤妻良母的要求(说白了就是身世、举止最带得出去),感情最真挚,生了个集萍萍之大成的心萍。雪琴顶多也就是借着文佩自矜,争一下陪睡机会,打个平手就不错了,直接在东北搞垮文佩是不太可能的。

想想李副官管文佩叫夫人,未必不是因为傅文佩曾经真的地位接近正夫人。而如果不是文佩这种特殊「不争是争」的优势实打实压制过雪琴很长时间,雪琴也不至于后来那么处处针对已经失宠甚至已经离开陆家的文佩。

心萍是死在东北的,女儿死了以后,文佩受打击肯定很大,这必然会快速消耗她的外在容貌和整个人的精气神,从文佩秒变成佩姨。这种时候,她和陆振华是容易出现情感裂痕的,她的性格恐怕也不会强颜欢笑继续讨好陆振华。即便如此,陆振华还是把文佩带到了上海,这些都绝对不是简单一句「你爸才过一年就忘了我娶了雪琴」能打发的。傅文佩晚年对陆振华白莲花级别的包容,没有一定的情感积淀是做不来的。

陆家逃到上海后,虽然财富依旧,但属于坐吃山空,权势则是一丁点也没有了。司令变成了老爷,每天只能在家里闲出屁,什么骑马闹事抢媳妇儿打天下的都统统玩儿蛋去。豹子虽老,壮心不死,你把它关到豪华动物园里,它能舒坦吗?它肯定不舒坦。

笼子里憋久了,陆振华的混合了憋屈、愤怒的天生暴脾气无法在家外发泄,就一定会往家里头找事情。

那这时候,什么样的人和事最容易激发陆振华的情绪呢?

可能,就是那些代表着陆振华辉煌过去,同时衬托着他如今平庸无为的人:比如可以让他回忆起战场风光的李副官,比如可以让他回忆起萍萍和心萍的傅文佩。

东北时期的雪琴只在结婚时出现了,在陆振华一声令下枪毙喝酒下属的那个阶段,雪琴是没啥存在感的。到上海以后的雪琴是什么样子的呢?

这样的。

这样的。

还有这样的。

好看不好看?好看。但是像萍萍吗?绝对不像。萍萍要是这样,那陆振华的滤镜得多严重才行?

雪琴自到了上海开始,就始终是她自己而不是萍萍,按照东北模式,她应该就失宠了才对,但是她并没有。刚在上海站住脚的陆老爷和东北的陆司令不是同一个心态的陆振华,此时此刻的陆老爷正是虎落平阳,肯定会希望有什么事情发生,来证明他还是强壮的、威风的,他是能适应上海的新生活的。而雪琴的转型与讨好,以及尔杰这个证明他「老当益壮」的「老来子」,都会给他带来一定的新鲜感和满足感,帮他避免陷入到和东北有关的记忆泥潭中。所以他到了上海后,注意力会无限偏向雪姨。

有的答案说雪琴始终是陆振华需要什么样子就变成什么样子,我觉得特别对。不过区别是,陆振华到上海后,需要的并不是萍萍的样子,所以雪琴到了上海后,也就变成了个地道大上海贵妇,对应上了陆振华的 2.0 版心理需求。

而陆振华眼里,当时最像萍萍的文佩是什么样子呢?

这个曾经最像萍萍的花容月貌的媳妇儿,在上海的时候,就是一个老去的、憔悴的、悲伤的、痛苦的、畏缩的中年萍萍啊。

陆振华得势的时候,他不用畏惧这些萍萍们的老去,年轻姑娘一茬茬的出来,就是七十岁了,只要乐意,也能找到更像萍萍的二八姑娘。不高兴了枪毙几个大兵爽一爽,何必和娘们儿们过不去呢?

但现在他失势了,他被戴绿帽子都不能枪毙奸夫报仇。比起完全顺应了大上海风格的雪琴,他更害怕看到的,恐怕是始终如一且逐渐老去的文佩。搁在以前他可以再娶小老婆来保持「萍萍」的年轻,但现在他要眼看着萍萍凋谢,却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止这个事实。

于是文佩的衰老和憋屈,就是陆振华的衰老和憋屈,就是黑豹子的衰老和憋屈,文佩的芳华逝去,就是陆振华的日暮西山,文佩的唯唯诺诺,就是陆振华的萎靡不振。

这是陆振华骂王雪琴和魏光雄的台词,不过放在这儿挺应景的。

想想看,军人出身的陆振华,但凡还有点权位,怎么会轻易接受对自己比媳妇儿们都忠诚的李副官举家出走?谁也不好说他对李副官一家的态度究竟是纯粹受人挑唆,还是对李副官过于强烈的军人气质也有眼不见心不烦的逃避之心呢?

至于看到意志消沉的、背负着太多过去的文佩时,陆振华每每被勾起的和想要发泄与抹杀的,又可能是对什么的怨恨和执着呢?他赶走的是傅文佩,也是自己所有的无法面对。


情深深雨蒙蒙的后期,陆振华性情转变,和李副官、傅文佩纷纷和解,或许也是他闹了这么长时间不服老、不认命的别扭后(尤其是他不但没有老当益壮还帮人养儿子这事儿)终于决定与自己和解了。他在依萍这个小豹子身上看到了继承,逐渐接受了自己与「萍萍」的时代已经衰落,想和老去的文佩共度晚年。

这时候,代表大上海生活,用来转移他怨念的王雪琴,就不再有任何额外的吸引力了。毕竟雪琴再怎么业务过硬,也没办法满足陆振华的这份知天命后的终极需求:他要的不再是一个又一个逢场作戏的妾,而是有着共同岁月痕迹的、真心关心自己的老友和妻子。

当然,不管上海多安逸,嘴上多佛系,陆振华心底还是属于金戈铁马,在面对日本人时他的铁骨被唤醒了,萍萍所代表的最初的那些东西也就终于回来了。